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联通公司在合法抢劫? [原]  

2006-03-03 21:42:00|  分类: 铁血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笑的电话

  抢劫,是犯罪名词,但当“抢劫”前面定语“合法”后,就大不一样了。
  有几次内急“出恭”于茅房,正舒畅带劲中来了电话,而且是女生。真不是时候!正在解决中的“大事情”又不能收住,很难得的女生电话一般是“很重要的”又不能不接,措手不及于此还真难办。
  由于平时没有操练演习“信息时代”在这个时候的来临,蹲在马桶上几头干活还真有点复杂,总感觉不礼貌,也不好开口讲话。后一想,现在只要是为了钱的事,脸都可以不要,于是管他礼貌不礼貌、尊重不尊重,便不理“基层情况”,上面大讲特讲起来。如果能平心静气、两方面双赢不误地做完“功课”,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谁知正挥手讲到得意的关键处,这个域外来音的电话便忽地掉了信号。接下来就象打大仗一样,我“保卫黄河”般的拼命呼叫连马桶都有了嗡嗡的回声,但就是没反应,须重复拨号一次才能完整做完报告。而对方却不这么理解,以为本来无教养的我更无教养,话没说完就掐断了电话,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委屈呀!对方哪里知道特区的电话信号如此“特区效率”?当然也确实委屈了对方,毕竟我是在专心于“拉泡尿照自己”的关键时刻,真该道歉!
  要积累经验,总结教训。后来,终于摸索出先进经验,就是这种内急万分的情况下,先紧急使劲处理一部分,余下的则等我提起或拖着裤子接完电话后再蹲下去处理。但有时候提起裤子也讲不清楚,隔壁左右、楼上楼下以为我神经病又犯了,笑看着我在生气中大呼小叫的,就好象早些年生怕人家不知道您有个破手机、不知道您对方是“大人物”似的故意显摆,不过样子却也幽默,能做笑料。
  这是个什么电话呢???这就是著名的中国联通公司深圳分公司的电话,才给了我提着裤子讲话的“走秀”机会。不过,有一个好处,虽然在里面蹲着或提着裤子讲不清,但因为有气,而且气足非常,“出恭”起来竟比正常时快了很多,因此称奇不已!
  这样的不完整通话是不是很廉价或不收费呢?不是,照收不误。
  您可能就要问:这是什么道理?
  我告诉您:这没道理可讲,因为强盗合法了以后,收您的钱就是理所当然,您不给还不成,弄不好就会在您的信用记录上书上一笔,还说您没信用。不过有一点,那就是总能给人一种抢劫的美感。因为,抢劫是犯罪的,而国家扶持的通讯产业必定是合法的,那么,“抢劫”的前面定语“合法”后就变得非常值得一看了!
  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犯罪映象”呢?
  在这个信息产业的发展之初,出现这样的“幽默问题”是大可理解的。信息产业,周总理曾对此作过“国脉所系”的点睛评价,是惠及全社会乃至国家安全的国家大事,更是政治目标下的小康水平的体现: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手机自然比摇把子电话高级多了!在中国,老百姓没一个是不支持“国家大事”的,就连每年地方政府错误决策损失的几百亿都认了,何况这笔毛毛雨?然而,联通经过了近十年的建设发展,虽然有令人鼓舞的量的提升贡献中国经济,而质的水平似乎还停留在当初的那个“不完整时期”,因此用当初的质量水平来收费经营应付今天的量,也就有了点变相“抢劫”的味道了。
  针对这种现象的长期存在,联通公司对消费者的解释是:网络在逐步改善中,美国当初也是这个状况。似乎没有美国作借口、作榜样,就回答不了中国的问题。

  心烦意乱的数年“尖叫”

  实在讲,以前在老家使用中国联通公司的电话,感觉还蛮好的,到乡下办事都还能收到信号。这是联通给我留下的第一美好映象。
  然而,自零三年六月来深圳使用“如意通”起,这个好映象就慢慢地在不知天高地厚的幽默使用过程中给否定了。
  当时,几乎每次通话都存在因信号不稳定或无信号而无法完整地与对方交流,因此当年九月在湖贝新村第一次投诉深圳联通公司,服务台小姐很客气,她回答说,会尽快解决通话信号质量问题等。由于没解决,于是又投诉,前后反复几次折腾,便获话费补偿30元,但只到年底时,通话质量仍然无改变,幽默通话的事件不断发生。不能再住在这里幽默地使用联通电话了,于是搬迁到水贝村。
  在水贝村,信号覆盖质量依然如此,也为此向深圳联通公司投诉。小姐还是如桑拿作坊里的姑娘们那么客气:“我们很重视您的反映,会尽快帮您解决这个问题的。”然而,还是如前一样,什么也没解决。零四年四月,央视《新闻调查》要采访深圳外贸骗局,数次沟通前期调查情况,不能正常完成通话,加上没有建设全国缴费平台,异地无法充值,“如意通”不如意也,便放弃深圳联通,改用移动大众卡后才得以完成工作。
  零五年四月,为调查姚若松投资诈骗案,又买“如意通”卡一张,是为了方便隐藏身份。我想,经过近一年时间的网络覆盖加强,应该不会象以前那样的大呼小叫了。好在这张卡主要奔波于上海、成都等外地的需要,因而也没发现在外地使用时的信号如深圳一般不能完整通话。回深圳后的八月,在《南方周末》过来采访我“蜗居草埔”时大众卡手机被盗,补卡不成,又正式拾起“想说爱你不容易”的联通。这就是至今还在闹心的对社会公告的号码。
  零五年底,为解决低洼地带信号不稳定的问题,又“乔迁”到景田的高层建筑:鲁班大厦二十五楼。原本指望在这里畅达无阻的满心欢喜,也因同样的问题给气得砸机泄愤。十二月十九日下午,央视《新闻调查》记者柴静一行过来采访一个重大的案子,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埋怨:“你的电话怎么老断断续续的,跟你联系真不方便,急死人的。”深圳电视台《第一现场》的记者李伟也过来拍现场,为了联系“清债公司案”的受害者,便紧急打电话给受骗上当者,没想到关键时刻电话竟如此的难打,当即在众人面前砸掉联通电话。柴静等大笑:“想不到你脾气还蛮大,砸了用什么呀?联通的号码可以不用嘛!你看我们谁用联通?”在场的“罗乡长”(深圳卫视记者)也讥讽起来:“你送给我们的联通卡为什么不用?就是因为误事,你想!我们这是在二十五楼,你打电话还要拼命地叫,在下面就可以想象了。你给传亮的那张联通卡,他用都没用就当垃圾扔了。”
  原以为是我自己人穷气短,拿着联通电话“尖叫”的方式不得要领,谁知是它的信号覆盖不足。于是,再投诉。这次投诉后,来了一个我老家的湖北公安籍工程师,在全方位检测后证实:信号确实覆盖不足,通话时间一长,就会出现断线现象。
  前后算来,从使用深圳联通电话开始,因为通话不能完成,已砸掉四部手机。这个经济贡献应该是不小的,电话费也出了,手机也要再买,拉动市场消费嘛!
  春节后,再换信号接收方位,搬家到新狮村,信号如前。

