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潜伏》后传  

2014-02-23 00:28:52|  分类: 茶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略有编辑,《后记》为本博增补……
这是个秘密

这是个秘密,余则成不知道,站长吴敬中知道,因为这是个阴谋。李涯坠楼后,立刻被秘密送到了天津陆军医院。医生保住了他的命,但一直昏迷不醒。

吴敬中老谋深算,骨子里不相信任何一个人,从马奎到陆桥山再至李涯,虽在很多时候说过李涯是精忠报国、忠于党国的。至于余则成,从几次与李涯的明争暗斗中,李涯总是在无限接近胜利时功亏一篑,他就知道余则成非等闲之辈。但是,在他多次敛财中,余则成都鞍前马后的出谋划策。“戡乱救国”,用人之际,他不愿把余则成看成是共党,即使他有很多疑点,但还没有威胁到自己,也还没到不得不除的时候。所以,李涯每次调查余则成,他都坐山观虎斗。

国府迁台时,他已先期将昏迷不醒的李涯秘密送到了台湾。医生说李涯求生的欲望很强,醒过来的机会还是有的。走之前,连软带硬的把余则成带上飞机。这也是他的精心设计,余则成毕竟帮了他不少,是个人才,若他真是共党,等李涯醒来,事情便有分晓,再杀不迟。况且他知道保密局的机密太多,留在大陆,必后患无穷。

逃到日本的穆连成,发挥汉奸本色,加上他有商业天分,手里又还有些老底,很快就重新发达起来。对曾经欲置自己于死地的吴敬中,他恨之入骨。在参加一次与台湾企业的酒会中,他得知晚秋和余则成结为夫妻,遂求晚秋帮忙报仇。毕竟是自己的叔叔,雷打不掉的血亲,晚秋便瞒着余则成,偷偷把吴敬中黑市交易的饭店地址告诉了穆连成。

那夜,吴敬中开着地方牌照的轿车去交易,途中轮胎爆胎了。下车查看,顿时有3辆车迅速围拢过来,车上下来七八条人,不由分说,就照着吴敬中一通拳打脚踢。岁月不饶人,年事已高的吴敬中,哪经得起这番痛打。正当吴敬中奄奄一息之际,对方走出一人说:“让你死个明白!”说罢脱下帽子。吴敬中睁眼细看,大惊失色道:“穆连成?你!”穆连成拔枪怒射,打完整匣子弹,方登车扬长而去。一行人连夜向码头狂奔,准备逃回日本。不料,行至一检查站时被拦下检查,随从几人不会说国语,引起军警怀疑。穆连成狗急跳墙,驾车冲卡,结果被乱枪射死。

其实,此事乃余则成一箭双雕之计。他在一次潜入吴敬中办公室窃取绝密档案时,意外发现了荣民总医院给吴敬中的特护病房监护报告,其中有李涯的病历。李涯还活着,这让余则成吃惊不小。他知道:李涯一旦醒来,自己也就命悬一线,吴敬中必置自己于死地。

在那次酒会上,晚秋与穆连成相见,余则成佯装不知。当晚秋旁敲侧击打听吴敬中的日常活动,他清楚:机会来了。于是,他故意向晚秋透露吴敬中黑市交易的地点。

此时的吴敬中由于受贿穆连成广州酒厂的事被人揭发,他已在毛人凤面前失宠,从此单人独行,没有保密局特务的保护,容易下手。当余则成得知穆连成将亲自带人潜台刺吴的准确情报后,便秘密安排保密局联手军警,在穆刺吴成功后的必经之路上设卡截杀。

借他人之手剪除了吴敬中,又顺手除掉了人人欲得而诛之的大汉奸,余则成都暗暗夸奖了自己一次。其实,吴敬中受贿穆连成广州酒厂被揭发,直至毛人凤大发雷霆,也是他不经意间的故意安排——解放军解放广州后,军管会接管酒厂,以实证向外界通报酒厂实为吴敬中所受汉奸的行贿,系敌伪资产。

穆连成死了,自己最后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死了,晚秋不免黯然神伤。余则成于心不忍,把实情告诉了她。

