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工程师揭露广州地铁验收报告作假(敏感转)  

2011-02-07 14:25:30|  分类: 国家法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2010年广州亚运会前,69岁的工程师钟吉章揭露广州地铁三号线北延段的工程验收报告作假。他自称“冒死不是魅力,做人只凭良心。”12月底,他所在地单位以合同到期为由不再续聘。与其一同揭露这件事的年轻研究生毛山(化名)一直没找到工作,钟吉章称感到内疚。


钟吉章的
钟吉章的"冒死"举报,为他赢得了荣誉。

钟吉章被有关媒体评为
钟吉章被有关媒体评为"2010年度中国正义人物"。

广州建委对钟吉章举报的回函。
广州建委对钟吉章举报的回函。

■新快报记者李咏祁文/图

揭露地铁工程验收报告作假的钟吉章新年不言悔,不惧恐吓坚持“做人只凭良心”

2010年的钟吉章,注定是不平凡的。广州亚运会前,他在网上发帖,揭露广州地铁三号线北延段的工程验收报告作假,引起舆论轰动。因为“凭良心说实话”,他被有关媒体评为“2010年度中国正义人物”和“2010中国魅力人物”。

那几个月,他在褒贬两个极端的舆论声中不得安宁,有人夸他“够胆量”,也有人说他“蓄意报复”或“当炮灰”,更有人恐吓他说要把他抓走。

回想种种,这位69岁的憨厚老人总是坦然一笑:我很高兴,我伸张了正义。谈到连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曾子墨也尊称他为“冒死爷”时,钟吉章憨厚的笑容收起,他说:“冒死不是魅力,做人只凭良心。”

现状

没被单位续聘新年忙找工作

钟吉章在工友的眼中,是一位憨厚的老人,也是一个技术过硬的工程师,在广州穗监工程质量安全检测中心结构部里,他曾备受尊重。

三个多月前,钟吉章按捺不住,在博客上“冒死”报料:地铁三号线北延段工程验收报告作假。细心的网友迅速将其转发到微博上。《新快报》率先采访并报道了该事件,引起舆论轰动,钟吉章被尊称为“冒死爷”。他当时这样解释自己的爆料理由:我是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士,这种情况下我就必须站出来。

钟吉章说,报道出来后的那天早上,单位迅速叫人买光了附近的《新快报》,以减小对单位的负面影响。“他们还真以为纸能包住火吗?”

从那天起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钟吉章每天拎着环保袋,装着资料,对国内不同媒体的记者讲解这次作假事件。

因为这件事情,钟吉章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那段时间里,在单位,他不受人待见,与领导相对无语。他指着一枚奖牌告诉记者,当时参加单位举行的运动会,他也是几番申请才拿到资格;明的不行来阴的,有人在背后传他是“蓄意报复”,更有人打电话恐吓他说要把他抓走。

在《新快报》报道钟吉章“冒死”爆料的事件后,82岁高龄的哥哥钟陆章曾给弟弟打来了电话。

哥哥电话里问:“你是不是实事求是啊?你有证据吗?”

钟吉章淡定地说:“我当然有了,没有证据的事我怎么敢乱说。”

“你实话说,你怕不怕别人报复?”

“我又不偷又不抢的,以前游击战都打过,怕什么?”

去年11月,钟吉章所在单位还要他开讲座,在小会议室里讲“超声回弹检测混凝土抗压强度”,当时包括结构部在内的许多员工都去听了。然而12月底,单位以合同到期为由,不再续聘他。

对此,钟吉章并没有怀恨在心,他始终认为,人最大的幸福是能凭着良心做事。他并没有得罪谁,他只是讲了事实。

直到如今,他仍在找工作。他依然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伸张了正义。尽管妻儿都不跟他一起住,但他从不孤独,终日与书作伴——在不到70平方米的杂乱陋室里,到处都堆满了行业书籍。

