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给朋友回信 [原]  

2006-04-08 12: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朋友回信 [原]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法观天下:冷锋看法

  惊鸿照影先生:
  你好!你真幸福,坐火车看铁路两边绚烂无比的油菜花,我羡慕死了!
  这几天一直是屁事繁多,从重庆的某乡党委书记卷逃一千多户村民的生命钱,至上海、贵州六盘水、云南昆明、四川南充等等地方发来的受害投诉,到今天还在打嘴巴仗的北京易维九通,实在是“阅处”不过来,批某某长阅又没那个日理万机的阶级身份,即使是有这个方便,也仅局限一“阅”,根本不会去解决任何问题,随之丢我心血于垃圾桶后如现状继续“依法行政”起来。这根本就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但又都向我涌来,因此实在是累!你说要十天后才能回来,所以才拖到今天这样的周末给你回信,请原谅!
  我应当谢谢你,因你而使我有了同志的感觉。我十分幸运在我的孤独之旅中能有你这样一位认真的思考者;我十分感动你能从繁杂的法律工作中腾出宝贵的时间来共同争论一些可大可小而于宏观又无穷大的问题。这是真心话!也希望多有如此使我进步的机会。说实在,这是个写日记以记录日常生活的所谓“博客日志”,我还没象你那么逻辑缜密地认真对待问题,只是说到哪里就到哪里或是骂到哪里是哪里,从没有考虑过是否对得起阅读它的人们,这是我要改进的地方。建这个博客的当时想法只是“看”,没有预料到今天要面对如此繁杂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的基本解释已大大超出了我对社会认知的范畴,而且有些问题很容易与自己的切身经历和利益产生摩擦和共鸣,低估了这个新条件下个人情绪的宣泄之场所的容量,大概也就是今天的这个争吵不休的样子,因此有不恭敬的地方还得请你格外地体谅我才是。
  看得出来,在象牙塔锻炼过的你提出的疑问就很具体且与一般不同,有严谨的逻辑思维和研究态度,实在讲,这是我最缺少的内涵。针对以前争论过的相关问题,从我个人的角度和我所接触的警察等司法实践者的情况看,就是所谓当代法律于中国具体现实情况下的可操作性问题。今天的这里,我仅以回信附带观点,因此就不必要再争论了。
  你说“如果说你对世界的认知是从生活的艰难与复杂中获得的,那我对世界的认知就是从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探寻中获得的。你获得了知识并愿意用它来帮助更多的人,而我只注重个人的完善,对于外在世界该如何规范,我经常是采取逃避的态度,不愿深入思考,帝力与我何干焉?”事实上,我也是个十分追求完美的人,所谓完美主义者大概才是你我这种如此认真的生活态度,而生活态度恰恰又因此影响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态度。这一点,我们是十分的共通。你并没有回避现实,你我的交流正好说明你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拥抱了现实,并没有丝毫的逃避,只是我们方式和态度略有不同罢了。其实,社会上很多人也是如此无奈何地以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和向往,我们难道不是在这样做吗?只不过他们选择的是沉默,我们选择的是正大光明的交流,态度都应当说是理性的。
  我们必须肯定国家的进步,在肯定中反映看到的问题是《宪法》赋予的公民职责,这样就会更好。但现在我所反映的所谓经济秩序问题,始终只能悄悄地说或看,更不能进行社会大讨论。你知道的,现在的精英们把持的主流最担心的就是别人对他们嘴脸和用心的揭破,把现秩序的混乱和因秩序管理出现的问题上升到政治油彩的高度,以盛世概念掩盖本已尖锐的问题,达到欺骗中央,实现自己利益积累完成的目的,这是要不得且又十分危险的,因此我不能只是仅仅“看”,而且还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谨慎的“尽量讲”。还是那句话:“看”是根本,“讲”为次要。
  至于你说“我思考得最多的也不是政府该如何去宏观调控,而是个人在这个秩序的大环境中该如何做一个优良分子,我寻思任何秩序都是由个体组成的,要是个体都能自我约束、遵循良知,秩序的建立是否也指日可待了呢?……我最向往的个人境界是庄子的‘无知之知’,最理想的社会状态是‘无政府主义’……”从目前的现实看,我对这个理想境界是没作多大指望的,人性的本恶已释放到极至,回归善良还需要相当长的一个道德重建过程;提到庄子,倒很容易使人想起股市上座庄圈钱的“新庄子”——操大盘者,根本联想不到会出现一个个人能自律的“无为而治”的社会会奇迹诞生。不谈孔老二,老子都忘了,何况庄子乎!庄子是个死老东西,谁还记得?还不如超女一个或小燕子之奇女们。 
  我们都是《平凡的世界》里描述的善良、勤劳、朴实人家,你没必要书生意气地一想起这些人来便心潮澎湃、感叹不已。社会自然人能踏踏实实地做本分人就是国家的一种大进步,也许这就是老庄“无为而治”思想的真意境。从你所学专业来看,就是建设一个合乎大多数人根本利益的“法”前提下的法治和谐社会,我当然向往并推崇之!
  于天道自然看,人类是弱者;于社会关系看,我们的多数是弱者。弱者,并不是你一个人文书为弱;强者,惟独精英例外于弱者而为中国的强者后,强盗才有了今天猖獗起势、掘墓坑埋中国人民经济成果的现象。所以,我无法对别人的智慧与力量抱以你那样完全的信任,这是教训锁定的结果而并不仅仅是在担心别人。现状我们无法改变,还是面对现实而自我约束的好,这不但是你我的看法,就连大家余秋雨先生逃逸文场封笔时也是异曲同工之妙的认识,这个“事实”就是他对凤凰卫视所说的创作“气场”:整个气场不利于他的创作。社会是矛盾的现实,身处其中的我们是怎么也选择不了完全的逃避的,只能尽做人的本分尽力而为吧!这也许就是社会进步下的自我约束。
  最后,我强调一点,希望别再给我戴高帽子了!你说“我们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只能自我修行,而你能普度众生”。这句话可是要害我的呀!搞不定因此获罪而蹲大狱。我能普度众生吗?国家公民尔!责任使然也!本来没打算将我俩的私信贴出来,但鉴于我们一片权权光明磊落之正义和社会责任感,有必要将这些交流正大光明地公开出来,以避开阴谋诡计之嫌。
  言愧无文,没征得你的同意,一并将你给我的信贴出,不会责怪我吧?
  还有几个案子要“看”,多联系!
  保重!

