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新闻对比看深圳:学生绑架与烈士  

2009-12-14 12:52:31|  分类: 深圳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警方:学生绑架案不发布是国际惯例

香港媒体率先披露深圳多起绑架案引起关注,针对社会质疑声音,深圳公安部门表示:贸然公开案情细节对破案不利

本报深圳讯(记者 高靖)昨日,深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宣传处负责人周保军向记者透露,警方迟迟未正式公布学童绑架案的相关案情细节,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绑架等恶性刑事案件并非政府信息,贸然公开对侦查破案不利。

犯罪嫌疑人“撕票”各有动机

其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10月20日,第一宗学生被绑架案件发生。在该案侦破的过程中, 11月3日和11月7日再发生两宗学生被绑架案。

周保军表示,第一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因其所从事的行业而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经历了较长时间才得以侦破,其他两起案件都是在较短的时间内破获的。

至于两名学生被害的案件,一起是犯罪嫌疑人丧心病狂,作案初期就没有释放人质的打算;一起是熟人作案,知道释放人质会暴露自己,所以残忍地将人质杀害。

三起案件都不属团伙系列案

周保军介绍,在三起案件侦破过程中,警方边侦查边分析发案、作案的特点,三起案件集中在一周多的时间内先后告破。

警方之后加大了审讯力度发现,三起案件都是孤立个案,不属于一个团伙的系列案件。第一起案件的嫌疑人曾在十多年前因抢劫被处理过,其他嫌疑人都没有前科,案件的偶发程度比较高。

不适宜公布是国际惯例

自香港媒体率先将几起绑架案披露以后,深圳公安便饱受社会各界非议,市民也一致认为深圳警方迟迟未向公众披露案件,造成全社会的恐慌。

对此,周保军昨日表示,绑架案太敏感,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法残忍,在未完全确保犯罪分子归案前,从侦查案件、保护人质安全和深挖扩线角度出发,也不宜于第一时间公布。

周保军说,案件信息的公布要遵循一个原则,就是必须有利于案件的侦破。绑架案件的发案信息不适宜向社会进行公布,也是国际惯例。

案件侦破后,公安机关需要一定的时间调查取证、证实犯罪,以查清全案的细节,包括有无在逃嫌疑人、有无其他案件需要并案侦查、有无扣留其他人质,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也不能向社会公布。

“对应当和能够公开的案件信息,我们会及时公布,不宜公开的也希望社会给予理解。”周保军表示。

学生安全教育存在盲点

周保军还总结了几起绑架案带来的教训,他表示目前对学生安全教育方面有盲点。

首先,熟人作案中,学生辨别能力弱,所以轻易就让犯罪嫌疑人得手了。二是学校周边交通秩序管理需要加强,不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三是尽管许多地方都有视频监控,但个别地方仍有死角。四是今后要进一步加强对学校周边可疑人员和车辆的盘查工作。来源:http://news.qq.com/a/20091212/001320.htm

深圳交警赴宴醉死 警队拟为其申报烈士

“警长陈录生喝酒猝死,竟然被上报因公牺牲,甚至还要被评为烈士!”

  一自称深圳宝安区西乡交警中队的内部人士报料称,警长陈录生受西乡交警中队长谢飞勇之邀,与西乡街道办麻布村领导在大酒楼应酬,席间喝了大量洋酒,席中醉酒而亡。

  知情者:中队长带队赴宴出事

  昨日,一自称是深圳西乡交警中队交警向记者报料。

  据其介绍,10月28日,西乡交警中队负责西乡片区的警长陈录生休息,中队长谢飞勇将其叫到办公室,称麻布村领导集体请吃饭,要求他一起作陪。当天晚上,陈录生跟谢队长一起赴约,当时一起赶饭局的还有交警队其他3名交警以及3名协管员。由西乡街道办麻布村周书记带全体村干部作陪。

  在宴席中,麻布村领导非常热情,给交警们准备了美味佳肴,还备上了XO洋酒,每瓶价值两千块钱以上。由于气氛很好,麻布村领导频频敬酒,交警们也放开豪饮,陈录生酒量很好,遭到众人围攻。开席没多久,陈录生已有醉意,吐得一塌糊涂,但没有引起其他人的重视,交警们与村干部又喝了很多。陈录生又被灌了几杯,当场就醉倒在地。坐在旁边的同事将他扶到沙发上休息,然后继续喝酒。

