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坏消息综合症”不是坏事(原创)  

2010-08-08 06:39:08|  分类: 冷嘲热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网管:本文还要审查多久?建设和谐盛世,难道要行如此肮脏龌龊之为?那个“互联网管理规定”是个什么鸟东西?既然大国崛起得不得了,几句人话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本文其它早已通过的网站有比你们更牛逼的主旋律“人民网”等,具体如下:

http://blog.people.com.cn/blog/template/blog_template.html?site_id=7920

http://user.qzone.qq.com/710944124/main

还有搜狐、新浪、和讯等等网站,本博客“我的链接”可以查询。

 

84日,有一篇“我们是不是患上了‘坏消息综合症’”的文章出来,让关注“坏消息”的人认识到自己有病。与一亿多精神病有点类同,没有精神病严重,但规模庞大。

其实,负面的“坏消息”也是好消息。有负面“坏消息”的社会并不一定就很糟糕,只不过超出正常规模后,就真有点“坏”了。但这也正是推动社会和谐进步的动力之一。

这些年出现的坏消息,总是有那么一点振奋人心。远的不说,近期东莞的十万“貂蝉下岗”就很引人入胜。“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谁是三姓家奴?那些把“貂蝉”系在一根绳子上游街示众的看似正气凌然的人应该是。为这个地区繁荣做出巨大心灵和圣体牺牲的经济资源遭此待遇,是任何养儿养女的人都无法接受的。新时代貂蝉为这个地区的经济非法造血多年,好端端一个低碳产业的长期存在,难道地方在扫黄以前就不知道色情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不允许的吗?把经济资源奸了,还来这光明磊落的一手,难怪网民发誓“下次嫖娼,不去东莞”。这样非人道的行政,既对不起主公的恩典,也对不起诸侯的器重。

新闻是猎奇的,有噱头才有价值。当坏事做绝的各种奇闻趣事成为社会常态,连连出现的盛世杀子惨案和规模越来越大的腐败,也就意思不大了,转而会沿着一个事物发展的逻辑,寻求更刺激的题材,如反占用土地被推土机压成一张饼、记者揭黑被通缉等,以探求所谓真相。

也不怪中国网民对“坏消息”有一种异乎寻常的亲近感,不但“坏消息”与自己的命运相通,且太多太雷的事件让人不得不睁大眼睛看稀奇。这也说明“愚民教育”是愚蠢的,大多数人还保持着一个最原始的价值底线,网民以最能“表达民意”的方式关注“坏消息”也就不足为怪。

这其中的最坏莫过于迫使“坏消息”的离奇发酵,坏的东西因更坏的封闭,使得本来坏不到哪里去的小坏成了大坏。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现在人咬人或狗咬狗的,新闻自然当仁不让。而当正常被颠覆为反常,“坏消息”被迎客松之类屏蔽,受众自然也就以猎奇的心态依法“共鸣”,“坏消息”的市场因此更大,“妖言惑众”也就多了起来。受众“莫谈国事”,是既不能关心也不让参与,只得在这些人咬人的“坏消息”中寻找情绪的宣泄点,聊以抒发自己的所谓情感。

这是一个不能不让人质疑的时代,也并非网民与身俱来的先天性习惯。事实证明,也正是网民对“坏消息”情有独钟的质疑,也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这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诚如文章所言,“文明与愚昧,真相与谎言,很多时候都在我们生活周围进行着激烈博弈,以一种蓄满良知的力量和对自己生存空间负责的态度,去为一种社会信念而质疑或呐喊,这终归应该是一件庄严的事情”。如果沐浴阳光都有点提心吊胆,患上坏消息综合征也就在所难免。

不过,这症状总算是没有促进消极的人生态度,倒是强烈的“坏消息反应”,使得这个社会越过黑暗而能看到一丝光明。只要“患者”理性,这个社会就还有希望,而能理性的患上这种病,就说明社会还有点良知。

附:

我们是不是患上了坏消息综合征 20100804

不久前,美国尼尔森发布了一份亚太各国网民的用户习惯报告,称在整个亚太地区,中国网民最喜欢发布负面产品评论,也只有中国网民发表负面评论的意愿超过正面评论,约有62%的中国网民表示,他们更愿意分享负面评论。而全球网民的这一比例则为41%。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上周的调查显示,对于尼尔森这一调查结果,41.3%的中国网民明确认同41.9%的网友认为批评性言论更有价值;35.6%的网友认为负面评论多表明中国网民维权意识增强。(《中国青年报》83日)

上述调查只是将网民发表负面评论的习惯局限在商业消费领域,如果将网民这一习惯扩大到中国整个政治社会生活中,中国网民对负面的东西确实有一种异乎寻常的亲近感。在网络的信息海洋中,往往是那些负面的有噱头的内容更能引起广泛转载和评论,这不仅仅显现在网络的新闻频道、论坛、微博,甚至一些社区网站也将这一特点呈现得淋漓尽致。

这些负面消息大概可以简单地称为坏消息吧,至少这些消息带给受众的感觉不那么振奋人心。网民喜欢坏消息,或许这和新闻本身的传播特质有关。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新闻本身就是呈现问题的,否则何以成为新闻?受众之所以对这些负面内容感兴趣,往往是因为这其中承载着与他可能共通的命运。通过这些负面消息和负面评论,他们借此得以发泄自己的情绪。也可以说,网民之所以喜欢转发、评论这些坏消息,是因为坏消息在这里已经成了承载他们情绪出口的一个工具。好在,在专家眼里,中国网民的言论渐趋理性,带有宣泄成分的评论已经越来越少;有的虽是宣泄,也是一种爱之深、恨之切

但必须承认,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习惯质疑的时代。喜欢发表负面评论的不仅仅是网民的习惯,众多评论者也都陷入了习惯性质疑的漩涡。比如,国家每每有新的政令通知出台,招来的必定是一片喊打之声;在一些突发事件的进展中,官方通报往往不能成为令人信服的定论。不能责怪评论者习惯性质疑的姿态,在经历了N被增长N躲猫猫事件后,一些时候,官方通报的权威性已大打折扣,特别是在澄清一些突发事件真相的过程中,官方通报有时已不完全是披露真相,而成了维护自身利益、掩藏事实真相的一个道具。

从另一角度而言,习惯性质疑也可看作为公代言的姿态。文明与愚昧,真相与谎言,很多时候都在我们生活周围进行着激烈博弈,以一种蓄满良知的力量和对自己生存空间负责的态度,去为一种社会信念而质疑或呐喊,这终归应该是一件庄严的事情。不过,值得警惕的是,偏好负面评论能否有效促进问题的解决,习惯性质疑的背后有没有看到蹒跚的进步,这些习惯是不是一种无可挑剔的时代美德,这似乎也有进一步商榷的空间。

怀疑一切终究不如沐浴阳光那般舒适,或许,我们真的患上了坏消息综合征,其病根在于中国社会的不完美。但这坏消息综合征总不能变成消极的人生态度,越是被阴暗面反复刺激过的心灵,它应该越珍惜和渴望真实的光明。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