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回顾“524” (原创)  

2006-05-24 23:56:00|  分类: 冷观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顾“524” (原创)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今天,是深圳外贸骗局被揭开的两周年。两年后今天,那些当事人的状况又怎样呢?

吴友志对我说:“孩子发信息过来我都没有回了,吃饭都成了问题,读书就更不可能了……”他又在流泪。

唐胜夫的状况也是如此,他来电话还说:“如果政府说的话都不能算数,那我们面临的是比金钱损失更大的欺骗。”

张菊英流落深圳不敢回家,我手机被盗后就没有了她的联系方式,只记得她在深圳打工糊口。小盛破产后,是丈着年轻在外打工,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光和热去了。

作为大连地方人大代表的王学日,自为深圳外贸骗局做贡献后就没好过,他在电话中质问我说:“我的公司干不下去了,以前说‘这是政府的责任’,但现在看来是句假话,是在拖死我们。你不是说政府会解决的吗?你不是说要我们相信政府吗……?”

浙江缙云的周一旦、山东巨野的杨建勇、江苏常州的邹志坚等,都是这边缘群体中的一员。我只能要求他们相信政府,曾在太原钢铁公司担任过组织部长的老党员楼章良就一度有来深圳找政府要说法的打算,我否决了这一动议。否则,有关部门收拾起上访的劲头是比打击现行犯罪的效率还要高。

前天下午,为此打电话给深圳政府常委、某局局长询问处理意见,可这位领导一听说这案子,就连忙改口说自己不是局长,接着挂掉了电话。不会打错电话的,我不过是验证一下领导上台之前宣誓的“执政为民”是怎么回事。去年的“524”时我在成都,深圳有关部门不愿意公开地方存在的这个经济现象,那个天大的投资笑话是从外围成都突破的。从这位官员态度看,我已经知道自己摆错了正义的位置。

天气闷热,吴友志挤在我和王记者居住的房间使我很过意不去,因此挪了个地方。说起这个房号307的家,其实也就象个小牢房,我每每回来就冲里面叫“307的,你家属来看你了!”这是城中村出租屋的特点,三道门、四道锁的基础设施建设,是锻炼了一大批特殊技能型人才的手段。王记者也习惯这样开玩笑了,他人高马大的,还常以“号霸”自居,享受“号霸”待遇,比如下厨的活他就从不下手,总是饭来张口的。新地方就在附近,稍微宽敞一点,是和罗乡长一起将就住的,吴友志则暂时随王记者在这“307号”栖身。

5月27日,星期六,是个雨天,我去“307号”看望吴友志,他正举火做饭。刚聊了一会,就有浙江的现代“小白菜”来电话问能否在北京帮忙找人关注她的案子(另有专门交代)。刚放下“小白菜”的电话,又是湖南桑植县的某女士谈农田被强势霸占并被打致伤的事等。吴友志开玩笑说:“得、得!你开个举报中心收费服务好了!”

本来是想在这个周末约东北姑娘刘瑶聊聊音乐的,几个电话下来就没有心情了。罗乡长在外面拍片子,“乡里”的情况没地方谈,只好来到这个红荔网巴敷衍这篇日志。我旁边是一个漂亮的女生,正在和一个可能哄她上床卖力的王子聊狗屁爱情,我跃跃欲试的几次想勾搭她,可就是拿不出那种死不要脸的精神来。没别的心思了,便看着这朵浪漫的五月鲜花,凑合着外面淋漓飞扬的小雨,在网上刻画这诗情画意的无聊了。

今天天气潮湿、闷热,但为了心情,还是要搬家,到新地方去。明天又要忙北京博士先生被骗的案子了,希望能救他成功后搞一笔大钱来帮助吴友志!!!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