  过了不久,有人发现陈录生脸色发紫,躺在沙发上没有声息。队长谢飞勇跑过去查看,发现他没有了呼吸,于是立即拨打120报警,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抢救,但最终仍不治身亡。过去查看,发现他没有了呼吸,于是立即拨打120报警,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抢救,但最终仍不治身亡。

  中队长:死者生前约请带人赴宴

  昨日下午,西乡交警中队长谢飞勇向记者承认是跟陈录生一起饮酒,但否认是受他约请前往。

  谢飞勇说,10月28日,陈录生约了麻布村周书记一起吃饭,地点位于麻布村大南香酒楼。这个饭局由陈录生组织,他也是受陈录生之约,一起同行的还有其他3名交警。谢飞勇表示自己不胜酒力,为此还特意带上了3名酒量很大的协管员。

  谢队长回忆,当时自己坐在麻布村周书记旁边,因此他关注的是周书记,没注意到陈录生到底喝了多少酒。在晚宴中他们也没有谈工作。酒过三巡之时,陈录生在席中呕吐,被人扶到沙发上,后来发现他脸色发青,最后被诊断为窒息死亡。

  “陈警官平常的酒量还是很大的,没有想到出现这种意外,这种概率简直比中彩票还难!”谢飞勇对此也是一脸惋惜,称之前为了工作,必须跟各个村的领导搞好关系,平常也经常跟各个村领导喝酒应酬,并无不妥。“这是工作之余,我们的行为也并没有违反公安部的五项禁令,也没有违反法律法规,我们有社交活动的自由!”谢队长表示,只是交警里这样死一个人,说出去有点不光彩。

  关系:他和中队长是上下属

  西乡交警中队长谢飞勇说,中队一共有40多个民警,120多个协管员,辖区有一百多平方公里。今年5月份,他调任西乡中队当一把手,陈录生以前在地铁派出所工作,一年之前转业到交警部门。陈录生办事兢兢业业,领导交代的每一派出所工作,一年之前转业到交警部门。陈录生办事兢兢业业,领导交代的每一个事情,他都会不打折扣地完成。

  家属:率众在交警队大摆灵堂

  “每天哭哭啼啼,鞭炮声不断!”昨日,西乡交警中队附近的居民反映,最近2个星期,西乡交警队乌烟瘴气,每天都在大办丧事,周边居民苦不堪言。

  陈录生的弟媳陈小姐跟记者介绍,哥哥被交警队定性为因公死亡,马上要被评定为烈士,但警队的赔偿数额很低,他们来自湖南农村,没有任何背景,无奈之下只好按照家乡风俗,在哥哥曾经工作的单位设置灵堂祭拜。灵堂设置有10天之久,摆上了死者的遗照,每天放鞭炮,嫂子和家属也由于伤心过度经常哭泣。但陈小姐否认影响了警队的办公,称他们没有冲击警队机关。

  而西乡交警中队的不少民警则怨声载道,纷纷表示家属的行为过激,严重打击了警队的士气。

  交警队:将为死者申报烈士

  西乡交警中队长谢飞勇说,出事之后,自己在整个交警系统声名扫地,一个月以来没人愿意跟他出去吃饭,搞得他脸上无光。“他们吃住睡全部在交警队,组织的态度十分强硬,必须马上停止入住宾馆!”谢飞勇称,事发至今,陈录生的家属从湖南来到深圳,交警方面安排了宾馆,最多的时候开了十几个房间,少的也有五六间房。家属以风俗为名,整个村子的人都来深圳祭拜,光车票就花费了2万多元。其一些无关的亲属也以此为名,长期吃喝在交警队,这方面的花费在十万元以上。但家属从交警中队文员那里,偷偷复印了中队给上级的报告,称必须补偿陈录生从38岁到75岁的工资,一共要480万元。最后上级有关部门组成善后领导小组,给家属65万元,这导致组织跟家属撕破了脸皮。善后领导小组,给家属65万元,这导致组织跟家属撕破了脸皮。

  谢队长说,关于赔偿这一块,当时他态度非常强硬,这导致家属将矛头全部对准他,称他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避嫌,他退出了相关领导小组。但后来组织调查完了整个过程,认定陈警官是猝死,属于自然死亡,也没有认定他有任何责任。

  谢飞勇介绍,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在职警官去世的只能赔偿36万元,而家属简直是漫天要价。为了向交警施加压力,家属还带来一帮记者来到他的办公室,用镜头和录音机对着他。

  谢飞勇说,陈警官去世两三天后,交警中队就向上级打了一个报告,称陈录生当天上午和下午都在工作,晚上在跟麻布村书记谈工作,在谈工作的过程猝死。报告请求上级将陈录生评定为因公牺牲,帮忙向民政部门申报烈士。

  争议:饮酒猝死是因公牺牲?

