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万人受骗——祝炳章、祝章捏造服饰行业洋品牌诈骗全国  

2007-07-01 15:2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按照合法程序,频频注册公司,之后,屡屡捏造服饰等行业的“洋品牌”,再分别以这些合法公司的名义聘请明星做代言,通过媒体在全国范围内为“洋品牌”招商,骗取代理费和加盟费。以祝炳章、祝章兄弟为首的招商诈骗集团,从2002年至今的5年间,已以这种模式骗取全国各地代理商和加盟商数亿元财产。而受骗的万余人之中,有的已经不堪债务之累含悲辞世,有的正蒙受着家庭破裂之苦四处奔波讨说法,也有的倾家荡产,正在寻找祝氏兄弟准备与其同归于尽…… 

       那么,以祝炳章、祝章兄弟为首的招商诈骗集团是怎样不断行骗得手而又平安无事的呢?5月底记者接到受害人求助后,先后赶赴北京、广州、虎门、深圳对此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调查,“剥茧取蛹”揭开了“祝氏团伙”所设骗局的神秘面纱—— 

  ●(一)南粤来电:可怜弱女无家可归 无奈求助家乡媒体 

  5月25日午间,记者接到了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电话那端的女子一泣一诉地讲述了自己的受骗遭遇。 

  【1】轻信“偶像”代言 落陷“名门颐派” 

  女子名叫娄素娟,31岁,河南漯河人。2005年11月,娄素娟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知名演员陈小艺代言的“台湾名门颐派”品牌服装,征招各地代理商和加盟商。陈小艺代言说:“像选择优秀剧本一样,我从不随意接广告和代言产品,要选择我一定选择有实力并且领先的品牌。”自己偶像推介的服装品牌,让娄素娟对“台湾名门颐派”产生了信任。于是,娄素娟变卖了在深圳的房产,分别于2006年3月和2006年5月,交纳了88万元与“台湾名门颐派大陆总代理商”北京名门颐派服饰有限公司签订了加盟协议,买下该品牌服装河南、广东两省的省级代理权。随后又在两地相继投资60多万元作为门店租赁、装修、雇工等开支。但让娄素娟没想到的是,她的悲惨命运自此便拉开了帷幕。 

  2006年6月28日北京名门颐派服饰有限公司订货会在广东虎门举行。会上虽然该公司改变先前承诺,分别加收了代理商和加盟商30%到50%的订金,但由于陈小艺的参加,还是让娄素娟等人对订货陡增了决心和信心。然而,会后娄素娟选购的服装却迟迟发不过来。打电话询问,招商总监于晓飞说,服装已被其他代理商抢购走了,厂里没有货。 

 【2】受骗弱女倾家荡产 欲和“骗枭”同归于尽 

  “时间不等人啊。”经过一遍遍地催促,十多天后,娄素娟终于收到了北京名门颐派服饰有限公司从虎门生产基地——京威国际企业集团发来的一批货,可打开一看,服装款式不但不是她所订购的,而且都是几年前流行过的。不但做工粗糙,布料质量也很低劣,“惟独上档次的就是价格奇高”。娄素娟打电话询问是否发错货了,于晓飞和北京名门颐派服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陈斌都说,没有发错,如果不要可以退回继续等待。此后,北京名门颐派服饰有限公司要么是以娄素娟选购的货已被别的代理商抢购,要么配送来一些劣质服装。 

  无奈之下,娄素娟只好给在订货会上认识的“台湾名门颐派服饰集团公司的大陆公司总裁”祝炳章打电话。祝炳章说,公司刚起步,还不成熟,要耐心等待,并许诺在河南和广东两省的主流媒体上投放巨额广告作为补偿。可娄素娟一等好几个月也没有结果,于是便又找到祝炳章,祝却说,他们只想投放2000元的广告费。“后来我才明白这是祝炳章使用的缓兵之计,有意推拖,直到我们自己主动退出”。 

  娄素娟的爱人发现他们辛苦10多年积攒的钱全被骗走了,带着懊丧愤然离家,至今未归。娄素娟抱着年幼的儿子一次次往返于北京、广州、深圳、虎门之间,追讨被骗的巨额代理费,可作为公司负责人的祝炳章就是躲避不见她,而且每次去找他都要遭到恐吓和威胁。“祝炳章告诉我,无论在北京还是在广东他都黑白两道通吃,让我小心点”。 