  失败的成功投诉

  一段时间以来,市公安局情报中心的几个警官,因为与我联系的“问题”也不止一次的抱怨:“你换个电话,每次联系都要重复几遍,是不是你钱多呀!我给你打过来也是要断线,烦不烦呐!”换个电话确实简单,但在联系以往的线索就困难了,因此,继续用深圳联通公司的电话,就是幽默地使用,也要看它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使用、投诉、使用、再投诉,深圳联通公司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习了日本首相小泉的政治技巧,总是说“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之类,无实质性的内容。
  春节前的某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播出一条瞠目结舌的新闻,置疑重庆联通公司的欺诈性收费。说某个重庆先生,在手机上看电影十几个小时,结果产生的高额话费达一万八千多元,为此不服,找消费者协会帮忙;重庆联通公司的解释是,在手机上看电影要先设置消费套餐,如果是套餐消费这十几个小时,费用只有千把左右,而且欢迎使用联通公司推出的品种齐全的各种花色套餐,回报广大用户的厚爱。这跟放屁差不多,搞你的钱还要说是“厚爱”!难道同样的手机电影信号运行的是两套不同的系统???没有比联通公司的这种“抢劫”更为恬不知耻的了。结合深圳联通公司的这种通话不完整而收费情况看,再也找不到比“抢劫”更好的字眼来形容。
  不能再犹豫,必须按政府说的去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所谓权益,不然,精神上确实受不了。假如从鲁班大厦的二十五楼蹦下去的话,本来的精神他杀,还会以为我是因忧郁而自杀,或遭遇暴力威胁所致。因为我在深圳忠实地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过程中,确实得罪了不少利益势力,遭遇砖头拍脑袋是有可能的。
  从“幽默使用”的情况看,深圳联通公司提供的是一套不合格的电讯服务产品,消费者不过是它的技术验证对象。虽不好说它是“伪劣产品”,但现实的低质量信号却是再伪劣不过的,因此所产生的大量无效开支,很难为广大消费者心甘情愿地接受;消费者积极支持下的十多年积累、建设和发展,用今天的通讯质量作回报,也很难使用户宽容地理解。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宗旨和相关条款看,联通公司和我个人作为经营者和消费者的主体资格是成立的,均适用于该法。在该法的第三章《经营者的义务》中,深圳联通公司有违其中的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等条款的相关约束规定。
  春节前,我根据这一法治精神,向深圳公权机关市工商局12315投诉,并提出并不苛刻的赔偿要求。通话不完整,但通话费却照收不误,这不就是公开的合法抢劫吗?12315接受了我的投诉。
  昨天,深圳市工商局12315回电:联通公司不接受我投诉的赔偿要求。成功的投诉以失败而告终,早在我意料之中。
  在目前国家支持的信息产业占强势话语主导地位的大环境下,中国的这种大公司是不会来考虑你个人的消费权益的,拼命地捞你口袋里的钱,完成所谓的资本积累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至于方式,那就各显神通了,在国家支持、产业对路的前提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合法的“抢劫式”积累办法算是客气的;至于“积累”上来的资本如何使用,是否用于改善通讯质量等,消费者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知情权,即使“知道”,也不过是看广告上的自吹自擂,不信?哪位胆大包天的去问问看!但我们知道,联通公司是有钱的,大价钱的广告投入就是说明;联通公司是有“中产阶级”的,养宠物从不吝啬;联通公司是有人才的,连销售小姐都搞不明白的消费套餐是一套接一套地呈上来“厚爱”消费者、扩大市场份额,可以想象这些从国外回来的策划大师是年薪几何!连一个给它交钱的全国缴费平台都建不起来的联通公司,就是这样在回报国家、回报厚爱它的消费者的。
  我不否认联通的社会效益和价值,但这个社会效益必须建立在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的基础上。若一味地为扩大市场占有率以牺牲消费者的基本通讯质量为代价,不重视信号覆盖建设,势必会走向“共和”——资本重组。
  看来只有走最后一条路了——上法院起诉。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