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是泼产?还是破产?  

2006-07-13 23:4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帅老板在深圳打算盘

  “为人民服务”可不是好玩的,忙得老眼晕花的,连与李朝红讲电话都有点说不清。一直没有象样地休息过,国家法定的假日也“浩荡”不到我头上,天天是至深夜时仍有窗前的一盏灯。

  暗云压枝头,闷热难当。帅老板与他堂弟自凯沃(东莞)工艺品公司被整破产,就已经无了去处,只好挤在我和“罗乡长”这里帮忙加温,同时顺便跑他深圳的几家欠货款单位。


 在我这里的帅老板兄弟俩为收余款发愁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在中国,只要有旦夕祸福出现,要么就是门庭冷落车马稀,要么就是高朋满座、连声叫请。帅老板也不例外,演绎起中国古典来虽谈不上什么经典绝唱,但也足教训儿孙们的——以后不要再相信自己的人。原先欠钱的几家收了货的单位,该给的钱也不想给了,即使是给钱,也要任其剥皮一层,将合同约定的条款推翻后扣钱。中国人就是好样的,既发明了“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之词,又不乏生动的实践。当初的一切承诺都是放屁,什么合同不合同,打自己的嘴巴时都不脸红,反正不给钱有理,而且是硬道理。

深圳的这家欠款单位还是客气的,只是由于这家单位收到曾经帮帅老板管理公司的那位杨经理的函后,便作为难态。原来,这位杨经理与公司法人还有一笔纠纷未处理,于是,杨经理想到了在外面的未完成的尚有欠款的合同,便给数家单位几乎同样的“告示”,以此达到确保自己利益不受损失的目的。从情理上讲,这种做法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从经济生产生活的法律角度来看,杨经理的这一做法显然干扰了公司间的经济活动,其行为在法律上可视为无效。以公司名义签定的合同,其执行行为是有法律效率的,是任何个人因素所不能左右的,否则,就失去了合同的法律有效性和严肃性。作为公司内部管理人员的杨经理与法人之间有纠纷,是两个个体自然人之间的纠纷,杨的利益天经地义地应该得到保护,但方法应该得当。将个人纠纷牵扯到单一的一份合同上来,甚至混为一谈,已背离了《公司法》规定的经济行为资格,同时也违背了公司经济合同、行为的本来意义和价值。

然而,在当前混乱的经济秩序管理体制下,似乎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合法”。因为一切都是无法无天的,就没有什么不是“合法”的了!

下午,在《深圳时空》给东莞市公安局110打电话反映情况,接电话的是一位男性警官。风气确实在变好了,警官先生十分热情,也很认真。于是,在一个相对轻松的沟通环境下,将帅老板所受到的人身自由被限制和财产被非法扣押、安排等做了重点介绍。在留下我的电话后不久,东莞市公安局就有电话过来,要求当事人帅老板直接先打电话过去反映情况。

帅老板还是很听政府的话的,很快就和东莞市公安局取得联系。可是,答复却使人费解:由于帅老板与房屋老板有租房合同,只能上法院打官司来处理这事。

一个重点投诉的刑事犯罪行为被混淆为一般纠纷了。纠纷是基础不假,但对方解决纠纷的办法和行为,已经涉嫌刑事犯罪,就如防卫过当所造成的人身伤害一样要承担刑事责任,怎么在这里会将非法拘禁、非法扣押财务的行为归籍到经济纠纷里面去呢?

造成这一无法理解的司法自我否定现象的,是由于发展经济是地方政府重中之重的任务,使得具体只能部门只能服从于这个大的政治需要,从而使很容易解决的经济案件彻底纠纷化。经济压倒一切而不顾“人”的中心任务,已形成巨大政治惯性,使长期在经济发展中受益的地方在“潜规则”作用下,建立了一套十分完善的掩盖和应付体系,由此积累今天这样的本来可以很好化解的所谓“民怨”。

这样一个规则完善的强大的自我保护体系,是可以放眼全国而不仅限于这里的。这个规则和体系是地方的,但也是国家的;是法治的市场经济秩序外的新规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者和新规则的建立者。这个规则和体系不但强大,同时兼有自我恢复功能,从《焦点访谈》里反映出来的部分地方政府“职能”走社会安全底线的钢丝看,其能量足以与中央政策跳舞,使中央想扭转局面的“以人为本”的政治理念贯彻起来相当艰难,因此可以断言,由此经济因素而引发或诱发的社会事件会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内集中体现,比如暴力刑事犯罪等社会不和谐音符。珠三角地区高发的刑事血腥案件,只要仔细看每一案件的背后,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经济不公平因素在起催化作用。这里所指的经济因素,已经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什么社会分配不公,而是由于制度所造成的利益权益得不到基本的法律保障所造成的不公平,是以当事人为载体的人在失去对法律、对政府的信心后产生的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不公平标签。以这个标签来作社会安全、和谐的尺度,真正以人为本了,这个象征性的标签就会缩小,社会和谐也就为期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