  谢飞勇认为,陈录生确实不是因公牺牲,但这也是国情所致,每个单位都会这样处理。但陈录生的家属对此否认,称陈录生是因公牺牲无疑,他受领导之邀,为了洽谈工作而去喝酒应酬,最后酒力不胜死亡,这肯定是因公而亡,理所当然是烈士。 来源:http://news.21cn.com/social/shixiang/2009/12/14/7189150.shtml

最新编辑:

中国广播网12月15日报道 陈先生家距离深圳园岭小学不到200米,11月17日,在这仅仅200米的路上,陈先生儿子园岭小学五年级9班学生陈豪却遭遇绑架,最终被撕票。昨日,陈豪父亲现身,直指警方发布信息不及时是造成儿子被害的间接原因。

儿子被撕票后,惨遭分尸

昨晚7时许,记者在园岭小学一分部门口见到了陈先生。

陈先生说,他家距离学校不到200米,11月17日16时10分许,陈豪在放学路上遭遇绑架。17时许,妻子看到儿子迟迟没有回家便到处寻找,直到18时41分绑匪来电索要赎金时,才确认儿子被绑架了。

“接完电话后,我整个人昏倒了近15分钟。”陈先生说,他醒来后,亲自到园岭派出所报案,一边按照绑匪要求筹备资金。当时绑匪要求赎金100万元,他四处向朋友借钱,好不容易筹完后,警方也传来破案的消息。11月18日,警方打电话告诉他,绑匪已经抓到,但是孩子已经被杀害了。警方还向他透露,孩子遇害的时间是11月18日的凌晨3时,妻子在派出所里昏倒在地。直到11月21日,他们才在殡仪馆见到儿子的尸体。

陈先生说,当时根本无法确认那是自己的儿子,“儿子身上没有一块是完整的。”陈先生估计,儿子至少被砍了60刀,而且左耳不见了。

一公交车司机,竟是绑匪

陈先生介绍,当得知作案的是老乡孔某等三人时,他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三名嫌疑人中,孔某是陈先生梅县同一条村的老乡,事发前在深圳巴士集团64路公交车当司机,另外两名嫌疑人是孔某妻子的哥哥和弟弟。陈先生说,他经常到一名老乡处喝茶聊天,孔某也经常到这名老乡那里玩,通过老乡双方相互认识了,然后大家交往才开始密切。11月17日天气比较寒冷,当天下午他和一名老乡还给孔某打电话,约他出来吃火锅,当时孔某还声称人在广州回不来,想不到下午却绑架了自己的孩子。

“媒体猜测我跟绑匪之间有经济纠纷,这根本就不属实。”陈先生称,他家里共有八兄妹,他最小,家里经济环境一般。1995年,他身无分文来到深圳打工,好不容易在深圳组建了家庭,月收入仅4000元,妻子没工作。在与孔某的交往中,也没有与孔某结怨,一直想不明白孔某的作案动机。“孔某是我同村老乡,我真心待他,他却做出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警方公布案件,内容有误

深圳学生绑架案发生后,警方迟迟没有公布信息,这在社会上引起众多争议。陈先生说,警方公布绑架的信息姗姗来迟,而且事后公布的信息中漏洞百出。

陈先生说,孩子上三、四年级时,他和妻子每天都接送孩子上下学。但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而且家里距离学校不到200米,没有必要再接送孩子了。如果警方在第一宗学生绑架案发生后立即公布信息,提醒家长留意校园周边的治安,他和妻子一定会抽出时间来接送孩子,悲剧也不会发生了。

“很多问题我还是没有弄明白,绑匪为什么这么残忍,作为家属我有权知道案件的细节。”陈先生说,“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家属,我愿意公布案情,希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悲剧不要再在其他人身上发生。”

陈先生说,事后他看到警方公布的信息,很多内容与现实不符,“案件明明发生在11月17日,警方却公布是在11月7日”。在侦查过程中,警方也存在着过错。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联系深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宣传处相关负责人周保军表示,本周内,深圳市公安局不会举办关于绑架案的新闻发布会。对“不发布”是国际惯例这一说法,周保军表示是有关媒体的误传。(本文来源:中国广播网 ) 新闻对比看深圳:学生绑架与烈士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