黑暗中,晚秋独自坐了一夜。她明白,余则成只是做了他应该作也必须做的事,但还是觉得他们中间多了点什么。是隔阂,是疏远,是信仰,她不知道。一天,她告诉余则成,她要离开,离开余则成,离开这份“潜伏”的工作。

余则成没有劝阻。他了解晚秋,她离开也不会透露什么,就像上次送她去延安一样,送她静静的走了。

李涯醒了

吴敬中死后,余则成坐了吴的位子,每天都盯着荣总的特护报告。荣总戒备森严,不是因为李涯,他还没到那个级别。荣总是蒋介石的“太医院”,所以李涯沾了光。李涯苏醒后,余则成第一时间到特护病房,准备不惜一切除掉他。但是活过来的李涯失去记忆了,忘记了马奎,忘记了陆桥山,忘记了吴敬中,忘记了眼前的余则成余副站长,甚至他自己的名字。

当局觉得李涯乃有功之臣,便安排他去读书求学。李涯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使,很快适应了学习生活。1952年考取公费赴美留学,主攻农业经济与物价的关系。翌年回台,执教于台大。1965年,再度赴美,入康奈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台湾农工部门间之资本流通》获全美最佳博士论文奖。至此,李涯进入蒋经国的视线,并受重视。

1969年学成归台,续任台大教授。1972年为蒋经国延揽入阁,任"政务委员",至此投身政界,为国民党新生代骨干人物。1981年12月出任"台湾省主席"。1984年被蒋经国提升为"副总统",刻意培植其为接班人。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当天继任"总统"。另,李涯求学时,给自己取名:登辉,取“登峰造极,铸就辉煌”之意。

时间流逝,余则成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也慢慢的适应着现在的生活。他递交了辞呈,离开了那个他呆了半辈子的“保密局”。从此,余则成隐姓埋名,改名叫光中,取“光耀中华”之意。他什么都不想了,心中只有思念,对左蓝的思念,对晚秋的思念,更多的是对翠平的思念,她在哪里?她还好么?

翠平回到老区,被保护隐藏了起来,不久生下了一男一女一对双胞胎。翠平连连叫苦,心想:老余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给孩子取个名字,现在倒好,一下生两个,这要难死我了。当时老区连日干旱,多日无雨,翠平两眼一蹬:就这么着了,男孩叫求雨,女孩叫甘霖。组织上安排翠平一家去了上海,翠平大字只识一箩筐,吃了没文化的亏,于是含辛茹苦,让一双儿女受到良好教育,那是后话。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则成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赋诗一首。写完后,热泪盈眶。沉吟良久,他最后启用“深海”之名,在规定的时段和波段,将这首诗发给了“太行山”:5123, 2137,3329,7041,6225,5039,5002,0092,6225,8808,0629,4391,……

这是一份前所未有的“密电”,“太行山”的译电员惊呆了,他流着热泪,哽咽着深情诵读:

深海呼叫太行山,深海呼叫太行山: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参军后,乡愁是一道悄悄的电波

我在这头,总部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

晚秋自离开余则成后,独自在基隆过起了隐居生活。她心中郁郁,一腔恩怨情愫都付诸笔端。原本没打算发表,后迫于生计,投给报纸连载,赚些稿费。终有人慧眼识才,年轻出版家平鑫涛,决定冒着赔本的危险,力推新人,遂约晚秋面谈。晚秋初以为是组织来人,不曾想在雨中的台北火车站,他们的初次碰面,居然是一见钟情的缘分。双方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不久便结为夫妻。

委婉缠绵,情深意切,晚秋的爱情小说大受欢迎,一时洛阳纸贵,晚秋一举成名。不过,这时的晚秋已经改名,发表的小说都用了一个新的笔名,没有人知道晚秋,只知道著名的言情小说女作家——琼瑶。

后记(本博增补)

1987年底,蒋经国在弥留之际开放党禁,解除戒严,撤销“剿总”,允许老兵回大陆探亲。两岸关系回暖,改名余光中的余则成更是思乡心切,想以老兵身份回大陆看看老家。由于台面上“党国情治大佬”的身份,虽已去职,也为当局限制离台人士。当然,更主要的是,须大陆指令认可。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改名李登辉的李涯抛出各种不利于两岸关系的论调,但阻挡不了逐年增多的两岸民间往来。基于统战考虑,大陆特许余则成以文化学者身份,参加“两岸文化交流”。由于那份“密电”的魅力,他常出入大陆各大院校讲学至今。是否再获潜伏指令,不得而知。

