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看市场秩序:13亿工程全程违规  

2009-11-28 06:1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市场秩序相当好!是符合大多数人民根本利益的。我这能这样简单评价了,说多了就要封得人要发疯,所以不再放屁。

核心提示:江苏徐州铜山县号称投资12.93亿元的钢材工程,从从开工到建设整个过程均违法违规操作的。记者调查发现,违规工程之所以能毫无顾忌的一路建设,因为有“2号公章”的特批,所谓“2号公章”就是地方行政审批专用章。

环球时报11月27日报道 2009年11月26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2号公章”的玄机》,以下是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我们知道政府部门的公章代表的是公权力,具有权威性和严肃性。一般来说,一个机构或组织只有一枚公章,为了提高政府办事效率,很多地方启用行政审批专用章,也就是2号公章,但是仅限在行政服务中心窗口办理行政审批事项时使用,不得挪做他用,2号公章在行政审批工作中与部门的行政印章具有同等效力。但是我们看到这枚江苏省铜山县建设局的2号公章,其作用却不止于此。

解说:

今年11月,号称投资12.93亿元的中国淮海钢材物流园的一期工程,在江苏省徐州市的铜山县竣工了。可记者调查时发现,这样一个有着辉煌头衔的项目,从开工到建设的整个过程居然都是违法违规操作的。

卜凡合 江苏省铜山县国土局土地监察大队大队长:

在2008年的年底刚动工的时候,发现他们占用土地来进行建设,当时我们土地部门就进行了制止,要求他们接受处罚。

记者:当时这个房屋建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卜凡合:当时这个房屋建设很少,只是大门,西大门建成了,这一排房子打了基础。

解说:

当时叫停,是因为这个项目连最基本的将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合法手续都没有,很显然这是在非法用地。按理说,非法的地块上生不出合法的建设物,用地未经批准,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签发建筑施工许可证的,他们的许可证是怎么办下来的呢?

记者:

我们想了解一下,就是办建筑工程的许可证,是你们这儿办吗?

铜山县行政服务中心建设局工作人员:对。

记者:有个龙太钢铁物流园,有没有印象?

铜山县行政服务中心建设局工作人员:龙太钢铁物流园,这个是在开发区办的。

解说:

令人费解的是,钢铁物流园项目是在三堡镇的管辖范围之内,跟县里的开发区根本不着边际,可为什么要由开发区管委会来办理建筑施工许可证呢?

记者:

它的属地是三堡镇的,不属于开发区啊,凭什么由你们来审批呢?

曹照民 江苏省铜山县开发区项目中心负责人:

这个规划重新划分的,在规划之前它作为开发区的第四工业园,今年4月份才划分的。

解说:

按这位负责人的说法,这块地是今年4月份才划归三堡镇管的,可我们意外地发现,今年5月,在不该管的时间段里,开发区还在发着建筑施工许可证。

记者:4月份这个项目就不归开发区管了,你怎么在5月份还签出建筑工程许可证呢?三堡镇不属于开发区,凭什么由你们来审批呢?这个地方是归开发区管,还是不归开发区管?是你的管辖范围,还是不是你的管辖范围?

曹照民:我是没有管辖范围。

解说:

不在管辖范围,却行使着管辖权份内的审批、盖章、批准的权力,原来越俎代庖的背后就是为了绕开正常审批无法办到的事情。仔细地观察一下这个建设局的公章你会发现,这中间有着很大的蹊跷,在公章下方有个“2”字,据知情人介绍,这个带“2”字的章身份特殊,哪个项目要启用它,还要走一个特殊的程序。

记者:应该讲不是归你们这个开发区管辖范围,你才会这么多领导来汇签,启用这个2号章,是不是这个意思?

曹照民:对,就是这样的。

记者:

它归的是三堡镇的地方管,现在你之所以要启用这个2号章,当时出于什么考虑,就是因为这些手续不全是不是?

曹照民:那当然了,要是手续全他们到建设局办理了,就是手续不太全。

解说:

在这里,带“2”字的公章成了当地办不成合法手续项目的保护章。盖上了这个章,不合法的事儿就貌似合法,不允许干的事情似乎也理直气壮地干了。正是因为盖上了这颗专门对付国家政策要求的2号章,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个项目的建设中也就接连地发生了,让我们先看看这个项目的土地转让价格是怎样的。

记者:现在一共圈占了有多少?是不是601亩?

杨建辉 徐州市龙太钢铁物流有限公司股东:这边的面积是601亩,没错。

记者:那么601亩,你现在付给三堡镇土地转让费是多少呢?

杨建辉:我们是这样的,我们总共是付了1000多万元,但是没有全付完。

记者:1000多少?