执拗

质疑专家结论老人继续信访

早在2009年10月,钟吉章就已经得知检测报告将要被作假。此前,地铁三号线的一个联络通道,在两次检测中,混凝土强度均无法达到C30的国家标准。

一天晚上,结构部举办晚宴。钟吉章说,单位一把手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施工方打来的,对方要求穗监公司退报告。钟吉章心想,退报告就是造假啊,这怎么能行。“项目是我负责的,我当时很紧张,对领导说,不能退回去,但领导没有采纳我的意见。”吃完饭后,钟吉章再次表态不能退报告。但正是因为他的强硬,引起了领导的不满。随后,他被调离了该项检测工程。钟吉章担心这么大的工程变成“豆腐渣工程”,便偷偷打电话到工地询问,被告知“不用再检了,你们部长被我搞定了”。

痛心疾首之余,钟吉章开始趁着工作机会,偷偷复印了检测报告,收集证据。

冒死爆料后,地铁等各方都称受到施工方的欺骗与蒙蔽。很快,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万庆良要求政府部门彻查此次事件,市建设工程质监站迅速对施工方作出处罚,认定其违规检测及瞒报事实。

随后,广州市建委邀请了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内的独立专家团对联络通道的质量问题进行评估和复核,专家一致认定满足安全要求,工程不需要加固补强。市建委以信访复函的形式给钟吉章作了回应。

但直到如今,钟吉章依然在质疑这一个“满足安全要求”的结论,他查找了很多资料,都表明:地铁设计规范的国家标准是,混凝土等级不得低于C30。

钟吉章仍然执拗:原本要求C30的混凝土等级强度,怎么可以说C25也是安全的呢?既然有这样的国家标准,就应遵循啊。国家标准是什么?是参照国内外的工程,经过几十年的经验总结,最后形成的切实可行的标准。

后来,钟吉章再次以信访形式上交自己的意见给市建委。

钟吉章其人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高级工程师。具有广州市房屋安全鉴定员资格证书,中国交通运输部桥梁、隧道检测工程师证书,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他曾参加过革命,是广州地区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会员。1948年,钟家16人在父亲的带领下参加了革命,负责建立枪械修理所。当时的钟吉章,不到10岁,他经常帮忙搬枪,放哨。在一次擦枪走火事故中,他推开了年幼的侄儿,用自己的小腿挡住了子弹。那颗子弹,直到解放后他上了大学,才被取出来。

对话钟吉章

“扣工资不聘我了,我仍觉得值得”

“有人佩服我,也有人痛恨我”

新快报:回过头看您“冒死”爆料的行为,您能再讲讲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钟吉章:当时我已经说过了,在面对这种问题时,我作为这一行的专业人士,我必须站出来,我觉得这就是伸张正义。其实,国内建筑界存在很多这种现象,但很多人怕穿小鞋,不敢说出真相。

新快报:您的工作没了,您觉得是因为这件事情?这样做值得吗?

钟吉章:现在仍然有很多人说我是因为在单位受不到重视才这样做。我觉得,人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可能带来双面的影响,正如现在,有人佩服我,也有人痛恨我。所以我认为值得,这件事情关系到公共安全,引起了很多人的重视。尽管受到了单位的打击,扣我的工资,原本该有的绩效奖、职务补贴都没有了,甚至后来不再聘用我。但我仍然觉得这是值得的。

新快报:因为这件事情,您也得到了公众的认可,您开心吗?

钟吉章:得到大家的认可,确实很值得开心。但是我不是什么魅力人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职业道德驱使。不做的话,我良心上过不去。我认为做人要讲良心,做事要公正合理,这就行了。

“工作没了,正好用来多看书”

新快报:我们知道您在读法学研究生,很多人会说,这么大年纪了,应该安享晚年才是,为什么还这么坚持学习?

钟吉章(憨厚一笑):确实,有很多老同学跟我说,老钟你都快70岁了,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还读个研究生做什么。但是我不这么认为,这个社会应该是民主、自由、法治的社会,如果不懂法就会走很多弯路。懂得法律,我可以少走弯路,也可以帮到别人。10门课程,我已经通过了5门,工作没了,我正好可以把时间都用来看书,争取早点通过剩下的科目。

新快报:拿到了研究生的学位,您有什么打算?还继续工作吗?

