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清明的祭念 [原]  

2006-04-06 01:15:00|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清明的祭念 [原]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法观天下:冷锋看法
  这幅图谨作我个人对已逝亲人们的思念祭扫,愿亲人们在另一个世界与这里的青山绿水同在!

  张家界的气候与我老家一样,清明时节的深夜清凉还是如往年一样袭人。昨天下了一场大雨,冲刷了污浊如画的张家界市区的同时,也洗刷了我这几天心里的沉闷。
  清明节又到了,既是历史伟人获得政治缅怀的佳期,也是荒冢野魂迎接庶民寻找自己的唯一日子。以往的这个节气是很讲究的,经过近两千年传下来的祭祀祖制,朗括了一个民族的精神和信仰,使得这个节气成了统治制度的一部分。越是这个节气,我越是思念我故去的亲人。
  外公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的,已记不得具体的相貌了。由于我是头孙,老人家很是喜欢,只记得我常在他的背上爬上爬下。听大人讲,外公读过经书,写得一手很好的毛笔字,左邻右舍的红白场子都请他过去执笔,同时也是一个难得的乡间艺人。在日本人进攻西南时,他带领一家大小逃脱了抓壮丁的危险,辗转于山野之间,靠的就是这一手薄技撑家。
  外婆是个很讲究的农家妇女,因此后山的二爹有对她“厉害”的评价,但也是最疼我的亲人之一。外公不在家时,她就讲她和外公带着一家人躲兵荒时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讲的有一次日本兵来了,跑出去已来不及,就躲在地窖里。这一招很灵,后来有了经验,就在地窖的上面放一张八仙桌,然后又在八仙桌上放上一个盛满水的大腰盆(湘鄂西山区用来杀猪的木盆),这个腰盆有很大的好处,子弹打在房瓦上经过瓦的破碎稀释了杀伤力,然后掉了下来,每每鬼子撤兵后,总能在腰盆里找到纯铜的弹头;盆里的拣完后,又偷偷摸摸地去鬼子架机枪的地方,地上也是纯铜的弹壳一片。那个时候的子弹不象今天这样节约资源用一般金属制造后在表层跑上一层黄铜色,而是优质全铜。外婆她们收拾战场遗物后,拿着这些铜去卖,或找铜匠打制水壶。
  至于二爹所讲的“厉害”,其实所指是言她过于讲究规矩。这个所谓规矩就是对过去三从四德的服从和种种艰苦生活所形成的吝啬,因此一般人是借不到我外婆的东西的,甚至男女的衣服不能同洗同晒等都是指证她老人家的“证据”。于今天看来,这也确实是不通情理的厉害的!即使是这样“厉害”,但只有二爹是可以除外能借得到东西。我逐渐成年后也慢慢领教了,她喜欢吃油条,我们在外面给她带回来的油条,常常是一根要吃几天。老人家是在八五年正月去世的,在清理遗物时竟发现她存了几十年的已生虫的红塘和我找不到了的玩具。
  外婆也有大方的时候,在世时曾给我一个念想——一块躲兵荒时留下的银圆。很可惜,被我遗弃了!这是大罪!二爹后来和我几次不多的见面也讲起过去的外婆,也学外婆干活后在身上拍打灰尘的样子,因此常勾起我对老人家的无限回忆和遗失银圆的赎罪心理。
  舅妈也是我常怀念的亲人,一生的坎坷使她没来得及真正幸福几天就过早地离去了。舅妈是一位典型的传统家庭妇女,比舅舅年岁略大,因为如此而出现过今天已平常的所谓家庭危机。她相貌平平,却能理家于危机之中,有口皆碑的勤劳维持着当时的一个飘摇的家庭,而家庭的最后巩固也大半得益于我舅妈的豁达,以至于我的两个老表不至于如我一般艰苦。我那时正由于家庭伟大分裂的缘故,父亲是某县科学院(科委)的首席科学家,加上患有科学恐慌症,基本不曾顾我于成长,这样的关键时期就在舅妈家里度过了一年多。当时,舅舅革命于外不在家里,只有舅妈带着表弟和我。
  很小的时候,记得舅妈家的小院子里有一口自然古井,我与表弟玩耍间,舅妈就与邻居家常里短地聊天。我在一次生大疮时,没人在意而是舅妈送我于医生处,今天我还回想得起来当时舅妈对医生一阵唠叨责怪家人的样子:“他大人太不在意了,这么大的事,竟不带他到医院看?”
  舅妈于九一年走的,是新房子起起来的短暂几年后。那时,舅舅在小镇的一座小桥上对我讲:“你舅妈快不行了,有时间就去看看。”可是我竟不懂事似的,满以为舅妈的年纪能挺过去,没想到竟再也看不到我的舅妈了!
  一个勤劳朴实的舅妈,我怀念你——舅妈!
  夜深了,心绪还是平定不下来。我不知道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在狼狈为奸地干些什么?但对街舞厅传出腾格尔一幅粗嗓子吼出的《天堂》召唤却是离我们那么的邻近,我们也终究要架鹤西去的!那个时候是否还有人祭祀我们,却成我始终放心不下的问题。从现代教育成果看,是不大可能的了!还是被人诅咒断子绝孙的好,免得这些挂念。
  外面春露成注,细雨飞扬,这也许就是天道在作美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愿亲人们与青山绿水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