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梅茜在冬天写给大家的故事(转)  

2012-11-27 01:47:44|  分类: 天下生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茜在冬天写给大家的故事(转)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1
我是一条狗子,拼命写字的金毛,名叫梅茜。
我牢牢记得老爹跟我说的,梅茜啊,只要你拼命写下去,慢慢在大家的意识里,狗子都是身边的朋友。在路边看见流浪狗,会觉得他们就是梅茜,是自己似曾相识的朋友,然后随手给他们一个面包,一瓶水,说不定呢,他们就可以活下去了。
我是梅茜,一条拼命写字的金毛狗子。
2
我一岁不到,跟着老爹搬到这个小区。
小区狗子很多,我有两个好朋友。
其中一个是条黑背。据说是小区里赫赫有名的武术家,以及专业级别的文盲。
黑背长相凶残,一开始我不敢跟他玩。
我晚上去广场遛哒,黑背正在打坐。他看见我,假装不经意地大声喊,五郎八卦棍之十二路弹腿,一定要连续弹十二次,才是正宗的!
喊完就开始弹,后腿直立,前腿猛向前一踢,冲出去半米,这就叫弹一次。连弹十一次,弹到河边了,他犹豫了一会,大喊:麻痹死也要弹十二次啊!
然后就掉到河里去了。
我把他拉上岸。
他颤抖着说,小金毛,你叫什么?
我说,我叫梅茜。
他说,梅茜,你有没有听到远方图腾般的召唤?那种触及灵魂深处的战栗,像我们祖辈不绝于耳的呐喊?
我听了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猛地翻身起来,严肃地说,梅茜,我要跟随那个召唤走了。
说完,黑背狂窜而去。
我这时候才发现,对面的五楼阳台,黑背的主人探出身子,正在敲饭盆。
我想,尼玛,谁特么说黑背是文盲的?
3
我的另一个好朋友是条边牧。对,就是黑白眼圈那种狗子,像饿了半年的熊猫。
有天,老爹带我去小区门口的超市。
在路边,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边牧傻傻坐着。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边牧。
他正呆呆望着一个男孩拖着箱子离开。他坐在那里,眼睛瞪得很圆,动都不动,似乎从此以后就要永远不走了。
我一直忘不了他的眼神呀,像雪碧里慢慢冒上来很多气泡,又透明又脆弱,倒映着拖着箱子的男孩,仿佛这就是整个世界了。
我问老爹,边牧眼睛里那亮晶晶的是什么?
老爹说,因为知道再也遇不上,碰不到,回不去,所以,这就是眷恋了。
边牧脚边放着飞盘,他叼起来,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
我问老爹,如果他飞快地跑,飞快地跑,会不会追上呢?
老爹说,有时候我们跑得飞快,其实不想跑到未来,只是想追上过去。可是,就这样了,每个人都有深深的眷恋,藏起来,藏到别人都看不见,就变成只有自己的国度。其实不用怕啊,这些就是人生的行李了。
小边牧叼着飞盘,摇摇晃晃站直,躲在超市里的女孩走出来,想拽走他的飞盘。小边牧死死咬住,一边哭一边不肯放。
女孩子也哭了,蹲在路边。小边牧吭哧吭哧跑过去,拼命仰着脖子,把飞盘举得很高。
后来我问边牧,那时候你在想什么?
边牧说,妈妈哭了,就是下雨了,但是我没有伞,只有飞盘。
那是个晴天,有只小小的边牧,用飞盘给自己的妈妈挡雨。
3
那时候,我一岁不到。
我挠墙,撕床单,叼袜子,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老爹看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声称要把我五花大绑,捆在车轮胎上,一路开到乌鲁木齐,连续碾我两百多万圈。
有天我控制不住自己,把羽绒被拉到阳台,扯成碎片。
老爹回来后,我害怕地瑟瑟发抖,心想这下要从南京碾到乌鲁木齐了。
老爹只是叹了口气,和我一起躺在羽绒被的碎片上,喝了很多很多酒。
他说,梅茜,我要离开你一段时间。
我说,老爹,我不咬羽绒被了,你不要走好不好。
他说,家里已经没有羽绒被给你咬了。
我说,那你要去哪里?
他说,我要去地平线看一看。
我说,地平线那里有什么?
