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武汉“黑恶势力拆迁队”调查  

2015-03-05 20:17:47|  分类: 转载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提示:“我听到风声,付海军从看守所带出话来,警告我们,谁告他,出来就会搞死谁。”有这样的顾虑,再想到多年来坎坷的举报历程,任葵花们忧心忡忡,这个春节过得也异常沉重。
 
武汉“黑恶势力拆迁队”调查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因为存在巨大的利益操作空间,征地与拆迁成了中国近年来矛盾最为突出的领域,原本应该依法推进的这项工作,往往演变为各种力量厮杀的“战场”,由此引发的信访、刑事案件甚至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
  与出现在河南的“艾滋病拆迁队”、“大妈拆迁队”相比,武汉的一支“黑恶势力拆迁队”就不仅是“雷人”了,这支在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街道的拆迁工作中充当急先锋的特殊力量,横行乡里长达至少五年,为迫使农民签订退地搬迁协议,穷尽各种黑恶手段,打砸、砍杀、放火,几乎无恶不作,以至当地民怨滔天,多次引发群访事件。由于信访诉求得不到解决,又引发了群众与当地政府之间的危机,针对将军路街道相关领导干部的举报持续不断。
  养虎终成患,这支“黑恶势力拆迁队”最终将贪婪的黑手伸向了政府工程,为包揽工程,甚至不惜斥资50万元买凶把竞争对手砍成重伤,“痞子头”被抓,“黑恶势力拆迁队”的黑幕由此撕开了一条口子。
  《新民周刊》日前奔赴武汉展开了调查。
缩水的补偿费与暴力拆迁
  拥有14.5平方公里的将军路街道在武汉市的城市扩张与建设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汇集了常青、金银潭两大地铁车辆基地,在建和即将新建的地铁有2号、3号、6号、8号线,加上纵贯辖区的汉孝城际铁路,将军路街道辖区的轨道交通线路多达5条,高密度的轨道建设毫无疑问给将军路街道的发展带来了重要机遇,也理应成为当地居民的福音,然而,为配合这些工程的征地与拆迁工作,却由于“黑恶势力拆迁队”的盘踞压迫,成了民众的梦魇。
  2015年春节前,63岁的将军路街道刘家墩村民夏邦堤又一次来到将军路街道农业管理处索要其三年前被迫签订的《腾地安置补偿协议》,老夏说,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当时被迫签订的协议具体是啥内容,三年来一直在索要,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把安置补偿费领了才能拿到这份协议,而且不拿这份协议,老夏的社会保险也不允许办理。
  为拿到证据,这一次夏邦堤只得同意了农业管理处的要求。夏邦堤终于第一次看到协议的内容,在这份由他与武汉市国营东西湖水产养殖场签订的《腾地安置补偿协议》中,征地方写明按照武价房【2005】11号文件的规定给夏邦堤补偿共计75295元,其中菜地每亩960元,大棚每平方米8元。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老夏气愤不已,无助地老泪纵横。老夏家一共6亩地,2010年前,全家靠种蔬菜为生,年收入三四万元,虽说收入不多,但日子也算安稳。2009年,将军路街道和武汉市地铁集团公司签订了地铁2号线一期工程常青花园车辆基地土地补偿协议,确定补偿标准为35万元/亩,主要用于土地补偿费、劳动力安置费、补助费、青苗补助费、地面附着物和鱼池范围内的生产用房拆迁等。
  老夏所在的刘家墩就在这个工程的征地范围内,不过当时对这个35万元/亩的补偿标准,老夏和其他村民并不知晓。作为征地实施单位的将军路街道办事处在2010年12月18日给刘家墩村的村民下发了征地通知,限定夏邦堤等户截止12月25日,也就是一周内做好退地准备,却没有和村民们讲清楚补偿标准。
