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山城一日 [原]  

2006-03-24 01:05:11|  分类: 冷观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上午的重庆,是薄雾蒙蒙,本来的无限春光给捂盖住了。以前的美文记载中的这个时节,朴素轻呼“幺妹儿”的声音,常随轻风薄雾穿楼而过,似有仙姑在云中遮面嬉笑,春景尽然;现代工业化的浮嚣取代了以往的记忆和怀念,但山城的性格和热情却在这飘渺虚虚的轻盈漫雾世界之中,仍然能于高楼间和汽车穿梭中触摸到过去曾经的影子。今天的雾都,不但雾藏了人性之美处,也漫盖了城市之光华,有美丽、也有污浊,是本来面目也,因此并无本质的不同。所谓“文化积淀”的所指大概,也许就是这个意思了!
  由于录制节目安排的时间关系,哪里也没去,在宾馆里等候现场通知。中午,记忆中的幺妹儿实习的李小姐和赵小姐过来一声腼腆的轻呼叫请,便随她们先到重庆卫视餐厅吃饭。李姚、沙林、主持人龙勇和另外几位嘉宾已在餐厅等候,于是吃饭。嘉宾都是高人,很有人生经验,一位是重庆维俞律师事务所“首长”丁维俞主任,一位是《龙门阵》栏目的编导高翔林老先生。席间趣话不断,活脱脱一幅山城龙门阵画卷,既有高士,也有美人般的幺妹儿,不在话下。
  下午两点,在《龙门阵》栏目的工作现场正式开始录制。场景布置十分得体,很有巴蜀味道,右边还是吊脚楼设计,其他陈设也对应这种风格,给人一种轻松的谈话、聊天的气氛。这里的嘉宾就多了,男男女女都打扮过的,生活的花色是十分的齐全。
  所录制的这个《龙门阵》节目,着重以深圳外贸集团大厦的深圳港镒键公司与我和吴友志的企业遭遇为故事主线。从《中国经营报》的假广告开始讲起,至全国各地一大批企业的广泛受骗,直至最后的彻底破产。其间穿插“二姚故事”,即姚若松融资案和华夏奇观案,并适当揭示其他类型的经济、商业诈骗及对正常经济生产、生活的影响。几个小时下来很是疲倦,按重庆话说,老子是腰都讲痛了的!
  应该是很成功的一个节目,这毕竟是我并非杜撰的亲身经历。
  录制结束已是下午四点多,好不容有嘉宾拿我当“星星”要合影留念,而且还要签字。难得有这样的出风头机会,因此把老脸不要也做秀了一把,随嘉宾尽情地拍照去。只可惜年轻女士太少,不然累死在重庆也值。
  与沙林、龙勇简单交流后,便随李姚的安排做轮渡过江吃饭,顺便看看重庆夜魅之景。轮渡下船的那个码头叫弹子石,名字挺亲切的,上岸后又转乘一辆小中巴在南岸滨江路下段的陶然居下车。一路夕阳西下的风光恰是山城美人的春睡,汽车拐过一个大弯后,仿佛又象是入了乡野之境,妙极!与深圳的拥挤塞堵和浮躁形成了鲜明对照。
  陶然居四楼露天食场是李姚好不容易预定下的,不然还没有落座的地方。很宽阔的视界可尽收重庆主要标志建筑,而且这里的“国际化”程度也相当高,洋人们在餐桌上举箸操习中国菜,嘴里还“OK、OK”的。看到此景,心里不免一阵激动,脸上也泛起红红的国光自豪不已。李姚还邀请到了中国新闻社重庆分社的曹多然先生和一时尚杂志编辑瞿君羽幺妹儿夫妇一起用餐。真是不虚此行,与曹先生的交流甚有收获,幺妹儿们就不用说了,重庆妹子的伶俐老早就体会过了的!
  吃饭闲聊间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时已是对岸举火、嘉陵江生辉的时分,真是好看极了!山城如璀璨夺目的宝石,光华无限。
  回宾馆已是很晚,但毫无倦意,于是上网搜索“经济诈骗”,忽地,在傅剑锋的博客上发现北京一李先生投诉英国某公司驻北京代表处涉嫌以投资为名进行诈骗。这家代表处在去年就有长沙客户向我反映过,莫非是真的?于是根据留言电话和李先生联系。情况是一样的,以投资为名,在中国圈钱。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早上的大雾筛出一阵小雨,因无甚大事,便准备返程与北京的姐姐们在张家界会合,李姚说好下午过来道别了!
  李姚于下午六点退房前过来接我,还带来最年轻的编导钟鱼佳姑娘过来一起为我送行。本来准备自己独行,简单应付一下就算正式道别,可山城的热情和朴实再次张扬起来,她们要请我品尝另一种重庆地方特色后送我上船;昨天的瞿君羽幺妹儿也来了,一身青素的装扮也包裹着山城的风俗人情,一幅要见我吃下山城才肯罢休的样子。这种难得的人间烟火味着实让我的内心感动一番,这哪里是陌生人交往的场面?简直就如自家兄弟一般,如此好客的盛情实在是很难再有啊!
  在朝天门附近的一家很有地方特点的小餐厅,一满桌的沙锅特色很快摆放停当。这是要花大功夫才能吃下的,既要领情,就得有本事、有口福,眼福是自不必说了——当然下饭!我暗暗地松了一下腰带准备发狠逞能、狂卷一顿,以谢难却之情......
  美人们抬举我到了朝天门三码头到,不好意思再让她们登船送别,便请她们留步。在她们玉手摇摇中,我开始了新的旅程。
  “呜”!一个长音汽笛响起,轮船在夜色中起航,倒影在长江水里的山城霓虹顿时象珍珠一般溅起,鬼魅无穷。船向下游使去,山城也渐渐地朦胧起来,只至最后连一点星光也看不见,可我的心似乎还在刚才的喧闹中。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