钟吉章:我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找工作,前不久,有一个惠州的建筑企业,想请我去做建筑工程总监,他们觉得我的技术能力过硬。不过,后来他们在网上查到我曾经捅出地铁三号线的事情后,就再也没联系我了。

“毛山因我失业,我有点内疚”

新快报:当时跟随您一起揭露这件事的毛山(化名),他现在怎么样了?

钟吉章:他也是因为这件事,一直没找到工作,但是我们都没有放弃过。

新快报:这个行业都知道您和毛山的名字了,万一一直找不到建筑检测行业的工作,你们打算怎么办?

钟吉章:我无所谓,我还可以靠退休金生活,可以另谋他职,可以靠画画或者是给别人做培训。但毛山是因为我才卷进这件事的,他是研究生,年轻又才华横溢,对他,我觉得有点内疚。我听到他女朋友曾经跟他说,你不要跟钟吉章搞搞震,他迟早会害了你的。但我觉得,是因为这个社会的偏见,对敢说实话的人的不公平,才造成他找不到工作。他对我从来没有怨言,从来没否认过我的行为。

“我没有弄虚作假,我怕什么”

新快报:您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给您的家庭造成影响?您现在没有了工作,家里人会怨您吗?

钟吉章:这件事情出来后,有人对我儿子说,你爸爸想做炮灰啊!我儿子把这些话转达给我。但是我跟他说,我没有弄虚作假,我怕什么。

新快报:他们很担心您的安全?

钟吉章:我老婆儿子没有跟我一起住,他们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后来知道了,就很担心我,怕我被人报复。

新快报:您不怕家庭会生活得不幸福吗?您的幸福观是什么样的?

钟吉章:对很多老百姓来说,幸福就是可以安居乐业,但是,如果工程出了事,很多家庭就会没有了幸福。对我自己来说,可以做不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这就是一种幸福,我做的事对大家都有益。

记者手记

做对的事情他义无反顾

尽管已近七旬,钟吉章还是很有气力,身体一点儿也不含糊。爬上9楼的家,他脸不红心不跳,而新快报记者却是气喘吁吁。“冒死爷”对着记者笑着说:“年轻人,缺少锻炼啊!”

找到“冒死爷”的家,还是费了一番周折,那是深藏在岭南小巷中的老房子。在楼下问路时,一个刚刚出去买菜的老伯打量着记者,指着一扇失修的门说:“钟吉章?那个不怕死的老头子就住里面。”

“冒死爷”边上楼梯边告诉记者,自从他去年爆出地铁三号线工程验收涉嫌造假的事件后,很多人见到他就说:“小心不要当炮灰了!”听到这样的“提醒”,他总是眯着眼睛笑着说:“我有证有据的,怕什么?”


在“冒死爷”的家里,杂乱的书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有机械学、电器学、建筑学、法学……他跟记者说,他想活150岁。所以他很注重养生之道。直到现在,他每天都坚持运动。参加前单位的运动会,他拿了个团体金牌和个人银牌。他喜欢骑自行车,喜欢打兵乓球,喜欢画画。他每天都举哑铃,一次举十几下,坚持做俯卧撑,有时可做100多个。

“冒死爷”评价自己说,别人都以为他很内向,沉默寡言,但其实他的内心很狂热,对于自己所做认为对的事情,他义无反顾,无论是揭露真相、工作、学习还是运动。

或许,正印证了一句话: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是这么憨厚的一个老人,他又是这么一个“不怕死”的老人,但却又是如此珍惜自己良心的一个人。

(本文来源:西部网 ) 李伟雄

本博按:一向号称大胆、前卫、开明、有思想的南方媒体在干什么?这不是好“气相”,值得借“埃及革命”等不可逆转的趋势深思。仅放此屁,是为欢度佳节。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