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玉娇的自由让我慌(原创)  

2009-06-19 05:17:37|  分类: 国家法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问网管大人:何故和谐本文啊?本文在人民网、新浪等都有,这里就无必要装逼“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了吧!玉娇的自由让我慌(原创)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人民网:http://blog.people.com.cn/blog/template/blog_template.html?site_id=7920

新浪:http://blog.sina.com.cn/u/1188665731

搜狐:http://lf2006888.blog.sohu.com/

奥一:http://lf2006888.m.oeeee.com/blog/list.aspx

中国博客网:http://lf2006888.blogcn.com/index.shtml

玉娇自由

玉娇自由了,非常高兴。之所以高兴,是因为我母亲也姓邓,祖居地与巴东互为邻县,与邓贵大、邓中佳及玉娇同为邓姓一脉。自玉娇在野三关起事端,族内是无不叹家门不幸。光荣与耻辱同在,经社会上纲上线为法治,是光荣也不值钱、耻辱也不足挂齿。

邓家无小事,大凡家丑外扬是为祖制所不允的。真是为难天天为人民着想的地方父母官了,还花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请社会闲散人员充分就业以“保障记者安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对不住祖上和老人。感念当地政府人性化的依法处理,使这件事得以英明地“顺天意合民意”。

总还是自家屋里人,有什么不好商量的?这档子丑事实在让人在列祖列宗面前不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何是好呢?邓家是出人才的大户,不说别的,光历史名人和贵为一品大员的朝廷前辈,就不是一般门户敢攀比的。在现代史上,我们邓家老爷爷随便讲一句话就是理论,随便在地上一指就是一个伟大的圈,连规划都不需要做的。邓贵大顶职谋差吃人民饭、洗鸳鸯澡本是家门的光荣,学习教育过关后,不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享受服务还有财政支出的,一般门户哪有这等荣耀?在自家姊妹面前求欢实不应该,但玉娇也不该为这一点小事操练杨佳之艺,那“杀开一条血路”的谋生是既违背了祖训的教导,也坏了“和谐”的规矩。

毕竟贵大有错在先,竟连一句遗言也没有就走了。毛爷爷说“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要是在断气前交了党费,我也觉得说得过去,可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总还是自家人,我一度悲伤,甚至想让我的侄子更名“邓贵大”以承志赎罪,好在还有黄德智和邓中佳等“逍遥得志”,可以继承仍需努力的事业,我才宽心地放弃了这个念头。

对于玉娇,也该感念政府宽大为怀的恩德,铭记血的教训。“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临事不畏虽然可嘉,但起码也要为老人想一想,忍让人家先富起来胡作非为都行,决不让外姓人说闲话才是。因此,玉娇当谨记教诲,不能再干有损门风之事。

我有些慌

有《南方周末》记者黄秀丽姐姐写了一篇《“邓玉娇案”观察》,算是野三关故事的“碑文”了。人生能有这样的纪念,是当为祝贺的,邓贵大也该安心闭眼睛才是。记得在恩施时,黄记者对我说要好好挖掘一下,既帮父母官挽回面子,也为玉娇说几句公道话。我只差说她多管闲事,想想今天的父母官不比往日,个个都是科班出生的人才,所有的升堂理政,即便是斗地主、玩游戏或水疗贵体,也是既英明、光荣,又非常正确的行政,人家自然有办法维护政府的法统体面。的确如此,中国的江山姓氏换了一个又一个的主子,即便是桑女不知亡国恨,这点面子也从未丢过的,人家南唐后主李煜葬送国家不但不予追究,而且还有好词一江春水为绝唱,更何况今天已走向共和的理政者都有“三碗不过岗”的技能和勇气。

玉娇的案子终于经过法统程序了,结果于当事各方都相当体面。今玉娇虽已自由,但并不等于已经清白,而我亦不得安心的是日后如遇同类事件,其它地方是否也如巴东模式“为人民服务”。如果换在安徽阜阳中院或深圳中院,同类案又是如何结果?一想起“张子海打官司”和深圳一警察及湖南法官在深圳打官司,我不但不敢庆幸未来邓玉娇,反而有些心慌。

按照法统程序,6月16日上午8时30分,巴东人民的法院庭审“玉娇刺官案”。按照中央精神,一切都应该在人民的眼皮子底下透明审理,但巴东人民的法院只允许了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北卫视、恩施电视台、长江巴东网等八家媒体旁听。这有强行“代表”之嫌,对于擅长卦象的记者黄姐姐来说,无疑没有掐算准这一英明举措,只好和几百名不明真相的群众非法聚会在法庭外傻等“行政透明”和“司法透明”。

不但如此,有黄德智和邓中佳这两个应该到庭的人没有到庭。无论身份如何,他们两个都是应该站出来为政府增光的。政府养了他们这么久,连这点人情面子也不给,实在是匪夷所思。巴东县纪委、县监察局认定,黄德智身为共产党员,接受服务对象吃请,已构成违反廉洁自律规定错误;而进入营业性娱乐场所、强迫要求女服务员陪其洗浴更是要不得,影响极坏,遂给予黄德智开除党籍处分、撤销镇招商办副主任职务和由公安机关对其予以治安拘留的处理。这是案件现场的关键当事人之一,既然组织已认定其严重违纪,但为什么庭审中缺席必要的作证?难道法律程序更改了这一必须?

再一看全国的法制面貌,就更让我感到焦躁不安了。玉娇案刚可以让我们家人休息,就又有东莞一民工刺死台商的消息需要高度重视。怎么都喜欢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呢?难道都真的无路可走了?

缘于对我们未来的考虑,对于我这种经常喜欢含沙射影说“反话”的人来说,无疑具有震撼性的恐慌。这个“法”的空间太大了,除了剪刀差之外,还有明显的地域差。想来未来的玉娇就不是今天这么幸运了,我辈亦同样有面临如此风险的可能。毛爷爷早就走了,邓爷爷也不在了,以后怎么办?没了主心骨,摸不行,那就只有硬闯了。但由此闯出来的这些事端,是你是他或是我,总有一个是政府为维护法统必须严厉打击的对象。

如果未来玉娇有今日玉娇之幸运,那是祖上的无量功德在照应。如果庇佑我们的司法制度依然不能中立,那是必然有把牢底坐穿的。“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群众反映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经适房用地被开发商用来建别墅,当地规划局副局长如此质问记者。一听这话,我就心慌得发抖。

这样的心慌积累是相当可怕,会形成一个当量极大的爆炸能量威胁到我们每一个人。然有些人是在历史的进步中,以踏步走的倒退步伐加速这种积累。这个社会的正义就这样被踩死了,我因此不得不心慌。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