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这家企业是怎样被彻底整垮的?  

2006-06-28 23:4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深圳美国满鑫公司剥光了的湖南受骗者唐胜夫

  位于东莞桥头镇东江工业园G栋的凯沃(东莞)工艺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工艺礼品的生产型企业。今年五月份因在深圳与所谓香港国度公司发生业务被骗五十万,公司从此进入困境。
  由于凯沃(东莞)工艺品有限公司在深圳遭遇“杀头角公司”(社会对深圳沙头角诈骗的形象称呼)——香港国度公司诈骗五十万,企业资金链断裂,进而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在东莞等地珠三角企业,由于其特殊的经济生产环境,相当规模的生产加工企业(包括公司)都是以租赁当地地主的房屋起家。地主在这一生产发展中获益不小,为自己的斗牌喝茶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资金基础,因此形成了今天有规模的专业厂房租赁经营,以至于成为地方经济重要的一部分。该公司就处在这样的生产经营大环境中,租赁一冯姓厂主的厂房做办公和生产基地。
  经济诈骗的危害是无形的,但无形的破坏胜过有形的明火执仗。这种诈骗的危害开始向更深的经济领域里延伸,使得一个本来还可以勉强活过来的企业,面临厂房租金、原料供应等基本问题的挑战,从而影响一个企业的整个配套生产环节。
  厂房是企业存在的基本条件,如果这个基本条件能够稳定维持,受骗企业还可能因此度过难关而生存下来。将一单成功的经济诈骗的危害缩小,是每个受骗企业在求生存的本能愿望支撑下所付诸的一种责任行为,比如协商宽限房租期限等,其目的是将被诈骗的后果控制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不影响下游相关配套行业,从而使自己获得新生。这是被骗企业和厂房业主等唯一有出路的一种双赢计划和方案,因此实现这一于各方面都有利的本能方案成为被骗企业的首选。
  然而,在当前中国信用缺失的经济环境和混乱的经济秩序下,实施这样有益于社会稳定和经济健康发展的本能生存方案,却是异常的艰难。被骗企业良好的主观愿望被前面特定的外部因素和内部工人短浅的社会认识所打破,为中国历代社会所上演的所谓“堡垒从内部被攻破”成为现实。员工队伍开始不稳定,在目前国人质量下的刚进入产业化时代的民工,一般的觉悟只能认识到自己眼前的切身利益;作为企业外部支撑条件的厂房,由于其业主担心自己的月收入能否进帐,更是十万火急地来上门收租,杨白劳和旧社会收租院的故事,就是这样在中国经久不率地伺候中国脆弱的民族经济的,几乎是中国文化精髓的落井下石故事开始生动再现。这是中国经济的拍案奇观。
  这个“拍案奇观”,围绕个案看有“拍案者”无数。工人,是第一拍案者:给我工资和出路:厂房业主是第二拍案者:给我房租;供应商是第三拍案者:付清原料款;政府是第四拍案者,由于前几拍案者的缘故或“有关系”出来:你必须解决问题,否则将依法如何如何;观众是第五拍案者,有清有浊、议论不一而蔚成故事:好看;等等。有了这几剂“猛药”,企业是找不到绝地逢生的机会而只剩下垮台的命运的。
  就在凯沃(东莞)工艺品有限公司苦苦依法履行自己的企业信托责任和法人社会责任的时候,不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从前天起(本月26日),财务资金、生产设备等企业资产被厂房业主冯老板以“拖欠房租”为名所控制,公司负责人由于被怀疑逃跑而失去基本自由。厂房业主非法扣押财务及物资和负责人的理由是:怕工人闹事。
  针对出现的这一极端情况,该公司的北京投资者某金融博士来电话重复了他在深圳被骗后的社会承诺:“我是国家公民,也是企业投资者,我会实现自己对工人工资、供应商货款和厂房业主的承诺,只是在目前困难情况下请他们宽限一点时间,不要结合深圳的诈骗把我的企业逼死,我一定会回过头来起死回生的。但现在的发展情况让我感到寒心,我想为他们解决他们关心的焦点问题,又不给我喘息和解决的时间,你说我怎么办?不过,哪怕到最后彻底破产,我还是可以对你讲,不会象其他社会企业以逃跑的方式逃避社会责任。”
  我关心的不仅仅是这个企业被骗后的生存与发展,而是由此看企业在遭遇经济被骗后的连锁社会反应,并以期从中发现更多值得关注的相关问题。现在,我这个“卑鄙”的目的已经达到。
  从凯沃(东莞)工艺品有限公司深圳被骗,直至今天被厂房业主冯老板的“强势惩罚”,我看到了社会应该看到的“顶呱呱”中国市场经济的法治真相。一个企业的法定破产,比法律破产程序简单多了!该公司与厂房业主冯老板之间的租金纠纷,就能使一个可以苟延残喘活过来的企业于顷刻间崩溃。本来应该有政府法定部门执行的财产查封扣押,在这里是如此儿戏:整个扣押和“没收现金”的过程,是在无司法部门参与、无任何司法手续的情况下“个人执法”进行的,其行为近乎于公开的抢劫;从限制公司负责人帅某的行为看,更是明显违反国家法律而涉嫌触犯刑法:犯非法拘禁罪。
  根据这一现实情况,我于昨天到现场接触有关当事人。这个场面也很“壮观”,满地是一片狼迹的萧条景象。大门口是工人已经打点好了的“逃荒”行李,象电影里躲兵荒、躲飞机轰炸的那种镜头,人都在格外开恩允许的空房里待着自己的工资。如绝大多数现场一样,都有一些比较有气势的人在场,一位当地人很有气魄地士过来对我说:“这里不关你的事,就是有记者过来也要经过我们地方政府同意才行。”记者都不能过去,那一般公民就更别指望享受什么公众知情权了!企业负责人帅先生给我递眼色说:“我出不去,也办不了事,被这里的人控制了,你救救我吧!”
