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锋看法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依法放屁,俯仰无愧。

 
 
 

日志

 
 
关于我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吃点有毒、喝点有害、看点无聊、写点无用的,在和谐中行尸走肉,做点中国梦。

网易考拉推荐

腐败,社会分工分配的新工具?[原]  

2006-11-01 03:54:00|  分类: 冷观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樊纲先生在《收入差距为何拉大》的文章里谈到了腐败问题。他的主要观点还是通过彻底市场化“把大量本该是私权的还原成私权”后,才能有效防止腐败。他说:“旧体制遗留下来的很多问题正在解决当中。比如腐败,它基本定义是利用公权谋私利。而我们传统体制的特点就是把一切都变成了公权。以前连个售货员卖猪肉都是公权,给谁肥肉、瘦肉都有腐败。市场经济改革就是要把大量本该是私权的还原成私权。公权越少,监督、惩处腐败的成本相对越低,越有可能。否则这么多公权怎么管?怎么监督?监督的成本要多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不是改革造成的问题,而是改革过程当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解决的办法只有经济体制改革……”

  我是赞成通过改革的办法来解决改革中遇到的问题的,问题是从樊纲先生的文章里读到了“新体制”和“旧体制”的东西,因此有几个必须要问的问题。比如腐败是旧体制遗留下来的东西,为什么在新体制下空前绝后地“繁荣”起来?是不是彻底市场化后的新体制就不可能产生腐败或减少腐败的发生?既然旧体制的东西都是错误的,那么,好的新体制为什么带来这么多阻碍发展的社会问题?按樊纲先生的“公权越少,监督、惩处腐败的成本相对越低,越有可能。否则这么多公权怎么管,怎么监督,监督的成本要多大”等“一只手思想”,是不是彻底地市场化后政府就可以歇业了?“要把大量本该是私权的还原成私权”主要泛指那些领域呢?当然,集中问这些问题,并没有诋毁樊纲先生的意思,而是希望通过这些问题能更清晰地看到现实面临的必须解决的问题。

  现不妨就以腐败问题为讨论点。腐败,是集中在公共领域的一种社会现象,正如樊纲先生定义的“是利用公权谋私利”。但现在的问题是,公权腐败正成为社会犯罪和其他社会问题的酵母,并在一定意义上成为当代社会分工分配的新工具。由于公权领域有政治话语权和对资源的天然掌握优势与合法掠夺、甚至霸占,在腐败的同时,也在催生或拉大社会分层距离,出现所谓结构断裂,收入差距的不断拉大和社会矛盾的不断尖锐就是最好的说明。

  收入差距,是一定程度社会和谐度的晴雨表。缩小收入差距的国家差事在市场化改革又改革的年复一年中却拉大了差距,社会和谐问题也在这一过程中面临对立冲突,这叫人怎么也理解不透!这难道也是旧体制的罪恶?如果彻底私有化、政府完全退出市场干预就能腾出增加收入的一定空间而成为服务型政府,就能肯定政府因此干净不再有腐败或少有腐败?相反的一个现实是,这些年政府本来就是在这样尝试着做的,而到头来却是今天的这样一个腐败全国的政府官场局面。政府,是由人构成的,是人,就必有贪婪的本性,而要由贪婪本性构成的政府来兼顾一般社会民众利益十分困难,从资本属性和人的本性趋向角度看,政府的服务必然向资本利益最大化的一方倾斜。现实的政府正是这样服务的,就象打赢了经济官司不执行一样,法官会在体制内根据利益的天平而不是法律的天平作选择。

  这样倾斜的腐败服务下来,就理所当然地对社会的再次分工分配产生影响和调整。因此,腐败也是一门社会改良工具。

  这个腐败工具的作用十分明显,由于腐败领域的不同,它的分工分配效果也就不同。腐败,把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破坏后的市场经济,是穷者更穷、富者更富,这也是这个工具主要的社会功能表现。以山西地方煤炭生产系统的腐败来看,由于官煤勾结或官员的暗股直接控制,旧体制兼顾的公平被彻底打破,新体制下的国有资源被占有且不说,单就工人地位而言,就远不如国有矿的主人翁工人。这些煤窑的矿工,因为腐败煤矿的需要,从农民分工为所谓矿工,而分配的问题,就是带血的不便多讲的现实问题了。收入差距在这里扩大,社会分工分配在这里明确,由此延伸新的社会分工和分配。这样的矿窑是经常要出事的,于是诞生新的社会工种群:打手、公关、火化工等。打手比较好理解,就是专门用武力帮助腐败矿主摆平民工和其他社会事务的角色——平时可以吓人、战时可以砍人;公关,与社会其他公关行业不同,就是专门拖干部下水以堵事故影响的工种;火化工就需要解释一下了,即事故矿的专门毁尸灭迹者,以帮助矿主隐瞒真相为能事的新工种,如繁峙县金矿事故后民工尸体的处理就是例子。当然,这些新工种的分配,就是从矿主或腐败官员手里接过比死难矿工更多的银子。

  再往下延伸的分工分配就多了,如司法及监狱改造等,不胜列举。不管怎样说旧体制的不是,但新体制必须是化解这些非法工具的有效工具,否则,只是失望的空谈。

   (深夜于病中小写)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