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看《焦点访谈》看政府(原创)  

2006-05-20 23:26:00|  分类: 冷观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焦点访谈》看政府(原创)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图)地球生命运动的规矩

  

 

河南省三门峡大坝黄河上的一座公路危桥,是国有的公共社会产品,由于维修费用问题而改革到了一个老板手里。按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危桥是绝对不允许通车的,然“产权明晰”后的这座桥不但没被维修,反而成了这个乡绅新的经济增长点。

《焦点访谈》报道说:2005年4月,三门峡市政府决定让山西省平陆县龙潭沟煤矿负责筹资改建此桥,为推动这项工作,同年5月由当地交通部门出具委托书,授权该矿全权负责危桥改建期间的安全管理工作

政府的良好初衷是毋庸置疑的,运用市场手段调节政府投资公共产品的困难不失为一个办法,也有很多成功的事实证明,只要监督管理到位,是完全可以做到各方皆大欢喜的。然而,由于没有有效的监管,政府让位于市场的这项改建维修项目是彻底改变了政府愿望,煤矿乡绅在一年多来是打着安全维护和管理的名目收取过桥费,从烟酒物资到现金等,是过路车过桥必须的打点准备,累计下来的三百多万票子就是那位乡绅得到授权委托后的收益。至于委托项目给这个乡绅的上级主管部门,也只享受到了过桥免费的特权,反正是“国家的桥卖给私人了”,当地人这样说。

再从本月17日《焦点访谈》播出的《专项资金哪去了》,看市场经济条件下某些地方政府与市场的接轨。为了可持续发展,国家出于海洋资源保护的需要,实施减船转产、休养生息的措施,但到了江苏省盐城市后,这一措施经过有关部门的利益过滤,就彻底变形了。报道说,有500多万元专项资金用于底栖贝类产业化经营项目的,按计划应在2003年底完成,另一个是贝类产业化经营项目,按计划应在2005年底完成。记者选取了600平米贝类育苗温室、400平米饵料培养池两个主要项目进行了解,结果发现除了贝类育苗温室建成并运行以外,培养池尚未竣工,必要的设备也没有,而3000平米的贝类产业化经营项目更是踪影皆无。针对这一问题,盐城市海洋与渔业局说是资金短缺的原因,然事实上从2002年到2005年,国家及省财政已经及时下拨到位了500多万元专项资金。记者进一步调查得知,资金短缺主要是因为市海洋与渔业局从中抽调了130万元资金,用于建设市局办公大楼,同时还在示范区以培训渔民转产为由修建了培训楼,而这一项目根本就不在上报的方案中。

接受采访的人员说不出培训楼的功能,但人民是见得多了的,从理论到实践,一整套全日制的“培训课程”所包括的内容,可以不客气地讲,就是培训干部如何将假话、废话和空话,再就是吃喝嫖睹。

撇开这个三门峡乡绅管理的危桥和盐城的项目“转产”不谈,就看我一路跟踪下来的这些实在事,可以发现地方政府在这个市场上所扮演的双重角色,它一方面是秩序的维护,一方面却又在亲手破坏规则。这就是政府的“企业化”或“公司化”转型,与市场上的强者结盟,一切行政从同盟的利益考量出发,所维持的秩序有明显的利益取向。

紧接着,是“咣”的一起矿难又让我们瞠目结舌。为中国风水肯定的吉利日子“5月18日”,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的一场矿难使这个日子成了一个灾难的符号,时有被困矿工为五十七人的血腥数字串起了“518”。当地政府努力的隐瞒不报,最终演化这个数字为又一个值得纪念的代码关键词。随着这个案子的面纱被层层撕开,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呈现在世人面前,不但百姓只有认命,就连中央也无可奈何。

透过这些报道可以发现,掌握资源要素的政府是作为强势资源进入市场而成为资本争夺的制高点的,其中权力寻租的过程,就形成了一个新的超越于现代市场经济制度的所谓潜规则。这是不需要国家公权和法律的公信或权威的,是基于一个原始需要而与有千年官场文化的权力结合,这就超越法制规则而进入到了“元规则”的高级阶段,理论基础是现代政治文明,实践上是借用法制做道具。

站在这个“高级阶段”高端上的无疑是地方政府,可以“说了算”的权威,就导致了到处是政府又看不到政府的无政府秩序形成,这些恶性案件就产生于其以利益第一所把持的“元规则”之中。纸包不住火后,是以稳定为名,组织力量“依法行政”践踏《宪法》,首先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封锁消息,维护利益同盟,尽最大努力欺上瞒下。

如此“利为民所谋”的行政巩固了利益同盟,但也加剧了社会矛盾,而问题却又被“阵痛”的理论规避起来,因此胡作非为的胆量就变本加厉起来。这就是有政府的无政府秩序。

附:“518矿难”果然内容丰富,不妨再从主流媒体《中国新闻周刊》在2007年3月30日的《渎职官员该当何罪》报道片段中去看地方政府:

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郑福,被外界评价为人低调,作风严谨。在审判“五一八”案件之前,由于来自各方关照的电话太多,郑干脆将手机弃而不用。后来,电话不停接进他的办公室,他甚至连这个电话也不听了。

这种作风一直坚持到案件审理结束,如今成了郑的习惯。大同市法院办公室主任向记者解释,如果不这样,“五一八”的案子根本办不成。

……一审结束后,部分免于起诉和获得缓刑的官员走出看守所。案件转折发生在二月六日,《人民日报》发文质疑:渎职犯罪为何难领实刑?大同中院一位工作人员回忆,《人民日报》的文章被安监总局领导看到了。二月七日,上任刚四天的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左世忠在全省法院工作电话会上提出,要对“五一八”案进行重审,办成一个铁案,给外界一个交代。……(记者:王刚)

(注:本文编辑整理,有日期重叠)

  评论这张
 
阅读(18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