  然而,就在通知下发后仅仅2天,一个名叫付海军的人就带领一群地痞流氓开着推土机、边三轮,持着洋镐、棍子等凶器就进村了。“有几十号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耕地、房子铲平,谁阻拦就打谁。”夏邦堤被当场打倒在地。
       提到付海军,老夏不寒而栗,现年49岁的付海军也是刘家墩村民,老夏等人对他很了解,是一个“地痞头子”。2000年左右,国营东西湖水产养殖场片区开始开发,付海军从原先的“渔霸”转为开发征地拆迁的急先锋,带领手下一批地痞充当打手。根据多名知情人士的透露,付海军通过行贿勾结了将军路街道前后几任书记、拆迁办主任,其中已有多名街道干部先后因违反党纪国法被判刑或正在接受调查。
  早在2008年前后,将军路杨柳村征地拆迁过程中,付海军和他的“黑恶势力拆迁队”就对村民大打出手,逼迫村民签订退地协议,由此引发杨柳村上千村民到湖北省政府门口下跪,最后东西湖区不得不成立工作组进村化解矛盾。
  这一次,付海军等人故技重施,逼迫被打倒在地的夏邦堤签订协议。
  鄂政发2005年11号文规定:“经依法审批使用国有农用地进行非农业项目建设的补偿标准,按照征收集体土地的补偿标准执行。”“土地补偿费支付给享有被征收土地所有权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如不能调整质量和数量相等的土地给被征地农民继续承包经营的,必须将不低于70%的土地补偿费主要分配给被征地农民。”
  武汉地铁公司给将军路的土地补偿是35万元/亩,村民们其实并不奢望得到这么高的补偿。他们认为街道方面适用的2005年的政策过时了。2009年10月4日下发,于当年12月1日实施的鄂政发【2009】46号文作为指导该省征地补偿的新标准明确:“实施新征地补偿标准是进一步加强征地补偿安置工作,解决当前征地工作中存在的补偿标准偏低、区域不平衡等突出问题,维护被征地农民合法权益。”
  新征地补偿标准是征收农民集体土地的综合补偿标准,由土地补偿费与安置补助费两部分构成,不包括青苗补偿费与地上附着物补偿费。记者看到,在附后的列表中,文件指明东西湖区水产养殖场区域征地补偿标准每亩46800元。
  夏邦堤等村民要求按照政策补偿,但付海军一伙人却要求按照自己的标准赔偿。“他们自己定的补偿标准,最初只有660元一亩。”夏邦堤很愤懑地透露。
村民上访被关“黑监狱”
  征地补偿标准离政策规定相差甚远,刘家墩的村民普遍不同意在征地协议上签字,从此,村民们就整天被笼罩在付海军和他的“黑恶势力拆迁队”的阴影里,惶恐不安。
  承包了17亩鱼塘的村民刘继发谈起付海军就咬牙切齿,连骂“太嚣张了!”,刘继发与付海军的人火并了三次,“付海军带着人拿着刀过来就要把我们灭了,往死里打。”生性倔强的刘继发不肯屈服,召集人与付海军对抗,甚至也动用黑恶势力要与付海军对决。就这样,付海军在刘继发这里一直没能得逞,如今为了防范,刘继发在鱼塘边养了一条凶猛的藏獒。
  然而,其他村民就没这么幸运了,刘继发亲眼目睹一名叫胡想之的寡妇被付海军的手下邱多保率人打断胳膊。“一个姓魏的村民,老婆因为阻止付海军的人暴力拆迁,被付海军的人用车子在高低不平的石头地拖行了50多米,身子都拖烂了,到现在还神志不清。”
  就这样,刘家墩30多户被征对象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就全被付海军等人强逼签订了协议。刘继发透露,“手段都是暴力逼迫,不同意就打,直接用推土机铲平。”
  在这些受害人中就有任葵花,2011年腊月二十九,任葵花的丈夫徐风权刚从外地打工回家准备过年,就被付海军的手下叫到了付海军的公司“天盛集团”。慑于付海军等人一贯的淫威,徐风权不得不从,在付海军的办公室,徐风权被要求按街道农业办拟定的赔偿标准签订协议,否则就要把徐风权关起来,之后付海军又命人开车,亲自送徐风权去将军路街道农业处负责人刘小春处,逼徐风权签订了协议。
  在这份补偿协议中,每亩补偿只有1100元,关于房屋安置问题,刘小春对徐风权许诺,别人有,你就有,别人没有,你就没有。在这份协议签订后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徐风权和任葵花的家就被一伙人强行铲平了。然而,过了春节,任葵花发现人家的房子得到赔偿,自家鱼塘上数百平方米的房子却被拒绝赔偿。