  今天,我在与几个在场的供应商和其他当事人电话了解情况时,他们一致肯定了帅先生被限制自由的说法。某先生讲:“我们是二十多家供应单位,我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房老板把帅老板逼死了,我的一年多工也就白打了。我给帅老板供应材料一万多,做业务员提成很辛苦的,这个企业一旦垮掉,不但我自己的工资没有,相反还要赔偿自己的业务给东家带来的经济损失,我们希望冯老板放帅老板一条生路,同时也给我们以生路。”
  另一位先生也说:“我是前天到这里来看到这一紧张情况的,当时我就傻了!我的货款怎么办?我觉得冯老板采取这样的方式要房租不应该,事情是可以商量解决的嘛!如果宽松一点的话,大家都可以维持下来,而且还有前途。现在,最要紧的是帅老板生产好了的产品因此不能出货而面临报废,定货商也急了。其实,这批货人家定货商拿钱等着出货,只要出货,马上就可以付他房租和我们的货款了。”
  在取得定货商姚先生的联系后,他证实了这一事实。他说:“我是在帅老板那里定了货,也生产出来了,但现在房东老板这样一做,我拿钱等着的货不能到位,我的任务也完成不了了!”
  今天下午,东莞地方电视台的赵记者赶过去采访了解情况后,也担心由此引发大的案件和问题。他说:“现在房东不见人,将财产物资和产品成品控制不放,而定货商要求尽快出货,否则以违约拒绝付款。”
  帅先生就这样被逼趴下了,结果与深圳“东骏汇泰”的东莞受骗者熊老板一样。帅先生说:“我马上要出的近二十万元的货被控制死了,我不能给定货方按时供货,人家说今天再不出货,就不付款给我了。”
  为此,从昨天起我与厂房业主冯老板联系至现在,始终不能通话。对方不是不接电话,就是干脆关机,打电话到他家里,家里说他在外面。
  昨天的现场,有警察在场。但警察的作用于本案看在哪里呢?仅仅是维持现场秩序?是什么原因使一个在岗警察如此快速到位的呢?“拖欠房租”可不是警察职责范围内的事,即便是维持现场,属一般经济纠纷而非刑事案件的现场,是怎么也轮不到警察出马的。这位警察的莫名在场,怎么看也看不出丝毫的法治秩序来——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而冯老板的“个人执法”封锁行为,究竟是在替政府分忧执法,还是在为保全个人利益而奋斗?
  一个可以复活的企业,就是这样被彻底整垮的。这就象美国动画《猫与老鼠》的歌舞升平游戏,总有一个可笑的最后赢家博彩观众而获得掌声。凯沃(东莞)工艺品有限公司,供应商,冯老板,政府警察等等,谁是赢家?

被香港沛镒国际公司以进出口为名诈骗干净后流落深圳的千万富翁吴友志

  再发《东骏汇泰的垮掉》: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的深夜,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经侦局局长李洪朗同志来电话,简单扼要的几句话,令人彻夜难眠。他说:“东骏汇泰打掉了,从上午到忙到现在,拘留了三十五个,动用警力五十多人......”
