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两句话的辗转生死(转)  

2010-10-30 01:1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官方的新闻这里也封锁,只能转点慕容雪村的东西敷衍一下“日子(志)”了。

   昨晚跟编辑核对稿子,从十点一直到凌晨五点。有中有两句话的遭遇都很有意思。

 

    这稿子是我的传销纪实,有传销者告诉我,只要投入3800元,两年之后就会变成500万,我这样写道:
    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 编辑:老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连兵都不用养一个。

    终审意见把“眨眼间的事”后面全都删掉了,说是太敏感。
   

昨晚跟编辑核对稿子,从十点一直到凌晨五点。有中有两句话的遭遇都很有意思。 这稿子是我的传销纪实,有传销者告诉我,只要投入3800元,两年之后就会变成500万,我这样写道: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连兵都不用养一个。 终审意见把“眨眼间的事”后面全都删掉了,说是太敏感。 我:这是讽刺之语,我想问题不大吧? 编辑回答:不成。 我:这个,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我是在讽刺啊 编辑:没错 我:那还有什么问题? 编辑:你把那些没事找事的人,当成笨蛋吧 我:这样行不行?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编辑: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这句还是有问题。 我:那就这样,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 编辑:不行,只保留一句吧: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

    我:这是讽刺之语,我想问题不大吧?
    编辑回答:不成。
    我:这个,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我是在讽刺啊昨晚跟编辑核对稿子,从十点一直到凌晨五点。有中有两句话的遭遇都很有意思。 这稿子是我的传销纪实,有传销者告诉我,只要投入3800元,两年之后就会变成500万,我这样写道: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连兵都不用养一个。 终审意见把“眨眼间的事”后面全都删掉了,说是太敏感。 我:这是讽刺之语,我想问题不大吧? 编辑回答:不成。 我:这个,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我是在讽刺啊 编辑:没错 我:那还有什么问题? 编辑:你把那些没事找事的人,当成笨蛋吧 我:这样行不行?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编辑: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这句还是有问题。 我:那就这样,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 编辑:不行,只保留一句吧: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
    编辑:没错
    我:那还有什么问题?
    编辑:你把那些没事找事的人,当成笨蛋吧昨晚跟编辑核对稿子,从十点一直到凌晨五点。有中有两句话的遭遇都很有意思。 这稿子是我的传销纪实,有传销者告诉我,只要投入3800元,两年之后就会变成500万,我这样写道: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连兵都不用养一个。 终审意见把“眨眼间的事”后面全都删掉了,说是太敏感。 我:这是讽刺之语,我想问题不大吧? 编辑回答:不成。 我:这个,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我是在讽刺啊 编辑:没错 我:那还有什么问题? 编辑:你把那些没事找事的人,当成笨蛋吧 我:这样行不行?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编辑: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这句还是有问题。 我:那就这样,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 编辑:不行,只保留一句吧: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
    我:这样行不行?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编辑:我中华上国分分钟就能一统天下,这句还是有问题。
    我:那就这样,
    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中国农民,拿根棍子就能击落帝国主义的隐型战机。
    编辑:不行,只保留一句吧: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 编辑:老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人家的意思是这样: 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我:我的原文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 你改的是: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这有什么分别吗? 编辑:上面有个道理,说把你提到的“河南人”明指为“河南农民”,这样就不会有人提意见。 我:可这样太罗嗦了,我把第一句话去掉行不行? 编辑:好吧。 于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改成了“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这就是“朝三暮四”的21世纪中国版。 以上绝非虚构,都是我所经历的百分百的事实。在整部书稿的核对过程中,这只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例子,还有许多更荒谬、更不可思议的事,如果将来我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发现其中有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那也许并不是我的责任。甚至也不是编辑的责任,其根源更深,来头更大。我不是什么好作者,也写不出什么好作品,可是,我希望读者能够知道,在这时代,当个作家也很艰难。有时候,不是我不想写好作品,而是他们根本就不让我写。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人家的意思是这样: 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我:我的原文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 你改的是: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这有什么分别吗? 编辑:上面有个道理,说把你提到的“河南人”明指为“河南农民”,这样就不会有人提意见。 我:可这样太罗嗦了,我把第一句话去掉行不行? 编辑:好吧。 于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改成了“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这就是“朝三暮四”的21世纪中国版。 以上绝非虚构,都是我所经历的百分百的事实。在整部书稿的核对过程中,这只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例子,还有许多更荒谬、更不可思议的事,如果将来我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发现其中有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那也许并不是我的责任。甚至也不是编辑的责任,其根源更深,来头更大。我不是什么好作者,也写不出什么好作品,可是,我希望读者能够知道,在这时代,当个作家也很艰难。有时候,不是我不想写好作品,而是他们根本就不让我写。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 编辑:老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人家的意思是这样: 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我:我的原文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 你改的是: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这有什么分别吗? 编辑:上面有个道理,说把你提到的“河南人”明指为“河南农民”,这样就不会有人提意见。 我:可这样太罗嗦了,我把第一句话去掉行不行? 编辑:好吧。 于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改成了“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这就是“朝三暮四”的21世纪中国版。 以上绝非虚构,都是我所经历的百分百的事实。在整部书稿的核对过程中,这只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例子,还有许多更荒谬、更不可思议的事,如果将来我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发现其中有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那也许并不是我的责任。甚至也不是编辑的责任,其根源更深,来头更大。我不是什么好作者,也写不出什么好作品,可是,我希望读者能够知道,在这时代,当个作家也很艰难。有时候,不是我不想写好作品,而是他们根本就不让我写。
     编辑:老人家的意思是这样:
     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我:我的原文是: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 编辑:老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
         你改的是: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人家的意思是这样: 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我:我的原文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 你改的是:他们都是河南农民,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 这有什么分别吗? 编辑:上面有个道理,说把你提到的“河南人”明指为“河南农民”,这样就不会有人提意见。 我:可这样太罗嗦了,我把第一句话去掉行不行? 编辑:好吧。 于是,“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改成了“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这就是“朝三暮四”的21世纪中国版。 以上绝非虚构,都是我所经历的百分百的事实。在整部书稿的核对过程中,这只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例子,还有许多更荒谬、更不可思议的事,如果将来我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发现其中有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那也许并不是我的责任。甚至也不是编辑的责任,其根源更深,来头更大。我不是什么好作者,也写不出什么好作品,可是,我希望读者能够知道,在这时代,当个作家也很艰难。有时候,不是我不想写好作品,而是他们根本就不让我写。
         这有什么分别吗?
     编辑:上面有个道理,说把你提到的“河南人”明指为“河南农民”,这样就不会有人提意见。
     我:可这样太罗嗦了,我把第一句话去掉行不行?
     编辑:好吧。
    
