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致湖南的信 [原]  

2006-06-27 22: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张春贤书记并湖南省政府领导:
  您好!本人冷锋系深圳商业诈骗调查、揭露者,受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贾立强等人的委托,调查贵省桑植县黄金塔项目。经过三个多月的调查和央视《新闻调查》栏目前期过来的取证,基本可以证实委托人所投诉的黄金塔项目变相传销和诈骗的事实,经济犯罪行为基本可以成立。现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代表广大受害者向您重点举报桑植县黄金塔旅游公司以旅游开发为名、行项目变相传销之实的诈骗犯罪事实,并肯请省委省政府以社会安定团结为重,调查处理黄金塔问题的余害和流毒。
  浙江商人贾立强等施工单位和个人,因听信贵省桑植县黄金塔旅游开发公司及同伙江西古典园林建设工程公司自2001年起开始的“首期招商引资8个亿、开发桑植黄金塔旅游区”工程招商,使其成为全国二百多家受害者之一。几年来,为投诉解决他们被欺骗在黄金塔施工所遗留的工程款、民工工资问题,他们奔波于政府与业主之间,几乎耗尽所有精力和资本,成为政府行政职能内忽视了的能铤而走险、与政府做斗争的新边缘群体。
  黄金塔项目是怎样欺骗全国而成为桑植县的一大经济炎症的呢?桑植县黄金塔旅游开发公司法人余光翠和江西古典园林建设工程公司法人张绪信二人,从2001年至今长达6年的时间里,通过不需要经过招投标,以收取1%工程质量保证金就可开工为由,空头拟定几百万至上千万工程量的施工承包合同,如传销组织一样层层发包、转包跟本不存在的虚拟工程项目。我走访张家界市政府及桑植县政府有关部门证实:黄金塔旅游开发公司为空壳公司,所谓黄金塔工程根本就没有立项,更没有规划、土地使用权批准及施工许可证。这样一个缺乏必要的合法施工前提和条件的项目,因此也就更谈不上法定施工所必须的起码资金。然而,黄金塔项目还是盛大开工了!
  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违法上马,是严重违反国家建设部有关规定和《建筑法》的,同时也违反《湖南省建筑市场管理条例》。其违法的变相传销、施工行为直至最终的“工程质量保证金”诈骗所得,保守估计已超过千余万元;全国各地被牵扯进来的受害单位和个人达200余家,其中,尤以江西、浙江、湖北、福建、河南、江苏、湖南怀化、湘西、常德等地为甚。由于“工程信息”传播面积广,桑植黄金塔已在全国各地的行业内形成“宣纸效应”,负面影响湖南的招商投资环境。更为残酷的是,这些受害单位和个人的绝大部分他们拖垮了,形成新的社会安全隐患。由于施工资金的垫付,造成大量终极下线——民工的血汗白流,同时兼有上线包工头因此而破产,便频频有人传出要绑架余光翠、张绪信和当地不作为官员的恶劣信息,形成现实的地方安全隐患。
  黄金塔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项目变相传销诈骗集团,而子虚乌有的非法项目黄金塔旅游开发区,也只不过是一个这个公司用以敛财的一个基本道具。不久前,《南方周末》以《红色陷阱》为题报道的河北平山将军岭旅游开发公司、山西左权将帅旅游开发公司特大工程诈骗案,就是黄金塔项目的翻版,两者几乎可以重叠。遗憾的是,类似于黄金塔项目的所谓旅游开发工程已不仅仅局限于贵省桑植县,张家界武陵源旅游开发区也同样严重存在,就连著名的核工业某某公司也被这种假项目拖入无法自拔的泥潭。
  鉴于桑植黄金塔问题对当地市场经济秩序的直观破坏和对社会稳定的严重危害,我多次向该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反映,但至今不见当地政府的解决方案和正面答复。县长刘泽友同志态度很坚决,但黄金塔项目的利益关系复杂,很不好具体怎么办,他说:“去年民工围着县政府闹事时,我就主张查处的,谁欠民工和施工队的钱就先处理谁,但阻力太大,加上我刚到县里不久,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后来不了了之。”里面是否有什么内幕,已不是我一个普通的社会调查者的能力所能及,因此,只有政府组织出面,才有可能揭开黄金塔的本来面目。
关于我有限了解的有关黄金塔情况,请领导在百度里搜索《耀眼黄金塔》等调查文章。
  致!
  顺祝行政见效!
                                                   冷锋 于深圳呈阅


  本问题反映,是今天从东莞回来后整理发出,希望政府重视。明天,我将整理今天的东莞之行,看一看模范市场经济发达地区东莞的一家企业在深圳遭遇香港国度公司诈骗后,是如何被地方势力彻底整垮的。这个场面也很壮观,企业负责人从昨天起已被地方“民间组织”限制人身自由至今天,估计明天也不能脱身。
  我到达该企业时,是满地一片狼迹的萧条景象。工人已经打点好行李,象电影里躲兵荒、躲飞机轰炸的那种镜头,人都在格外开恩允许空房里。很可笑的是,虽然有警察在场,却丝毫看不出法治秩序的迹象。一位比较有气魄的当地人士过来对我说:“这里不关你的事,有记者过来也要经过我们地方政府同意才行。”记者都不能过去,那一般公民就更别指望享受什么公众知情权了!企业负责人帅先生给我递眼色说:“我出不去,也办不了事,被这里的人控制了,你救救我吧!”
  我“救”个屁!去年和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记者孙铭菲在东莞了解被深圳“东骏汇泰”干掉的熊老板时,有深圳警察陪同都差点挨揍,我怎么敢在这个口口声声念“法治”的地方动土?
  一个好端端的企业是怎样垮的?地方政府在做什么?当地派出所为什么能为地方经济发展“保驾护航”?有很多值得思考的话题。好了,我还要给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整理线索材料,就不多扯闲话了,明天见!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