  任葵花走上了上访路,由此在2012年5月遭遇了至今让她噩梦连连的打击。
  2012年5月28日,因补偿标准的争议以及付海军“黑恶势力拆迁队”的种种恶行,曾在杨柳村引发的群体事件,在刘家墩重演了,近百村民到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上访。夏邦堤、任葵花都在队伍里,按照他们对本刊的解释,当时并未有堵路等过激表现,街道干部对村民避而不见,却请来了公安局防暴队。
  夏邦堤夫妇、任葵花等人被押往被他们称为“黑监狱”的学习班,夏邦堤回忆,在那里,他被关了16天,遭遇各种体罚,比如每天罚抄写政策两百张纸,每天只给一个包子,饿得睡不着,被罚做下蹲。
  夏邦堤和任葵花都反映被人按住、扳开嘴强行喂食不知名的药物,“那个药吃下去,每天反胃,一直吐口水”。任葵花说,自己至今因为那段经历和服用了不明药物,多病缠身。被关在学习班的杨柳村村民刘长春还控诉,自己作为一名女性遭遇了羞辱,在关押期间,遭遇拳打脚踢,耳膜打穿,还三次被脱光衣服。
  夏邦堤就是在那次非法关押期间被迫签订了那份《腾地安置补偿协议》,他的妻子先行被蒙着黑布,光着脚送回家。然而家却早已不存在了,就在夫妻俩被关押期间,他们的房屋被人强行推平了,大棚被悉数烧光,所有财物不知所踪。
武汉“黑恶势力拆迁队”调查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16天后回到家的夏邦堤瘫坐在自家废墟上嚎啕大哭,寄居到儿子家,由于不肯领协议,坚持上访,所有补助、社保待遇被剥夺,63岁的他不得不在将军路一些工地扛水泥赚钱维持生活。
街道办的“自查辩白”
  将军路街道办2013年23号文对任葵花反映的系列问题进行了回应。记者在这份文件中看到,对35万元每亩的补偿标准,街道办解释是“大部分为土地补偿费,其土地补偿费应支付给农用地转用审批前,具有国有农用地土地使用权的单位(国有农场),不存在将每亩35万亩补偿费全部补偿给个人。对个人补偿部分,将军路办事处全部按政策执行到位。”
  然而,一方面,这一解释与湖北省2005年11号文、2009年46号文的相关规定不吻,另一方面又没有讲明对个人补偿部分依据的是何政策。据知情人士透露,将军路街道对农户的征地补偿一直是随着动迁双方的矛盾升级在不断调整,从最初的660元/亩逐渐调整至五六千元/亩,现在已经升至1万多元/亩。这名知情人士用“农民闹一次,补偿就提一次”来形容了这种博弈。
  夏邦堤与任葵花并不认可街道办上述解释,他们认为对农民拿到手的实际补偿费与政策之间的巨大差异,街道办起码应该解释清楚。
  对付海军等黑恶势力强迫签退地协议的问题,街道办在文件中的回应是“你所反映的动用黑恶势力强迫你签退地协议无任何依据”。
  任葵花所反映的“黑监狱问题”,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也矢口否认,称是因被拆迁户聚集办事处门口,在宣传政策劝导无效的情况下,防暴队对组织者强行带离现场,进行法律法规再学习、再教育。“根本不存在你所说的黑监狱的问题。”
  刘家墩的村民不认可街道办“自己调查自己”,他们向各个部门继续反映付海军的“黑恶势力拆迁队”以及街道办的一些领导干部违法违纪、与付海军一伙勾结的问题。
  任葵花每一次寄送实名举报材料都写明要求保护自己的信息不提供给被举报对象,但她每次都发现自己的举报材料出现在街道办,“付海军的人还多次威胁恐吓我”。
  对付海军的“黑恶势力拆迁队”的所作所为,村民们的控诉可谓“罄竹难书”。熊家墩村民皮又明反映,2010年12月21日,街道农业处干部勾结黑恶势力,为迫使他家签订征地协议,强行断水、断电、断路,导致正在家中做电理疗的患病女儿无法维持治疗,病情恶化,在断电后三日死亡。
  将军路街道办事处对上级部门曾回复,付海军的所作所为是个人行为,与街道办无关。据知情人士透露,付海军在明面上确实没有受雇于将军路街道办,但其与街道办的历任领导尤其是负责拆迁工作的农业处领导的关系是众人皆知的秘密。
  来自内部人士透露的消息,有关部门目前在调查将军路街道相关领导干部的问题时,专门调查了付海军与这些领导干部的关系。
霸占政府工程
  无利不起早,付海军为何带领“黑恶势力拆迁队”为街道办的征地拆迁充当急先锋?