    嚣张一时的引起网上共讨的“东骏汇泰”垮掉了。警民共同的努力,虽然使一个超级诈骗公司在瞬间灰飞烟灭,但也不能不引起我们在事后的深深思考。
    从公安的职能上来讲,日益严峻考验的社会治安,是其主要的职能战场。是什么东西在背后使公安动用宝贵的五十多警力来执行本不该警察来执行的公共管理任务呢?为什么没有一个有效的市场监管机制来遏制这种经济犯罪?这个执行成本有多大?放眼全国又是多少?如果我们的市场经济秩序有一套严格的制度作保障,这种大规模的公共管理支出就会减少,所谓纳税人的钱也许会有更好的用处。所以,当我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一激动的消息后,便再也高兴不起来。
    然而,有些理论吹鼓手和经济受益者会把这种本可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的秩序混乱现象,解释为发展过程中的必然,或骂共产党体制以巩固既得利益,开骂共产党完毕后,再搬出亚当斯密等的几快骨头,指点中央政府:按西方的道路走,通过破产等市场淘汰机制,完善我们的市场经济体系;用“超女”的成功之类掩盖自己的真相、替换社会的精神信仰和道德灵魂,迷惑党和政府。其面孔卑鄙之程度,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居心是惟恐天下不乱。
  “东骏汇泰”的垮掉,不如说是我们自己的精神、道德、价值观的垮掉,这样的垮塌难道不值得深思吗?三大经济圈都有这类公司的大面积演出,因此也就值得带着研究的态度去观戏了!
  十二月二十七日,市经侦局的吴警官疲惫不堪地开车过来,可以看出是因为案子累的。他带着央视《今日说法》的孙铭菲记者和摄像师老鄢找我,要求我提供前期暗访调查的相关材料,配合她的采访。他们为《追踪投资神话》来过的,孙记者还是那么一脸青春的笑容,只是摄像师老鄢似乎比上次来时胖了点。看来只有“三陪”下去了——采访。
  第二天早上,吴警官开车过来,在湘土地酒店汇合,我自带了摄像机。在东莞,我们一行见到了“东骏汇泰”的受害者熊老板。这头曾经威武的“熊”,正值商业青春期——活力无限,是大有作为的黄金年华。
  然而,自从与“东骏汇泰”国际接轨后,如遭遇过群狼的追咬一般,浑身是伤,便再也熊不起来了。他为履行合同义务(央视《今日说法》的“商机迷局”有介绍,这里略,可搜索参考),按“东骏汇泰”的要求,购买了价值近三百万的注塑设备,美滋滋地等着为外国朋友大生产,以长“中国制造”的国人志气。
  可是,一个不愿接受的事实摆在了他大面前:“东骏汇泰”垮了,他诚恳的投资成了一堆无用的废铁,巨大经济资源的浪费就这样形成了。他以四十八万五的低价,处理了设备......紧接着就如前面所言,公共管理支出的浪费、司法资源的浪费也就连锁开始了......
  “熊”,终于给干趴下了。他为此租赁的厂房已易手他人,旷大的车间还残留着机器安装的痕迹。望着昔日红火的厂房,“熊”都流泪了!他遭遇诈骗的遗址——厂房,现安放着别人的机器,不象是干什么正经事的,厂主不让央视采访,要收带子砸机器,说是商业秘密,说“中央来了都不允许拍,”有警察在都不允许采访取证,要经过他老人家同意才行。我在偷拍过程中想:现在怎么这样片面强调隐私权?是什么法律使他们如此不顾社会公共利益地嚣张?难怪这个地方出假货!!!吴警官在这种情况下,又不敢用自己的一身“黄衣服”吓人,耐心地解释央视过来的目的和意义,说:“不是拍你,是为熊先生的案子取几个画面镜头。”这家伙更是发狠:“警察有什么了不起?我的东西就是不能拍,把带子取出来给我,这是我的地方,我说了算。”看来,这个人已没有政府和国家概念了。
  吴警官象过去掩护主力部队一样,与这位老板周旋,才使孙记者和我得以顺利完成既定任务。看来,警察是不好当了,按专家说:这是了不起的进步。不过,社会进步到如此藐视国法、藐视国家机器的程度,未必是中国的好事;如此进步,至少老子是不会去当中国警察的,几头受气,几头不是人,累死了都得不到好名声。
  与熊老板同样遭遇的何老板,已因为欠债关厂跑人,没有找到他本人了解更深的情况。这个何老板是重庆人,在顺德开家具厂,我在暗访“东骏汇泰”时与他初识,提醒他不要交钱,可他如着了魔一般,相信“东骏汇泰”的外交能力——交了钱。打掉“东骏汇泰”后的十二月初,我与他在罗湖分局见过最后一面,他说:“当初没听你的,后悔呀!”,从此便再无消息了。
  那几天的罗湖公安分局经侦队报案室,场面拥挤,十分的壮观,我去看了看陈队长,陈说:“你看看,我这里就象菜市场,真的壮观。”
  这就是我们片面强调经济发展,不重秩序建设的后果——国家买单。这否是也该纳入到GDP的成本中去呢? 
  关于“东骏汇泰”诈骗的相关连接: 
  ::URL::http://news.sina.com.cn/c/2006-01-05/02037894968s.shtml
  ::URL::http://bbs.oeeee.com/main.html?url=http%3A//bbs.oeeee.com/11413/ShowPost.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