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起底耒阳周氏家族  

2012-12-25 01:39:48|  分类: 国家法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底耒阳周氏家族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周氏家族”涉黑团伙,各种牵连的52人被抓走,所涉罪名不下20种。衡阳公安局通报称,“涉及命案13起…攫取资产数亿元”。“周氏团伙”将成员推向村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位置,有时甚至持枪持械强拉选票。
正文如下:
12月12日上午,耒阳市大义乡鱼石村,出村的小道远看如一条溪水自山顶向下流泻,偶尔有一辆摩托车从远处驶来,忽然拐个弯,又消失了。

被称为“湖南最大乡镇涉黑团伙”的“周氏家族”,就来自这个静谧的村庄。10月21日晚上,一场骤雨般的抓捕行动突然到来,周氏家族及与周家有各种牵连的52人被抓走,所涉罪名不下20种。

此刻,周家唯一长者,84岁的周丛生正守着空寂的院落,10多公里外的红联村,复兴煤矿公司立于半山腰,这是周家所开办的最大煤矿,如今也陷入死寂。 本报记者张祥 衡阳报道

突然抓捕

12月5日,衡阳市公安局通报提及“涉及人命案13起……攫取资产数亿元”。84岁的周丛生听后急得打颤:“怎么搞的吧!”

煤矿是周氏家族最主要的产业,这也让周家成为当地名副其实的豪门望族。

2009年4月24日到26日,周丛生的80大寿被儿女们操办成一场“盛典”——从省城请来的剧团,每场演出3万块,周家人让剧团3天演了10场,30分钟焰火晚会燃放了超过25万元的烟花。在大义乡,至今还有人在闲聊时会说起此事。

周家的“运势”在今年到了头。2012年8月28日,最小的儿子、鱼石村村支书周跃飞接到一个电话,被通知去耒阳市开会,就再未回来。

周跃飞的“失踪”并未让老人觉察到不对劲。9月中旬,大义乡党委书记黄利军被“双规”的消息四处传开。年事已高的周丛生亦很少关心这些事。

2012年10月21日晚上,周丛生花一辈子经营起来的大家族,遭遇“突然抓捕”。

晚上8点多,众多民警冲进三儿子周梓奇位于耒阳市的办公室里,将他带走。晚上10点多,大女儿周龙香、女婿蒋方林在耒阳市神龙建材市场的住所,被突然到来的数十名民警包围。次日凌晨0点多,小女儿周春平和女婿谢春元在石联村自己家中被民警抓走,周春平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也是在这个晚上,四子周跃鹏、外孙蒋骞也被民警带走。

几天后,周丛生和二女儿周龙秀得知家人被抓的原因是涉嫌多个刑事案件,包括2000年红联村村支书周清华被人砍下双手案、2004年大义乡东资煤矿开枪袭警拘捕案、2009年4月大义乡东坪村聚众斗殴死伤多人案……

12月5日,衡阳市公安局在耒阳召开新闻发布会,周龙秀跑到会场,从公安局的通报中看到“涉及人命案13起……攫取资产数亿元”的表述,周龙秀“吓了一大跳”。

而周丛生听后急得打颤:“怎么搞的吧!”

污点证人

谷小春(化名)被人砍伤。在民警的屡次攻心下,这个曾经的马仔成为了第一个“污点证人”。

周丛生自然不知道,这场抓捕从2009年7月就开始酝酿。

来自大义乡的匿名或实名举报材料不断投至耒阳市公安局和衡阳市公安局。2009年7月,衡阳市公安局扫黑大队潜入大义乡,“侦查民警回来后说:‘案子很大,很复杂。’”

2010年9月17日,衡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李盛朝被秘密派遣到大义乡。他发现,只要开口打听周氏家族的事,大多数村民会说“不知道”,立即走开。直到同年10月份,李盛朝找到一个名叫谷小春(化名)的人。

2004年,谷小春通过中间人介绍,到周家大女婿蒋方林手下做事。

至于做什么事,谷小春说自己最初并不知道,“需要我们出面时,蒋方林就打电话。”闲来无事时,谷小春和手下人从周家领钱,然后去吃喝玩乐。

2004年底,他从蒋方林手中接到第一项任务——赶走鸿盛煤矿老板,谷小春的招数挺多,他动员煤矿附近的村民前去讨要占地费,或是随便找个借口闹事。半年之后,鸿盛煤矿的老板变成了蒋方林。

谷小春曾受命去报复得罪周家的两名男子,登门时男子已经离开,留下70多岁的老岳父。“蒋方林要我打老人一顿,他年纪太大,我下不了重手。”谷小春说,他于是被蒋方林臭骂了一顿。

谷小春说,每逢大事,周家会召开“家庭会议”——这是从2000年就形成的传统,参与会议的是周梓奇、周跃飞、周跃鹏三兄弟,以及姑爷蒋方林、侄子周方毅和周方仪等人。

“他们下手太狠,动不动就要我们把人弄死弄残。凡是影响周家办矿或者选举的人,周家都会让我们想办法‘弄一下’”,谷小春说。2008年左右开始,谷小春刻意与周家保持距离,接到任务后故意拖拉,甚至带着自己的人参加煤矿竞标。

谷小春说,2009年2月21日,他被周家安排的人跟踪,路经一个废砖厂,一群人将谷砍了几十刀,左手腕被直接砍断。诡异的是,被砍伤后不一会儿,这个偏僻的地段竟出现一辆车,将谷小春送到医院,一分钱也没收。谷小春认为,这正是周家人的做事风格:说要将人砍残,就不会要他的命。事后公安机关查清:谷小春被砍后,周跃飞拿出1万元,交给砍人者跑路。