  付海军急于在征地拆迁中表现,一是被指在地铁工程中承包项目。付海军曾任天盛集团法人代表,这个公司主要经营与拆迁相关的市政工程,付海军为遮人耳目将公司转给了他的胞弟。
  60岁的董德智在将军路堤角队承包了31亩水塘养殖,本不在地铁征地范围内,但付海军承包了土方工程,运一车土可获得260元,地铁工程动辄数十万方土方,利润相当可观。付海军看中了董德智的鱼塘,想霸占用来填土。起初,他骗董德智配合自己的征地拆迁工作,董德智要求按照政策补偿,未谈拢。后来,付海军的手下强行将土方运至董德智鱼塘填埋,并不给任何补偿,董德智因此不断在武汉市一级部门投诉,一度成功阻止了付海军。
  2013年7月7日,付海军的手下又开着推土机来强行铲地,被董德智拔了车钥匙。中午11点多,以胡昌重(在逃)为首的付海军的“黑恶势力拆迁队”来了八个人,追打董德智,其中一个人拿刀将董德智的儿子逼在屋内不许出来营救,另七人将董德智殴打一番后押进鱼塘,按着头往水里压,因为熟悉水性,七个打手没制服董德智。而后,这些人又在鱼塘里殴打了董德智20多分钟,直至听到110的警笛声才逃走。
  奄奄一息的董德智被家人赶紧从水里救了上来,为了让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他一直在告,最终其中4人被抓获,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而胡昌重仍在逃,董德智要求追查付海军,但他忐忑不安地说,自己为此遭受威胁。
  村民付海堂、柳洛民也一直在上访,原因是付海军强行霸占了他们的鱼塘。付海军在霸占的鱼塘上建造了数千平方米的违章建筑,被当地村民称为“钓鱼台”。搭违建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地铁征地项目中谋取巨额赔偿,这是付海军的另一个利益点。
  根据《新民周刊》调查,付海军曾在地铁工地项目地块上搭建了一栋7层楼的违章建筑,地铁公司为此曾下函阻止,但最终违建还是搭成了,为了拆违,有关单位赔付了付海军一笔巨资。
  据内部人士透露,付海军的违建能在街道办眼皮底下建成,是因为得到了某李姓街道领导的同意。目前这名领导也在接受调查。
  “黑恶势力拆迁队”还以暴力手段强行包揽地铁工程中的一些项目。
  2012年5月30日,武汉《长江日报》报道,地铁二号线常青地铁基地排水渠因地痞阻挠未建成,大量积水——“建正式明渠的施工队3月底到了施工现场,原定6月新渠建成。这样就可以保证安全度过6月雨期。但直到车辆段的建设几近完成,北侧这条景观渠的用地仍交不出来。地铁项目部曾经想先建再说。但一动工,就会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群阻碍。原因是他们要求承揽运输土方的工程。施工队将接下的土方活按原价让给这帮人,却谈不拢——施工方的合同造价是每立方米23元,对方却要每立方米38元。这个价格审计根本通不过。从23元涨到38元,这项工程的造价要多付750万元。”
  知情人士透露,报道所提及的“地痞”就是付海军一伙,最终中标单位不得不将明渠工程交给了付海军,至于价格,一直不详。
  为强迫地铁集团将地铁3号线车辆段的土方工程交给自己承接,付海军的手下在地质勘探现场将三名勘测人员打伤,要求一个勘测洞给数万元补偿,否则就要给工程他做,为此勘测工作停滞一年多。
  此外,在一条道路的招标过程中,付海军也动用了暴力手段在竞争对手送标书的途中截断。到了送标书的截止时间,只有付海军送了标书。
“痞子头”被抓
  为了抢夺地铁3号线车辆段土建和地基工程,付海军派人用铁丝网建起围墙,拦住马路,阻止施工,不惜买凶当街砍杀竞争对手。
  2014年1月18日下午,中标企业负责人走在马路上,突然驶来一辆挂着假牌照的面包车,下来四五个蒙面歹徒,拿起砍刀就猛砍,后来因路人看见,行凶者仓惶逃走。
  该负责人身中九刀,经抢救捡回一条性命,经公安机关侦查,这起案件系付海军出资50万元指使手下王新明、胡昌重(在逃)雇凶。
  目前,付海军等人已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检察机关送法院待审。
  盘踞将军路的“黑恶势力拆迁队”头子付海军终于被绳之以法,夏邦堤、任葵花等村民看到了一丝希望,却始终高兴不起来。因为付海军的“黑色势力拆迁队”成员还有多名没有归案,尤其是,目前公安机关查明送检待审的案件只有这起故意伤害案,对多年来付海军一伙在拆迁过程中的暴力行为,尚未有说法。
  深受其害的村民们认为应该彻查付海军团伙的“黑恶势力”,在长长的举报信上纷纷按下手印,举报付海军聚众赌博、敲诈勒索等一系列问题。
  根据《新民周刊》从警方内部了解到的信息,对付海军的其他犯罪问题,警方曾进行过调查,比如某老板曾被敲诈100万元,但因为害怕打击报复,很多受害者不敢站住来,面对调查矢口否认。
   “我听到风声,付海军从看守所带出话来,警告我们,谁告他,出来就会搞死谁。”任葵花边哭边说。
  有这样的顾虑,再想到多年来坎坷的举报历程,任葵花们忧心忡忡,这个春节过得也异常沉重。
      来源:http://www.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5240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