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

网易考拉推荐

小姑娘彻底失望了 [原]  

2006-11-24 21: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姑娘彻底失望了 [原] - 与魔鬼跳舞之冷锋 - 法观天下:冷锋看法

这是个深圳乃至全国普遍大量发生的一起典型的职务侵占案。由于全国经济管理体制落后于经济发展速度,这种经济犯罪在当前集中大量发生,三大经济圈尤显突出。然而,这些表面看起来无明显刑事危害的经济犯罪,却因政府态度暧昧、制止不力而滋生大量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很多身陷其中的当事人因为得不到市场监护人——政府的法律支持,转而投身入暴力犯罪集团,以非法暴力获取平衡,从而使这个本来就很混乱的市场秩序更加混乱而颠覆整个社会秩序,经济发展的初衷因此走向了政府期待的反面。从这个案子里,可以看到中小企业发展所面临的法律及政府如何保护合法投资者利益的问题,而不是简单的借口法律漏洞和政府缺位能解释的。< XMLNAMESPACE PREFIX ="O" />

山东青岛姬某某和朋友陈某某与于振勇合股,在深圳于2004年末成立深圳市麦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公司章程规定,姬出资120万元、于振勇出资50万元、陈出资30万元共同成立公司,由最大投资股东姬某某担任法人代表并出任董事长。实际姬某某和陈某某共出资160万元,用以公司的注册和开办,而于振勇则分文未出,由于姬和陈的工作缘故,在深圳的注册等一切公司事务均委托于振勇负责,造成实际股东虚位以待的局面。取得最大股东信任后的于振勇并没有履行原先商定的义务,在操作注册时将姬和陈的投资款通过银行多次转存的方式转移到自己的名下,将他人投资作为自己的投资款进入公司,并将原公司章程自行篡改,伪造姬陈两位股东签名,以假章程获得公司注册,将最大投资股东的法人资格窃为己有,形成公司“实际是自己的公司”的既成事实。

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于振勇利用姬陈两位股东不在深圳的客观条件,抓紧“创业”。首先,他从内部抓起,安置母亲管理财务,实行“一支笔”管理。

然而,姬陈两位股东还是从种种不正常迹象和调查了解到,这个合法的公司并没有他们两个合法的份。于振勇在公司成立之时所做的手脚逐步显现出来,他并没有在公司注册时出资到位,而是擅自将其他们两人的投资变更在他自己名下21.5万元,使其持股比例提高到43%,他们用于注册的100万元资金已经挪作他用。他们两个实际投资人的利益被于彻底架空。

原来,这一切都是于振勇有预谋的。为了达到将公司资产据为己有的目的并掩盖事情的败露,他利用其母在财务上的“一支笔”管理和其同居女友也占据公司财务要地的便利,采取虚报费用等手段,更换帐目、帐本做假帐,同时,在短时间内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假借款纠纷的丑剧。

这个瞒天过海的丑剧是这样完成“使命”的。于振勇设计、伪造了其舅舅、岳父、叔叔和一朋友与公司的债务关系,以电子公司为债务人的总标的140余万元的借款协议和借据起诉自己的亲戚“债权人”。经查,借款协议上的债权人签名系出自同一人之手,但人民法院却在这一堆假证据面前,在原告未到庭确定借贷关系的前提下,草草以“双方当事人在庭外自行达成和解协议,当事人要求本院以调解书的形式确认和解协议”为由而结案,致使这一用心良苦的“借贷关系”被法院的一纸民事调解书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通过这一系列的精心运作,于振勇终于得心应手地将公司资产以抵债之名义转移到由其实际控制的xx长岗公司,完成了侵吞侵占股东财产的终极目的

二00五年十月,深圳市麦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他股东发现公司财产被侵占后,向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报案。二00六年二月六日该局立案,<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二月十三日对涉嫌侵占公司财产的于振勇签发拘留证并进行网上通缉,四月二十四日于振勇被抓获归案。

经过公安局的认真调查取证,认定这个典型的财产侵占案成立,在报检察院前,该局法制科又慎重地进行了两次讨论分析,一致认为报捕没有问题。然而,公安局和报案人空欢喜了一场,在案件调查材料报检察院后,却出现了与公安局截然相反的法律结论——经济纠纷。一起有预谋的典型的财产侵占案就这样纠纷化了,从此将踏上漫漫法律征程问清白,可这已经是怎么也说不清白的了!二00六年五月三十日,获得中国法律格外恩惠的于振勇被取保候审,至此,他感谢政府给了他转移公司财产和销毁相关证据的机会,因此更加加大转移工作力度,并公开扬言:“告到哪里都没用,在深圳,只要有钱就行,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情……”

这是谁也不能接受的事实,而事实上又必须接受这样的法律定性,难道就真的没有公道可言了?公司最大股东姬先生刚毕业的闺女坚信社会主义法制,在得知自家财产被恶意侵占后,便开始了在深圳长达近一年的艰难维权。在这一年当中,小姑娘曾经看到过希望,后来又被“经济纠纷”给整懵了,不知道这个案子适合于中国的哪条法律,于是到处碰壁至现在。在这样的现实无助的情况下,小姑娘唯一的权利就是看着别人侵占自己的财产,满脑子社会主义法制理想的她因此再也不相信什么法律了。

她没有青春陪付得起这样的法律程序游戏,如郑虹案一般,如果耗上十年八年,又有谁能保证她能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本来清晰的案子,就是这样被复杂化的,而一般案件复杂化后的唯一好处就是推动司法经济的长足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