杨建辉:1600多万元。

解说:

每亩土地转让费用不足3万元就可以开工建设,而当地同期的土地最低保护价格却高达8万元以上。按照国家规定,建设项目用地必须实行招拍挂,实际地价还应该不止于此,可在这个项目上,土地招标又成了一句空话。

记者:

地面建设我已经建好了,厂房都已经建好了,再搞招拍挂的时候,别人家能把你这个招拍走吗?那不可能的。

卜凡合:

是啊,现在就是这个招拍挂只是个形式,实际上最终的结果是由已经建设方来进行摘牌。

解说:

其实,2号章对违法违规项目的保护所带来的影响还不止这些,记者发现,在这个已经施工的项目周边,还有圈占了大片撂荒的农用地。

黄海 江苏省铜山县三堡镇党委书记:

那些地你不能说,那是目前来讲没有供。

记者:没有供给它

黄海:对,没有供给它。

记者:不供地他怎么圈占起来呢?

黄海:没有圈占,没有圈占完。

记者:是我糊涂了?

黄海:不是。我们原来就是说,前期的时候,曾经那是206国道,我们说可能拉了一点那个院墙,当时是为了安全起见。

记者:为了什么安全?

黄海:道路交通安全,牲畜进入这个道路。

解说:

早就转让给了企业,并且由企业已经圈占了的厂区,根本不是养牲畜的地方,很显然,这位乡镇领导在为大片撂荒的企业未用农地找托词。说起来,当地乡镇对外一直声称这个项目的投资已经达到了十几亿元,可记者在现场发现,实际的情形与巨额投资之间相去甚远。

记者:你们投入了多少钱,大约?

杨建辉:我们目前投入一点多个亿。

记者:一点多个亿?

杨建辉:对。

解说:

项目投入仅有一亿多元,而他们利用这个项目从当地的工商银行的贷款数额却着实不少。

杨建辉:目前贷款规模额度相对比较小。

记者:你说小是达到一个什么规模,一个多亿?

杨建辉:对。

记者:有一亿几,大约?

杨建辉:大约在1.5个亿左右。

解说:

如果说2号章让这个违法违规的项目顺利地绕开了政策红线的话,那么这种保护实际上今天还在继续进行着。

记者:建好的咱们不说了,现在看这正在建设的这个有手续吗?

周勇 江苏省铜山县三堡镇党委副书记:没有。

记者:也没有用地手续?

周勇:没有手续。

记者:在开工建设之初就已经明令叫停工了,却停不下来,法律法规在三堡镇执行不下去?这个用地的。

周勇:不会,不会,我们肯定要执行的。

记者:你现在告诉我,这怎么在执行?

周勇:这个问题我解释不了。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看完记者的调查我们明白了,铜山县建设局的2号章,可不是为了提高行政审批速度和办事效率,而是另有玄机。有了这个2号章,非法用地就没人能管;有了这个2号章,非法项目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开工建设;有了这个2号章,国家政策就可以被扭曲,在这里,2号章似乎就成了一个非法项目的通行证。但是我们想想,如果今天你弄一个2号公章,明天他再弄一个2号公章,如此下去,政府部门的公信力将会被消解殆尽,而中央政策、法律法规就形同虚设。(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更多精彩,请点击环球网 http://www.huanqiu.com/ )

 

四川筠连一公司7高管全是政府官员 可调武警强拆

核心提示:四川宜宾市筠连县一家公司在拆迁一居民楼时,100多公安武警现场执法配合其强拆。被拆当事人的代理律师郭刚查询发现,该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等7名高管,全是筠连县财政局、审计局和规建局的局长和书记。

中国新闻网11月27日报道 四川宜宾市筠连县一家公司在拆迁一居民楼时,100多公安武警现场执法配合其强拆。被拆当事人的代理律师郭刚查询发现,该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等7名高管,全是筠连县财政局、审计局和规建局的局长和书记。

拆迁公司可调用武警

11月26日,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刚称,其正在代理的一起拆迁案件中,拆迁公司居然能直接调动武警公安和国土局等多部门配合强拆。

郭刚在筠连县工商局查到的信息让他大吃一惊。信息显示,筠连县城市投资有限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特别注明“国有独资”,其经营范围及方式:城市、交通、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筹资、投资业务。法定代表人为陈叙。

工商部门登记的信息还显示,该公司董事长文军,副董事长陈叙,董事孙中俊,另外4名监事分别是肖志刚、段毅、邓世坤、张一非。

而这7人在当地政府部门也担任要职,文军是县财政局局长、陈叙是县规建局党委书记、孙中俊是县规建局局长、肖志刚是审计局局长、段毅是财政局副局长、邓世坤是审计局党委书记、张一非是审计局副局长。

郭刚称,无论是公司法还是公务员法,都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得在经营性企业兼职。“官员在企业兼职,参与市场经济竞争,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显然是违法的。”

涉事局长自称为政府任命

昨日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筠连县规建局党委书记陈叙,其承认自己兼任该公司副董事长一职,另外6人也确实都是政府官员。

对于涉嫌违法一说,陈叙表示,“我是政府任命的,违不违法跟我有什么关系?”