老爹沉默了一会,闭上眼睛说,那里有你一切想念的人,正围在一起吃火锅。要是赶过去了,就能加双筷子,边吃边等日出。
我说,下次也要带我去,我也有想念的人,应该在地平线,我要大家一起吃火锅。
老爹说,好的,下次带梅茜一起去。去流淌时间的泸沽湖游泳,去开满鲜花的大理散步,去一路高高低低红色山丘的青海吹风,去呼吸都结着霜的松花江溜冰,去人人都在打麻将的成都吃冒菜,去背包客们走来走去的拉萨看一眼大昭寺。
我问老爹:老爹,你有正能量留给梅茜吗?
老爹说,梅茜你记住,正能量不是没心没肺,不是强颜欢笑,不是弄脏别人来显得干净。而是泪流满面怀抱的善良,是孤身一人前进的信仰,是破碎以后重建的勇气。
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用力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被送到托管阿姨那里。
再次看到老爹已经是两个多月以后。
4
托管阿姨那里住着十几条狗子。阿姨带着我们一起吃喝玩乐,四处遛哒。
门口住着一条流浪狗子,是条笔熊,头大身子小,阿姨喊他冬不拉。
刚碰到他,他神秘地说,梅茜,你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神马好东西!”
我啪嗒啪嗒跑过去,冬不拉贼特兮兮地从草丛里翻了张红纸出来。
“这是神马!”
冬不拉赶紧说,嘘,这是我唯一的财产,叫做超级世界转换器。
我接过来,仔细看看,不就是张粉红的糖纸嘛。
冬不拉说,不要动!
然后他把糖纸放在我眼睛上,激动地说,梅茜,睁大你的狗眼瞧瞧,世界是不是变掉了!!!
我嚓,真的,整个世界变粉红了!!!
天是粉红的,树叶是粉红的,马路是粉红的,连冬不拉也变粉红的了。
冬不拉拿下糖纸,说,只能借给你五分钟,现在我要收起来了。这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呢,藏在草丛里半年啦。我每天只用一分钟,你今天已经用掉了我一个礼拜的份额。
我说,冬不拉,你为什么不住家里,要出来住在外头呢?
冬不拉呆呆看着糖纸,说,因为爸爸说我的种不纯。
我嘴巴张了张,说不出话。
这是春节刚过,每家每户喜气洋洋,不用糖纸,都可以衣服红彤彤,脸色红彤彤,围巾红彤彤,手套红彤彤。
5
过春节的时候,边牧和黑背也被送到托管阿姨这里。
因为主人们都要回老家,所以小区大部分狗子都被送到这里来。
我们住在外间,里间还有十九只泰迪。泰迪这种狗子非常厉害,好像密密麻麻全世界都是。据说他们有个领头狗,叫做泰迪大王。泰迪大王说去哪里,立刻有无数泰迪都冲过去。
黑背找到冬不拉,说,给我看看超级世界转换器好不好?
冬不拉摇头。
黑背想了一会,说,你给我看一会,我给你亲一下。
冬不拉猛退几步,惊恐地看着黑背。
跟他一起后退的,还有边牧和我。
黑背一下炸毛了,喊,卧槽,信不信我用十二路弹腿弄死你们!
冬不拉犹豫半天,说,你发誓以后不亲我,我就给你看。
6
元宵节那天,我浑身没有力气,就是躺着不想动,东西也吃不下。黑背说,梅茜你不会生病了吧?
我摇摇头,说,不应该啊。
就这么一直躺到黄昏,阿姨推门出去丢垃圾,一推,叫,冬不拉,你怎么回事!
门口躺着冬不拉,一动不动。
阿姨将冬不拉抱进来,打电话。
来了两个男人,一个男人戴着手套,抱起门口的冬不拉,说,是狗瘟,要挂水。
阿姨说,挂水多少钱。
男人报了个数字,阿姨叹口气。
男人说,这条笔熊不纯,是个杂种,挂水没有意义。
阿姨说,那怎么办?
男人说,算了我来处理吧。
阿姨又叹了口气,回小房间给客人带来的狗子洗澡。
另外一个男人说,走吧,杂种狗,找个地方扔了。
我一点一点站起来,眼泪哗啦啦地掉,冲着门口大声喊,那你们把我也丢了吧,我也是个杂种,你们丢了我吧!
冬不拉被一个男人的手抓着,整个身子垂着,努力转过头,呆呆看着我。
他嘴里牢牢叼着一张糖纸。
然后他的眼神,像雪碧里慢慢浮上来很多气泡,又透明又脆弱,倒映着春节后喜气洋洋的世界。
是因为知道再也遇不上,碰不到,回不了。所以,这就是眷恋了吧。
我拼命顶着栅栏,眼泪喷着,拼命叫,拼命喊:我的种也不纯,我也是个杂种,你们把我也丢了吧!!!