2010年10月,在李盛朝屡次攻心之下,谷小春站出来,做了第一个“污点证人”。随着调查的逐渐深入,悬而未破、跨度超过10年的多起刑事案,案情逐渐浮出,而其背后,周氏家族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血”矿之乱

大义乡屡次发生因争夺煤矿而爆发的斗殴、凶杀案件。2009年东坪村聚众斗殴事件,两方互相开枪、扔炸药包。这场斗殴被描述得酷似“枪战电影”。

周氏家族被认定涉黑的“标志性事件”距今已超过12年。

2000年5月15日晚,红联村村支书周清华和另外3人在家玩纸牌,一群手持砍刀和枪的男子冲了进来。周清华的双手被砍掉,另外三人也受重伤,周彦平逃到屋外时左脚中枪,倒在池塘里。

“当时好多围观的人,都不敢靠近,等那帮人走了,他们才送我们去医院。”周清华回忆。

血案源自煤矿之争,“我当时做村支书才3个多月,周家几兄弟想占有红联村的岳阳联煤矿,我不同意出让土地。”周清华说,受伤的4人中,周彦华和周彦平正是这座煤矿的小股东。

还有另一个说法:周氏家族兴起之前,耒阳谢文生、谢冬根涉黑团伙(2006年被公安机关捣毁)控制着大量煤矿的开采经营权,周家与谢家偶有冲突。一名知情人称,“红联村的好几个煤矿都是谢家的,周清华被砍伤,是因为周氏家族认为他们是谢氏兄弟的人。”

此后多年,大义乡屡次发生因争夺煤矿而爆发的斗殴、凶杀、故意伤害案件。最令外界震惊的是2009年东坪村聚众斗殴事件,两方互相开枪、扔炸药包,在当地人的口中,那场斗殴被描述得酷似“枪战电影”。

在公安机关的通报中,这些血案均记在周氏家族的账上——周家轰然倒塌之时,周梓奇、周跃飞、周跃鹏几兄弟,以及姐夫蒋方林已有各种头衔。

周梓奇曾担任鱼石村村支书,曾当选耒阳市第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周跃鹏曾当选耒阳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衡阳市政协委员;周跃飞曾当选耒阳市第十三届、十五届人大代表;包括曾因不肯给公交车钱而雇人行凶的蒋方林也担任过耒阳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

即使是对周家人恨之入骨也不能不承认,“周氏兄弟出资兴建了不少工程”,周跃飞捐资建设的耒阳八中,校门口至今有“周跃飞先生捐建”的石碑,2008年周跃鹏向四川地震灾区捐款10万元之事,也曾被当地媒体报道。

与周丛生、周龙秀的理解不同,谷小春和周清华等人将周家的慈善之举解读为“积累政治资本”,此表述也出现在公安机关的通报中。

警方还通报称,“周氏团伙”将成员推向村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位置,有时甚至持枪持械强拉选票。谷小春则说,“周跃飞当村支书,我带人帮他拉票,每家每户去恐吓,投给周跃飞,我们就发包烟给他。”

家族破落

警方称周家开矿的“秘诀”是,招投标时,乡政府给出的底价是每月上缴4万元,周家主动将这个价格抬到75万。矿山拿到手,周家按照底价给政府4万元后,再也不掏一分钱。

2012年12月12日,周丛生拄着拐杖在村里溜达一圈后,回到自家的两层小楼。除了请来的帮工,家里没有其他人进进出出。帮工在做饭,锅子发出呲呀碎响,房子更显空寂。

离家不到10公里的红联村,周家最大的煤矿“富兴煤业公司”立在山腰,同样笼罩在一片死寂中。

大义乡煤矿储量在耒阳市排第三,估计有1亿吨。周家第一次接触煤矿,是在1996年前后,周丛生说:“大义乡什么都没有,水田、林木都不成规模,人穷得没饭吃。搞煤矿才能活人。”三子周梓奇是改变周家生活的第一人,1997年,他“开办”了复兴煤矿(富兴煤业公司的前身),在公安机关的通报中,周梓奇开办煤矿的方式是“强征村民土地不给补偿”。

警方调查周氏家族时,摸清了许多他们开矿的“秘诀”,“国家规定政府不能经营矿山,只能民营,招投标时,乡政府给出的底价是每月上缴4万元,而周家主动将这个价格抬到75万,其他竞标者只能退出。矿山拿到手,周家却按照底价给政府4万元后,再也不掏一分钱。”衡阳市公安局“周氏家族涉黑案”专案组成员介绍。

持同样说法的还有谷小春、周清华等人。令人不解的是,乡政府并没有因此收回过周家的矿山。

煤矿每年产生数以百万甚至千万元计的收入,使周家迅速富甲一方。自周梓奇、周跃飞和周跃鹏兄弟被抓,他们所经营的多个煤矿“年产量最少有15万吨,按每吨利润最少400元计算,周家的煤矿每年可收入6000万元”,专案组一名核心成员说。

周丛生和周龙秀则算了另一笔账:富兴煤业公司有职工500多人,周家“正常生产的煤矿有五六个”,可解决大义乡2000多人的就业。鱼石村有2000多村民,富余劳动力有三分之二,其中大约一半人在周家的林场工作……

如今,刚刚重组开业的富兴煤业公司又因董事长周跃鹏被抓而停业,矿上一个工人也看不到,只有几条浑身被染黑的白狗或灰狗在矿区追逐嬉戏。

周家突然破败,周丛生至今认为“公安抓错了人”,周龙秀则说:“(周家)从一开始就不该搞矿,现在后悔死了。”

来源:http://epaper.xxcb.cn/XXCBB/html/2012-12/24/content_2673001.htm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