  2006年10月初,娄素娟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祝炳章,气急之下便要和他同归于尽。祝炳章见娄素娟真的要以死相拼,于是就商量着给她出主意,让她利用广招加盟商的办法把投进去的钱再捞回来。娄素娟当时就回绝她说“你给我闭嘴,我没你那么丧天良”。祝炳章见此计不成便又说,他再弄几个品牌让娄素娟入股一起做。 

  【3】四处奔走讨要公理 退费不成变为卧底 

  “他说再弄几个品牌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当时就想他的品牌到底咋来的,他到底做了多少个品牌。为了弄清底细,同时也是为守在公司里要账,我就将计就计假装同意了。”娄素娟说,她在北京名门颐派公司和该公司所在虎门的生产基地一共卧底到了当年12月20日左右。那时因为母亲病重,她便被迫回到老家呆了一周。但,等她从老家再回到北京却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到虎门的生产基地去询问则被告知名门颐派公司破产了……于是为找祝炳章,娄素娟便又踏上了疲命奔波之旅…… 

  “姐姐见我已无力抚养孩子,就将孩子抱去抚养,现在孩子称姐姐为妈妈,称我为小姨,他已不认识我这个妈妈了,都是祝炳章这伙骗子给害的。”娄素娟说,因为此前她曾到包括媒体在内的很多方面投诉过,但“人家都说这属于经济纠纷不予处理,实在没辙了,我想到了家乡媒体……就帮帮我这个无家可归的老乡吧……全国一万多受骗者中我们河南的最多啊,有很多人还在陆续签约,不知道已经上当了呢……” 

  娄素娟随后告诉了记者与她有共同遭遇的程洁、李莉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程洁、李莉后,二人又帮记者联系到了数十名受害人。记者发现这些受害人所代理的服装品牌除了“台湾名门颐派”外,还有“韩国诗美惠”、“韩国青青草”、“韩国爱尚丽”、“韩国真怡美”等等数十个“洋品牌”,而且提起一宗宗骗案的幕后操纵者,受害者们个个咬牙切齿众口一词剑指祝炳章、祝章兄弟二人。那么,这些品牌的受害人究竟各有怎样的遭遇呢? 

  ●(二)受害群像:被骗经历大同小异 悲剧遭遇惨象各异 

  【1】李莉:受骗后气死公公 好丈夫离家出走 

  5月27日,在受害者程洁和李莉的带领下,丁秀枝、王春梅、王新华等几位河南的受害者应约来到了本报地市新闻部。他们分别是“韩国诗美惠”品牌武汉、郑州、开封、商丘的地区代理商,每人的受损金额均为10万到80余万元不等。其中损失最重,维权经历最曲折的就是程洁和李莉。 

  程洁和李莉均为武汉人。2006年4月,二人看到北京伊人诗美服饰有限公司在网上发布的招商广告,广告声称该公司获得“韩国诗美惠服饰国际集团”在中国地区的总代理权,并声称:“诗美惠全为影视明星打造,源自韩国,韩版韩裤:韩国诗美惠(SMART.HAE)作为韩国第一女裤品牌,成为韩国影视女裤当仁不让的专供商,曾供应《无尽的爱》中的金喜善,《蓝色生死恋》中的宋慧乔,《爱上女主播》中的蔡琳、金素妍,甚至是《我的野蛮女友》的全智贤,《浪漫满屋》中的宋慧乔、金成洙,《加油金顺》中的韩惠珍等韩国著名演星的影视服装。” 

  经不起诱惑,程洁、李莉二人便一起到北京进行了考察。诗美惠的招商总监夏宇对二人说,他们在中国地区开展连锁加盟业务,有合法的经营资格及其营业执照,而且他们在虎门有一万多平方米规模宏大、设备先进的生产基地,有一流的韩国设计师团队和1200名技术工人,只要加盟他们,按照他们的要求开设店铺,保证有钱可赚。在夏宇的引诱下,二人交纳了26万元的代理费后签下了诗美惠武汉市级代理协议。但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从签约之日起噩梦也就开始了。 