两个男人抱着冬不拉走了。
6
天就快黑了。
我要去找老爹,问老爹借钱,给冬不拉治病。
老爹在地平线那边。
黑背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梅茜你记住,你只有半分钟时间。我跟泰迪大王商量过了,他们十九只泰迪负责吸引阿姨的注意力,然后你就逃出去。
我说,怎么逃?
这时候,突然里面房间的泰迪同时狂叫起来。阿姨丢下手里的拖把,去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黑背突然狂吼一声,在空中一个翻滚,大叫:十二路弹腿!
他猛地撞上栅栏,咚地一下被弹回来。
他是想乘机撞翻栅栏吧。
黑背擦擦眼泪,眼睛通红,说,边牧,不要叼着飞盘了,放一会,和老子一起把栅栏弄翻吧。
边牧放下飞盘,说,好。
两条狗子狂叫一声,扑上去,栅栏倒了,带着一排柜子都倒了。
黑背看着我,突然大声喊,梅茜跑啊,去找你老爹,去把冬不拉救回来啊!
于是我箭一样冲了出去。
箭一样。我这辈子都没跑过这么快。
我奔上马路。
黑背和边牧站在门口,在我身后,声嘶力竭地大声喊,梅茜,跑啊!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边牧的喊声。
他也在喊,梅茜,跑啊!
我对着太阳,对着地平线,疯狂地跑,眼泪飘起来,甩在脑后。
梅茜,跑啊!
超过路边散步的人,超过叮当作响的自行车,超过拥挤的公交,超过排队的站台,超过一颗颗没有叶子的树,超过一切带着冰霜的影子。
这不是个粉红的世界,我要帮冬不拉把糖纸追回来。
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听到自己的喘气,喷出来的白色雾气蒸发眼泪。
但是,梅茜啊,你要跑到地平线去,不然冬不拉就会死掉。
所以,梅茜,跑啊!
梅茜,跑啊!
老天给我们躯干四肢,就是要捕捉幸福 ,尽力奔跑!老天给我们眼耳口鼻,就是要聆听天籁,吻遍花草!老天给我们咚咚咚跳动的心,就是要痛苦欢笑,一直到老!
而我们要去流淌时间的泸沽湖游泳,去开满鲜花的大理散步,去一路高高低低红色山丘的青海吹风,去呼吸都结着霜的松花江溜冰,去人人都在打麻将的成都吃冒菜,去背包客们走来走去的拉萨看一眼大昭寺。
梅茜,跑啊!
我跑得双眼模糊,浑身发抖。
但耳边一直回响老爹的声音:梅茜你记住,正能量不是没心没肺,不是强颜欢笑,不是弄脏别人来显得干净。而是泪流满面怀抱的善良,是孤身一人前进的信仰,是破碎以后重建的勇气。
所以,梅茜,跑啊!
7
我在河边找到冬不拉。
他浑身都是泥巴,眼睛闭着,一动不动,嘴里叼着一张粉红的糖纸。
我想推推他,但自己也没有力气,就一点点趴下来,趴在冬不拉旁边。
大概,我会和冬不拉一起死掉吧。
我讨厌狗瘟。我讨厌打针挂水。我讨厌莫名其妙地掉眼泪。我讨厌自己软绵绵地没有力气。我讨厌走不动。我讨厌这样冷冰冰的地面。
我想念老爹。
假如,假如我们永远停留在刚认识的时候,就这样反复地晒着太阳,在窗台挤成一排看楼下人来人往。我不介意每天你都问一次,小金毛啊,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那,叫梅西好了。
我想起老爹离开我之前的晚上,醉醺醺地趴在沙发边。
我问老爹,金毛狗子牛不牛逼?
老爹说,非常牛逼。
我说,牛逼在哪里?
老爹想了一会说,牛逼在攻击力为零。
这个打击相当大,我连退几步,感觉晴天霹雳,攻击力为零攻击力为零攻击力为零攻击力为零攻击力为零。。。。。。
难怪每个保安看见我都兴高采烈地说,梅茜,来,抱抱。
我嚓。
我要咬死你们啊咬死你们啊!!!
我疯狂地冲出去,转了好久,才碰到一个保安,赶紧连头带腿猛扑!!!
保安看见我,兴高采烈地说,梅茜,来,抱抱。
我一个急刹车,兴高采烈地说,好哒!
咬死保安的计划失败。我哭着回家。
“老爹,我咬不死人怎么办?”