晚秋自改名琼瑶成“文艺范”后,大陆并没有忘记她曾掩护余则成的贡献,是心照不宣的特准《湖南卫视》等与其合作,生产大量中性影视作品。一时间,万人争睹“小燕子”。李涯抓不到把柄的这些统战工作,为她赢得了巨大荣誉。

至于余则成心里牵挂的翠平,也只有零碎消息得知其在文革期间因有“在国统区工作”的经历而倍受迫害。余则成托她上交组织的金条就是通匪证据,说不清道不明的潜伏贡献让秋老板和罗掌柜也倍受牵连,他们的作证不但无法证明她清白,反而还给自己落下了一顶坏分子的帽子。她性子急,大嘴一张,配骡子配马的一些话顶撞军代表,因此被工作组往死里整。“私通蒋匪,为蒋介石卖命,打死狗特务”。也许是心有灵犀,在她死的那年的那个晚上,正好是余则成寄托无限思念的那份“密电”发出的时间。总之,她究竟是怎样被整死的,至今是个迷。

当余则成得知大陆文坛巨匠求雨正是自己与翠平的孩子,是百感交集。“比翠平的嘴巴小,好看,有出息。”他不止一次的这样私下夸奖求雨。甘霖在五十年代上树掏窝“打麻雀”不幸摔死,这让他伤怀愧疚不小。“也怪不得她,我小时候也淘,性格上像她妈……”在大陆有关方面举行的一次茶会上,他与出席茶会的晚秋讲起甘霖,是话没说完,便已老泪纵横。

这让晚秋心里十分难过。毕竟人生难得的知己,更何况患难夫妻一场。“为信仰而奋斗,就必然有牺牲。”她从此更勤奋于文艺圈,先后培养了林心如、苏有朋等一大批“先进文化工作者”服务于统战。“比我强,上面的布棋也很周祥,说明我当年对她的考察是正确的。”每见她风光登台于两岸舞台,余则成在心生嫉妒之余,又不无得意的倍感自豪。

“雪山千古冷,独照峨眉峰”,新时期的潜伏是有了当年计除马奎的那幅画上的诗句意境——颇具浪漫主义色彩了。真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与总部的联络也随着科技进步,几乎明码呼叫,再也不用“福建前线广播电台”播报密电了。

一日,求雨来电:“余老先生可好!我们希望与您就那首诗在南京开个研讨会,药店秋老先生和同元书店的罗掌柜也参加……”

“啊、啊!秋、秋、秋先生,罗掌柜!好、好、好的、好的,抬举了!我一定准时出席。”余则成知道,不便公开认的求雨已经是组织上的人了。求雨的来电暗示:交通站药店秋老板和他在大陆时期的最后一任交通站站长、同元书店老板罗掌柜还活着。

各种喜悦与惊奇,在他的潜伏人生即将谢幕的晚年一起涌来。组织明码召唤,令他激动得不能自已:“秋老板还能说话么?他是为掩护我安全潜伏才咬下舌头的,罗掌柜也该是儿孙满堂了!”

余则成打点行装,准备赴大陆接头,见当年的老战友秋老板、罗掌柜最后一面。当他转身迈入中堂,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李涯来了。挂在墙上的李登辉标准像,似如佛龛里的神像,正笑呵呵看着激动得像个小孩的他。“你还是被我逮着了!”

“李涯,佛龛,不错!我就是你穷其一生要找的峨眉峰。”

“不必再斗了!我爹因你们各自的信仰斗争而死在天津站,心有块垒……二位可识我庐山真面目?”余则成和李涯一愣,双双侧目过去,但见厢房的书桌前,马某正秉气研墨。儒雅的气息、却透着很深的城府……。

“你、你、你!你是马奎的……你究竟是哪一部分的?!!”

至此,他们各自为信仰而奋斗的潜伏人生,都在这一空相相撞的瞬间,天旋地转起来……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潜伏》后传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评论这张
 
阅读(1207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