  回到武汉,二人又东挪西借斥资30多万元在武汉市的黄金地段铺开门店准备大干一场。但北京伊人诗美服饰有限公司在给她们发过一批定购的服装后,便开始长期缺货,即便偶尔勉强发来的一些服装也是没有市场的残次品,直到后来彻底不供货。她们将问题反映给北京伊人诗美服饰有限公司后,该公司和虎门厂部之间却推诿扯皮,且态度恶劣。 

  同年12月14日,北京伊人诗美服饰有限公司给众多加盟商、代理商发电子邮件说公司已迁址东莞市虎门镇厂部办公。程李二人随即赶到位于虎门的厂部——京威国际企业大厦。进大门时听说二人要找北京伊人诗美服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易金安总经理时,一名保安却告诉她们易金安是个看门老头,根本不是真正的负责人。当二人正在吃惊发愣时,那名保安随即往保安室的一块牌子上指了指,二人发现牌子上方写着:京威国际企业集团、总裁祝炳章,下面写有“韩国诗美惠”、“台湾名门颐派”、 “美国艾多酷”等字样。 

  进入京威国际大厦,程李二人发现生产车间只有二三百平方米,并非像广告宣传的那样规模宏大;工人只有二三十个;设计师也惟有一个名叫许平的人;在厂区的展厅内各种“洋品牌”服装堆得到处都是…… 

  李莉70多岁的公公知道儿媳被骗光了所有家财且还债台高筑后,当场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一向心疼李莉的丈夫,因无法承受突来的变故,负气出走,至今杳无音信。而李莉也只好忍受痛苦的煎熬,带着两岁的女儿,和程洁及程洁的母亲一道继续奔波在北京和广东之间寻求公道。 
  【2】程洁:讨说法频频挨揍 受骗女自杀被救 

  “程洁的母亲说,我们的钱不要了,要的就是把祝炳章一伙拉去枪毙,让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再害人。”李莉说:“祝炳章这伙人太可恶了,今年1月25日我们三人到虎门去讨公道,结果被祝炳章叫一伙打手把程洁和她母亲暴揍了一顿。随后程洁带着一瓶汽油去和祝炳章拼命,结果一伙人把汽油抢过去后,程洁再次遭到殴打”…… 

  据了解,程洁母女挨打后,就再也难觅祝炳章的踪影。为寻找祝炳章,今年3月17日下午李莉和程洁二人缘着“美国艾多酷”品牌的线索,来到了位于北京市建国路88号soho现代城C座801厅的北京艾酷服饰有限公司,当发现这里的招商总监夏文明就是原“诗美惠”的招商总监夏宇、公司内的一群工作人员也是原“诗美惠”的员工时,程洁大怒,疯狂地叫嚷着要祝炳章出来,否则当场自杀,谁知几分钟后祝炳章真的出现了。但当程洁在叫嚷着让他偿还代理费时,却遭到该公司的工作人员的殴打。该栋楼内的监视器记录显示:程洁被该公司人员打得当场昏倒在地,之后,被120医生抬走…… 

  另据悉,3月31日程洁再到虎门讨费受挫后,便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在得知广东一律师事务所有一名湖北孝感籍的律师经常帮祝炳章出谋划策,逃避法律责任时,程洁便把自杀地点选在了该律师事务所所在大楼的23楼楼顶。登上楼顶,当她一幕幕地回想起自己25年来的人生得失,喜怒欢悲时,百无聊赖使得她放声嚎啕,哭声惊动了报案人……“那时我想,我也该走了,母亲被我弄得倾家荡产,而且外债累累,我真的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了,当我擦干眼泪准备跳下去时,谁知民警来了……”这是程洁在和记者网上聊天时讲到的。出警救程洁的是广州光塔派出所的民警,出警时间是当日下午4点多。 

  6月2日中午,程洁和李莉到北京艾酷服饰有限公司讨要加盟费时再次被打,李莉右臂被咬伤。当时从北京、广东、山东、四川、重庆、安徽等地不约而同前去讨说法的,十余位受害于不同品牌的女士均在场。记者赶到时,警方已在现场,后来北京艾酷服饰有限公司只赔偿了李莉600元的医疗费。 

  【3】刘芳:被骗湘妹仓库度日 安眠药物购买不起 

  刘芳,“台湾名门颐派”广州市花都区的代理商,受骗后境遇甚为凄惨。5月31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大栅栏的一家简易旅馆里见到了这位满面愁容的受害人。 