筠连县工商局登记的信息显示,7名官员中,除了审计局党委书记邓世坤属聘任为该公司监事以外,其他6人都是被“任命”在该公司兼职。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筠连县县委组织部,在得知记者的采访内容后,该部一名官员拒绝了采访。

专家说法

“官员必须退出企业”

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教授田湘波撰文认为,中央和地方禁止公务员经商、办企业和兼职的文件、法规很多,据不完全统计,其中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名义颁布的就有40个左右。

2004年5月,中纪委、中组部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开展公务员在企业兼职的清理工作。该通知称,中央明确规定,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各类经济实体中兼职。

昨日,听说筠连一公司董事会成员全部是官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那肯定是不行的”。

竹立家指出,官员在公共岗位上掌握了公共权力,一旦在企业兼职,与经济利益直接关联,势必影响其正确使用公共权力,从而滋生腐败。因此国家三令五申,不允许政府官员在企业兼职,公务员法也有明确的规定,“在企业兼职的官员,必须退出。”

链接

“红顶”商人各地常见

记者查询发现,“红顶商人”在各地十分常见。

在云南省洱源县政府门户网站上,记者发现,该县财政局党支部书记、局长李俊泉,明确兼任洱源县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洱源县融资担保公司董事长。

在贵州省遵义市财政局网站,记者发现,4月29日,该市下辖的湄潭县成立的“贵州省湄潭县金穗粮油储备有限公司”的高管人员,基本全部在任政府官员。

据查,湄潭县常务县长兼任董事长,县粮食局局长兼任执行董事,县粮食局副局长兼任公司董事、法人代表、经理,县审计局局长兼任监事会监事长。相关公文强调,“所有同志兼职不兼薪”。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看市场秩序:13亿工程全程违规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地方政府融资贷款近6万亿 偿还风险积聚

核心提示:监管部门内部的相关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各级政府融资平台有8000多家,银行贷款余额近6万亿元。其中项目贷款余额近5万亿元,占全部融资平台贷款比例超80%。调查发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常违规侵占信贷资金,甚至久拖不还,损害银行利益,带来潜在风险。

看市场秩序:13亿工程全程违规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隐藏的潜在风险不断增加。(资料照片)

舜网-济南日报11月23日报道  近日,记者从相关监管部门获悉,一个不为外界关注但却令人担忧的风险态势正在不断积聚:来自监管部门内部的相关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各级政府融资平台有8000多家,银行贷款余额近6万亿元。尤其是在融资平台贷款中,项目贷款余额近5万亿元,占全部融资平台贷款的比例已经超过80%。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隐藏的各种潜在风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毋庸置疑,金融系统因为地方政府相关项目的巨额融资,在支持了地方经济的同时,也正在积聚着较大的风险。

项目贷款成政府融资平台主角

由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很难获得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支持,地方政府就把手伸向自己可以控制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

今年以来,城商行贷款激增成为一个普遍现象。这曾被一些舆论一度视为经济增长的有力佐证。但是,事实果真如此?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是目前政府类贷款的主要表现形式。尽管城商行对地方政府高度信任,但实际调查显示,仍然有一些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为了达到自身运作目的,利用与银行之间信息不透明的可乘之机或自身强势地位,违规侵占信贷资金,损害银行利益。

而这些违规现象基本有以下几类:一是利用一个项目向多家银行融资,套取信贷资金。如江苏某市的一个园林环境整治建设项目,计划总投资约8亿元,其中有近3亿元自筹。该公司2009年上半年在向某城商行分行申请到5亿元项目贷款的同时,又以同一项目向当地另一股份制银行分支机构申请到2亿元流动资金贷款,建设资金基本依赖银行,项目资本金有名无实。

其次,改变约定用途,挪用信贷资金。如某市公共交通总公司2009年年初向某城商行分行申请2000万元贷款,约定用途为购车。贷款资金到账后,借款人向其母公司某市城建国有资产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转账近千万元。“千年不赖、万年不还”成为政府融资平台的第三种表现,长期占用信贷资金。当前,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很多建设项目本身并不产生效益,没有可靠的还款来源,依赖地方政府其他收入偿还贷款。一旦地方政府的财力或还款意愿不足,贷款资金往往不能按期归还,甚至久拖不还,长期占用。

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的实质是政府负债

“就地方银监局来说,也还是要多少看地方政府的脸色。有些情况也不能全部上报。”一位不愿署名的地方监管部门人士无奈坦言。过度负债,超过财政偿还能力;诚信不足,还款意愿难确保;期限偏长,对银行流动性构成不利影响。这些都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现存问题。

各类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其实往往都由政府筹划、组建设立并直接或间接出资,主要负责人由政府或相关部门领导兼任,受政府委托从事开发、建设等任务,名为独立法人,实为政府附属单位。多数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本身不具有自偿能力,依赖财政拨款偿还贷款。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的实质是政府负债。银行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的风险评估,很大程度上不是按照企业法人贷款的标准分析,而是基于对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状况和偿还能力的判断,但又由于并不真正掌握其总体负债规模和偿债能力,既无法做到对借款人客户评级,更不可能实现对具体贷款的债项评级。(本文来源:舜网-济南日报 ) 看市场秩序:13亿工程全程违规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