     于是,“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 编辑:老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改成了“这团伙就叫‘河南体系’,以河南人为主”。这就是“朝三暮四”的21世纪中国版。

 

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 我:孟子那句话为什么不行? 编辑:你下面用了700万个中国农民、帝国主义,战机 我:中国农民如果敏感,就改成“传销者”; 编辑:那咋还跟帝国主义的隐形战机干呢? 我:帝国主义如果敏感,就改成“高科技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机”。 唉,处处敏感啊。 编辑:不行,“战机”还是敏感。 我:战机有什么好敏感的? 编辑:隐指军事啊 我:好吧,那改成金兀术吧。这样: 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这段话最后变成这样了: 我连连点头,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我们“体系”有近200人,每人赚500万,那就是将近10亿,盈利能力相当于中国移动的一家省级公司。如果全行业700万人都能赚这么多,那就是35万亿,远远超过200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赶日超美只是眨眼间的事,只要有了传销,根本不用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正如孟子所言,可以“执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只要派出700万个饿瘪了肚子的传销者,拿根棉花糖就能打败金兀术的拐子马和铁滑车。 第二段话更有意思,我混进了一个以河南人为主的传销团伙,我这样写道: 这团伙以河南人为主,就叫“河南体系”,在上饶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将近200人,这数字还在不断增加。除此之外,还有山东体系、河北体系、四川体系…… 终审意见不同意,说“河南人”是个敏感词,涉嫌歧视,必须修改。 我把这段话又复制了一遍:这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吧,我有一点点歧视的意思吗? (其实这个编辑还不错,他只是奉命与我沟通,但是他背后,有几个思想极其保守的老人家,这位编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不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更不好说话,所以这编辑的处境十分艰难)。 编辑:不行啊,上面的意思,这话必须修改。 我:那怎么改? 编辑:老

     以上绝非虚构,都是我所经历的百分百的事实。在整部书稿的核对过程中,这只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例子,还有许多更荒谬、更不可思议的事,如果将来我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发现其中有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那也许并不是我的责任。甚至也不是编辑的责任,其根源更深,来头更大。我不是什么好作者,也写不出什么好作品,可是,我希望读者能够知道,在这时代,当个作家也很艰难。有时候,不是我不想写好作品,而是他们根本就不让我写。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