  刘芳老家在湖南农村,由于家境贫困,13年前考上大学后没钱去上,便孤身一人到广东闯荡。出于“多一份本事就多一条出路”的想法,在广州打工期间她不但自学了英语、日语利用业余时间给人做翻译,而且还自修了市场营销和节目主持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凭着她的一人多能的辛苦劳动,13年来她积累了近30万元的财产,而且还和丈夫一起置办了房子——8年前与重刑入狱的丈夫离婚后,房子和女儿都判给了她。 

  2005年12月份,“台湾名门颐派”广告的诱惑,让刘芳产生了做“台湾名门颐派”代理商的想法。她觉得以自己母女的形象最能展示亲子装的魅力。 

  于是,去年6月没来得及多想她便到北京签了约,做起了“台湾名门颐派”在花都区的代理商。为做代理刘芳不但赔光了所有积蓄,还相继借债20多万元,并将孩子送到回前夫母亲那里,贱卖了赖以遮风避雨的房子。现在没有了住房,只好在租赁门店内的小黑仓库里栖身。 

  “我怕孩子回到广州,怕孩子知道给她过快乐的温馨的家已经没有了,怕她知道她的妈妈正在过着无处安身的生活……租赁期到后,我真不知道去我该去哪里。”刘芳说着哭了起来,她说,女儿12岁了,一年来一直跟随着爷爷奶奶生活,“我一直赔钱,没有能力给孩子送生活费,心里感到很愧疚”。 

  今年六一是女儿该过的最后一个儿童节,六一前,刘芳就一直想给女儿准备一个像模像样的礼物,以补偿孩子缺少的母爱,可是她手里却怎么也挤不出钱来…… 

  刘芳说,现在她店铺聘请的4个店员,每人月薪都在1000元以上,还要包她们吃住,和她们签了合同是一年的,合同期未满不能随便解雇她们,而且面临破产的店铺,没有办法转让出去,平均每个月的固定开销都在13000元以上……“幸亏有好朋友帮忙,店里改卖了其他品牌的货,否则……” 

  刘芳的遭遇和其他代理商和加盟商的上当经历类似。在证实了程洁和李莉在厂部生产基地——京威国际企业集团的所见所闻后,刘芳还说,为吸引投资,公司经常发布消息说,他们推出了一部分新款服装。她距虎门只有两个小时的路,但每次当她赶到虎门生产基地拿货,工作人员却都说新款服装已经全被别的代理商抢购完了。如此遭遇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刘芳意识到公司和厂部都在撒谎。后来,她又通过多种途径了解到,“从京威国际集团发货的全国各地各个品牌代理商或加盟商的遭遇都和我的一样”。 

  刘芳说,她是个很要强的人,10多年来,她第一次感到了什么是失落,什么是绝望。她曾多次准备自杀,但是每每在想到没长大的女儿不能没有妈妈时,就又把拿起的刀放下了。 

  另据刘芳的店员介绍,刘芳居住的仓库非常潮热,蚊虫也很多,因为没钱每天晚上她都舍不得开空调,“以前睡不着觉时刘芳姐会吃些安眠药,现在睡不着觉她连安眠药也没钱买了,打蚊子能打到天亮”…… 

 
【4】王克峰:打赢了官司 赔了诉讼费 

  王克峰,家住北京市海淀区,2003年10月,他交了10万元加盟了祝炳章团伙开办的“北京现代阳光科贸有限公司”,代理所谓的香港品牌的“薰伊草”香饰。但后来,公司经常断货,产品质量低劣,迫使他关门。由于频有受害的加盟商上门讨说法,这家公司也很快消失。 

  “这些骗子骗的就是代理费和加盟费。”王克峰说,当年和他一起上当的,还有在北大的研究生,高中的高中老师。王克峰还拿出了他保留的厚厚一沓通讯录,“上面这几百受骗者的电话我还都留着。”他说,山西一个地级城市的区域代理商,一下子就被骗了20多万元的加盟费。 

  王克峰说,受骗后他找公安机关反映,公安机关说这属于合同纠纷。找工商部门反映,工商部门则说他们只能对该公司虚假宣传予以处罚。后来他把该公司起 诉到了法院,官司虽然打赢了,但因为该公司“蒸发”了,没有被执行方,法院也没办法。“现在有阴影了,我再也不敢做加盟生意了”。 