“梅茜,你可以尝试拥抱他。”
“老爹,这是不是攻击力为零的命运?”
“嗯。”
“那你要去远方,是不是也因为自己攻击力是零?”
老爹没有回答,睡过去了。第二天他去了远方。
我想,自己死掉了,现在奔跑不到的终点,就能踩着老爹的脚印,飞到那些我们梦想中的地方吧。
那里,每个人的攻击力都为零,互相拥抱。
在最好的天,最好的问候里,我可以跟老爹吃火锅,看小说,喝一点点啤酒。
我看着自己布满泥浆的爪子,脑袋挪在上面,那是让老爹摸摸头的姿势。
边牧和黑背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黑背大呼小叫,卧槽,梅茜你怎么死得比冬不拉还要快?!
边牧放下飞盘,定定地看着远处,小声说,梅茜,你瞧那边,是不是你老爹?
我甩甩耳朵,拼命仰起脖子,往边牧说的方向看。
嗯,这是老爹离开后的第五十五天。
看那垂头丧气走路的样子,就是他了呀。
还没等我确定,黑背大叫,我嚓,看那垂头丧气走路的样子,就是你老爹了呀!
黑背上蹿下跳,麻痹我不会游泳,边牧你会不会?过去把梅茜老爹喊过来啊!
我努力说,不要,河里全是泥巴,会爬不出来的。
边牧沉默一会,呆呆地说,那我跳过去。
黑背大惊失色,下巴掉了,震惊地说,边牧你会草上飞吗,这么远也跳得过?
边牧摇摇头,我从来没有跳过那么远。
黑背团团转,完蛋了!
边牧用脚推推飞盘,对黑背说,你把飞盘扔出去,我就假装是去接飞盘,可能会跳得远一点。
黑背嘴巴张大,这样也可以?
边牧没有回答他,后退了好几步,喊,黑背,扔啊!
黑背龇牙咧嘴,咬住飞盘,用尽全身力气,把飞盘甩向河对岸。
太阳要落山了。飞盘笔直射进金黄色的光晕里。
边牧一声不吭,疯狂地冲刺,那一瞬间,我确定他超过了我的50码。
因为他像闪电。
他要去接飞盘。
就像我们都是攻击力为零的傻逼,他只懂得拥抱,所以他的命运就是去拥抱那个男孩留下来唯一的飞盘。
在边牧沉默的冲刺里,黑背眼泪四溅,大喊:如果可以,请你飞起来啊边牧!
曾经有人抱抱我,对我说,梅茜,时间会摧毁一切。
但我要我们永垂不朽。
人山人海,总要有人要先离开。
失去的才知道珍惜。能失去的就不值得珍惜。从现在做起,否则连身边的都要失去。
所以,请你飞起来啊边牧!
于是边牧飞起来了。
边牧飞起来了。
去追那一枚飞盘。
太阳要落山了。边牧笔直射进金黄色的光晕里。
8
后来,后来冬不拉被送到其它小区。
老爹的朋友领养了他。
一直到现在,我没有碰到过冬不拉。
属于每座城市的夜晚都一样,属于每个人的夜晚都不一样。
无论今天过得怎么样,将来你都会怀念这一天。
因为你随着时间的海洋飘荡,有烧鸡陪伴你,有烤鸭陪伴你,火锅糍粑油条竹筒饭糖醋排骨不停穿梭在你生命中。
我只能停留在一个灯塔下,小心翼翼捧着你的笑容沉入海底。
我是没有办法陪伴你一直走到尽头的。
可是你划分出那么小小的一段,我就在里面来回奔跑,因为这就是我的一生了呀。
我的天空有多大,在于你愿意和我分享多少。
梅茜没有很大的力量,梅茜是条没有什么用的金毛狗子,攻击力为零的傻逼。
但梅茜要打响这么一场战役,让所有流浪的心都别害怕,梅茜和大家陪你去旅行。把沿途丢失的碎片捡起来,我知道它们已经被你的泪水洗得很干净。
那么记住,正能量不是没心没肺,不是强颜欢笑,不是弄脏别人来显得干净。而是泪流满面怀抱的善良,是孤身一人前进的信仰,是破碎以后重建的勇气。
嗯,就是这样。
作者:@梅茜烦不了
来源:http://weiba.weibo.com/10039/t/z70xuCDhn
 
梅茜在冬天写给大家的故事(转)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梅茜在冬天写给大家的故事(转)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梅茜在冬天写给大家的故事(转)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梅茜在冬天写给大家的故事(转)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