  附:23374919(惊鸿照影)先生给我的信。
  冷锋,你好,今天早上一上班就看到你给我写的长长的答复,很高兴,然后是又感动又惶恐的心情。感动的是,对于一个普通访客的问题你会如此认真地对待,而且你给我回答的时候总是在深夜或凌晨,我感到你平时的工作非常辛苦,而我还给你增加了负担,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惶恐的是我怕自己的无知回报不了你的认真,因为经历的单纯和知识的浅薄,与你对话我更多的是在学习,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今天上午出去办事时,坐在车上,很悠闲,昏昏欲睡,脑子中一直在想你和我说的话,想想我该怎么回答你,觉得有好多话要说,可是没个头绪,想想还是不想了,回来边写边思考吧,很多灵感是在行动中妙手偶得的,而不是在空想中就会飞来的。
  从你的博客来看,你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观察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所以你显得比较大气、磅礴。与你不同,我是从象牙塔到象牙塔,几乎从没和真正的社会复杂打过交道,当大人们告诉我谨言慎行、要对社会的复杂有个清醒的认识时,我是困惑的,我不明白社会到底是怎么复杂法。如果说你对世界的认知是从生活的艰难与复杂中获得的,那我对世界的认知就是从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探寻中获得的。你获得了知识并愿意用它来帮助更多的人,而我只注重个人的完善,对于外在世界该如何规范,我经常是采取逃避的态度,不愿深入思考,帝力与我何干焉?当我在博客上与你讨论经济秩序时,我思考得最多的也不是政府该如何去宏观调控,而是个人在这个秩序的大环境中该如何做一个优良分子,我寻思任何秩序都是由个体组成的,要是个体都能自我约束、遵循良知,秩序的建立是否也指日可待了呢?如你所说,理想主义的社会不可能出现,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供人们尽情享用,但是个体的自律是不是我们该追求、该倡导,也是做得到的?我最向往的个人境界是庄子的“无知之知”,最理想的社会状态是“无政府主义”,每个人都能自律的生活,后者是不可能实现了,前者还是值得我去努力、去宣扬。从社会的大环境来讲,我是一个弱者,没有能力去改变现状,也怠于行动,从单个个体来讲,我是一个强者,尊重事实,看不得虚假,能够自我约束。我们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只能自我修行,而你能普度众生。对你这样的人,我只有无尽的敬意和仰慕!
  我觉得我们的思想有很多共同之处,只是你已经冲在前面喊打喊杀了,我还在后面慢慢吞吞,不急不缓,可能是因为经历和所处的环境不同,我觉得人们并没有生活的如你想象得那么糟,也不是那么需要我们的帮助和启发。我的周围有很多可爱的同事,我看他们都在平淡而坚强的生活着,还有在我的家乡,那些整日在土地上劳作的人们,就像《平凡的世界》里描述的一样,善良、勤劳、朴实,每每想起这些人,我总是心潮澎湃,感叹不已,社会是由平凡的人组成的,这些勤劳的人们、扎根于中华大地上的智慧,是国家进步的力量源泉。你不要总是担心别人,而应该对别人的智慧与力量抱以信任。
  呵呵,想象着你每天面对中小投资者有走边缘、倾家荡产的投诉,不知道该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总是和满腹抱怨的人群打交道,应该是一件很累的事吧,哎,真不希望你那么累,可是有的事情开了头就停不下来了,对你的状态很是理解,我想着,“言之不文,无以至远”,我们有心一点,把他人的投诉和你的解答都整理起来吧,或许他日可以派上用场,告知更多的人。
  很冒昧,直接给你的邮箱发信件了,本应该在博客上回答你的,可我想博客是一个公共的园地,如果完全成了我们俩唱的对角戏,怕别人会失去兴趣,不再关注,这比网站的封杀更可怕。再说,我这次的答复私人语言太多了,难登博客的大雅之堂,还是私底下发给你比较好。你瞧,我是体谅你,处处为你考虑的吧?
  从明天开始,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勤奋的你,每日都给博客作更新,等我10天之后回来时,一定是一幅全然不同的景象了,好好做你的事,思考你的问题,不必拘泥于给我作答复。
  傍晚,坐在车上穿过田野间蜿蜒的小路时,看到满眼满眼的油菜花,绚烂无比,非常漂亮。要是你见到也一定会欣然雀跃的!
  再见。祝好!
                                            23374919(惊鸿照影)
                                            2006.03.30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