  同样的受骗者,银川的赵敬文,为讨说法在北京呆了3个月。后来他也把该公司起诉到了法院,官司也打赢了,后来不但账没要回来,还赔了巨额的差旅费和诉讼费。 

  【5】原智慧:债主天天上门 弱女有家难回 

  原智慧,27岁,山西长治市人。谈起加盟“韩国青青草”经历,她痛哭失声。 

  去年3月,她通过网络,看到由付笛生、任静夫妇代言的“韩国青青草”服饰的招商广告后,不由心动。“当时想,有明星做代言,绝对应该是一个大品牌”。 

  一个月后,她来到北京青青百合(服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考察,受到了自称是该公司华北地区经理郭磊的热情接待。郭磊告诉她长治市区已有人做代理了。“当时我还后悔,怎么就没早点下手呢”。 

  当她和“韩国青青草”长治代理商取得联系时,对方很爽快,表示愿意转让代理权。在签订转让合同并交了6万元的费用后,原智慧又向北京公司汇去了3万元,升级为长治市各县区的总代理。 

  “公司根本没有开正规发票,只是填写了一个收据,每次给公司汇款,也都是打到了私人账户上。” 原智慧拿出了她的汇款凭证,叹了一口气说:“当时也没怀疑。一开始是工行,后来是农行,全部都是私人账户。对方解释说,打到公司账户转账慢,给公司工作人员的私人账户汇款,发货会比较快。” 

  2006年5月1日,东拼西凑了十多万元后,原智慧在长治市最高档的一家购物广场租下了一间门面,正式营业。 

  “当时满心欢喜。可刚卖了不到一个月,问题就出现了。”原智慧说,他们在厂家网站上看到的新款,第二天去订,公司就说没货了。或者答应发新款货,但发来的全是一些旧款货。 

  于是,原智慧便开始每天给北京公司打电话,但北京公司却总以各种理由推托。“自从当年10月1日以后,所谓的新款就再也进不来了”。 

  后来,原智慧找到了附近省份的代理商逐一了解情况,发现大家面临的问题都是相同的。有一位代理商告诉她,经查询,韩国根本就没有这一个品牌。 

  原智慧说,到目前她一共损失了27万多元。债主天天上门催债。她自己不但生活上没有了任何依靠,“从过年开始,老公也一直在和我闹离婚,不让我进家门”。 

  原智慧曾多次到北京找相关部门讨说法,但因“被认定为经济纠纷”,问题一直没能解决。“现在,我只能在外流浪一天是一天了”…… 

  【6】受骗心情:四处反映“纠纷”难解 每人都有自杀念头 

  另外,程洁、李莉、马俊兵还分别向记者反映说:“我们去北京讨说法时,曾听一些受害人议论说都有两个受骗者自杀了,其中一位是安徽省合肥市的女士,另一位是福建的。” 

  同时,受害人中,河南的丁秀枝、王春梅、王新华夫妇,湖北的马俊兵、刘杰,安徽的王玉玲,山东的张红,黑龙江的刘晓华,重庆的袁女士等都纷纷向记者表示了自己对以后生活迷茫感。丁秀枝说:“其实每个人都想过自杀,只是考虑得多了一些罢了。”王新华说:“我们一家四口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生活。”马俊兵说:“我被骗走了90多万,我现在正在变卖房产,我原本幸福的家就这样被祝炳章、祝章兄弟一伙给毁了,我们全家哭诉无门,都只想找他们拼命。” 

  据程洁、李莉介绍,今年年初她们二人陪马俊兵去北京青青百合(服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讨说法时,祝章带着该公司“要员”李载寒、周志峰等七八个人,以“敌对公司来捣乱”为名将马俊兵打了一顿,当时的报警人是程洁…… 

  “每次我进京讨公道受挫时,都会灰心丧气,都会产生自杀的念头。”程洁说:“但是每当我路过天安门广场,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的时候,我就又会重新找回丧失的信心和勇气。” 

  ●(三)骗局综观:行骗者手段几何 受骗者河南最多 

  上述的群像虽然只是记者采访到的、为数有限的受害人中几个案例组合,但是他们却对全国各地受骗者的全体遭遇和生存现状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那么,除了上述的一些受害人外,全国各地的受害人到底有多少?哪个省的被骗人员最多?骗子们又是通过多少个“洋品牌”行骗并最大限度地加以牟取暴力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